女大学生因教材污名同性恋状告教育部 今天开庭 滕丽名 郭政鸿

2016-09-12 16:4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山大学大四女生秋白(化名)起诉教育部一案今天(9月12日)下午14时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审。作为同性恋者的秋白,从去年起发现一些高校教材中存在“同性恋是病态”等描述后便向教育部申请公开对此类教材的监管信息,也曾递交举报、建议材料,却均未在法定期限内获得回应,于是她三告教育部行政不作为。本次以行政复议未被受理提起的诉讼是首次正式开庭,约半小时的审理后,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事件回顾:女学生因教材污名同性恋三告教育部
  三次起诉,两次获立案,据首次起诉教育部一年多后,秋白对于案件最终正式开庭也略感意外,昨天专程从广州赶到北京后,秋白向极光表示,“比较难的是告了一个国家部委,但我有信心,因为证据确凿”。
  “不管是申请信息公开还是递交关于恐同教材的举报和建议,我都做了功课,他们自己的网站上也写有对高校教材质量的监管职责,去年11月一个大学老师说英语教材有错,教育部立刻回应,也让出版社更正,所以我觉得一定有这个监管职责”,她说。
 此事源起是, 2015年5月,秋白因认为图书馆馆藏心理学教材将同性恋描述为病态不妥,向教育部申请公开对此类教材的监管信息,而在15个工作日内,教育部未回复“对高校使用教材的监管职能”,她随即提起行政诉讼,8月由北京市一中院受理。
  9月,教育部答辩称未按法定期限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是因收发室处理信件时误投而耽搁,“系工作失误而非故意”,11月庭前会议时,两名教育部工作人员也告知可向教育部监督举报受理中心反映问题的途径,秋白认为达到诉求便于12月撤诉。
  “后来我寄材料,四次都退回来,同一个地址,同一个时段,支持我的80多名大学生的签收了,我的材料从12月一直到2月才收”,秋白说,举报信件仍未获教育部回复,所以4月25日她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再诉教育部,但未被法院立案。
  不死心的秋白,又于今年5月就不回复举报信件向教育部政策法规司提起行政复议,教育部仍不受理。她提供的《教育部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中写道,“申请人请求事项与申请本人没有利害关系,没有侵犯其合法权益,对其权利义务没有造成实质性影响”,该决定书还称,“若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或申请国务院裁决”。于是,6月14日,秋白诉教育部行政复议不受理一事由北京市一中院立案。
  代理律师:诉求简单 就想让法院判令依法受理行政复议
  此次,秋白的诉讼请求是法院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教复不字【2016】18号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判令被告嫌弃履行行政复议的法定职责。
  “我们没有要求更多,就想让法院判行政机关履行行政复议职责,结果怎样再说,不能逃避”,她的代理律师王振宇表示,案件本身是一起简单的行政诉讼,只需程序性的审理,最终确认行政复议是否符合行政机关受理范围即可,他认为,“教育部说没有利害关系而不受理秋白的行政复议是不成立的,首先她是同性恋者,污化对我的人身权利有影响,其次她是大学生,是这种教材的受众。”
  极光了解到,在准备开庭的过程中,秋白一直收集各种对含对同性恋“错误介绍”的教科书,“很多,有十二五规划的、有教育部审定的,也都是新版,2013、2015年出版,包括心理咨询师的全国考试教材里也说同性恋是病,天津一个医学专业小伙伴说他们的书里也有。这回我自己带了五六本来北京,三本我要带进法庭”,她去年11月庭前会议时,秋白也曾将部分教材出示给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和办公厅两名工作人员,据她回忆,当时“他们说这些内容属于学术自由,我说学术要有研究、调查,这种内容缺乏严谨性。”
  在王振宇看来,本案“从法律上说没有任何难点,因为有明确的规定,也有切实的证据”,而他同时希望秋白能当庭多说一些自己的主张,“借这个机会和教育部对话,而不光是庭审。”


上一篇:陕西神木粮食局长遭免职 此前被列入“老赖榜” 陈宝国遭遇车祸        下一篇:破基站辐射谣言 三亚市委市政府带头在大院建站 科尼塞克
相关文章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