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银行理财收入“大缩水”

2019-04-15 15:11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1
上市银行理财收入“大缩水”


资管元年,银行理财业务表现如何?
 
近期上市银行陆续披露的2018年年报或许能给出答案。从已披露的年报来看,理财业务收入下降、理财规模保持稳定是多家上市银行的共同特征。
 
理财收入普降
 
一方面,金融去杠杆加强,同业理财规模大幅压降;另一方面,理财业务净值化转型,银行理财的收入转为单纯的手续费收入。
 
据记者整理,部分上市银行在年报中公布了理财业务收入数据,也有部分银行仅公布了包含理财业务收入的手续费收入。
 
总体来看,理财业务收入下降是多家上市银行的共同特征。
 
国有银行方面,2018年,建设银行理财产品业务收入为111.13亿元,较2017年下降44.55%;工商银行2018年实现理财业务收入421.78亿元(含个人理财及私人银行275.96亿元,对公理财145.82亿元),同比下降18.62%;邮储银行公布了2018年全年实现的理财业务手续费收入,为45.89亿元,同比下降5.11%。
 
虽然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没有直接披露理财收入的相关数据,但包含理财业务的手续费收入同样出现下降。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农业银行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8.1%;中国银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872.08亿元,同比减少14.83亿元,下降1.67%。两家银行均在年报中表示,原因主要是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和代理保险业务收入减少。
 
此外,交通银行管理类手续费收入为125.24亿元,同比减少24.24亿元,降幅为16.22%,主要是由于该行理财产品收入减少。
 
相比国有银行,股份行的降幅更为明显。其中,平安银行的理财手续费收入由2017年的34.11亿元降至2018年的13.65亿元,降幅达60%;光大银行2018年理财服务手续费仅为8.76亿元,上一年这一数字为34亿元,降幅高达74.24%;此外,中信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理财业务收入也较2017年分别同比下滑50.32%、37.5%和56.4%。
 
上市城商行方面,2018年年报显示,宁波银行的理财产品及资管计划收入为74.82亿元,同比下降28.55%。此外,江阴农商银行2018年理财产品及资管计划收入为15.22亿元,较上年末下降41.5%。
 
对于上市银行理财收入的普遍下降,融360大数据研究院金融分析师杨慧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主要原因在于资管新规的影响。
 
“一方面,金融去杠杆加强,同业理财规模大幅压降,来自于同业的理财业务收入减少;另一方面,以前理财盈利模式除了手续费还有利差,而现在随着理财业务的净值化转型,银行理财的收入转为单纯的手续费收入,所以导致理财收入下降。”杨慧敏进一步指出。
 
向净值化转型
 
各家银行在压缩保本理财规模的同时,也在持续推进产品净值化的进程。比如,浦发、中信等银行净值理财占比飞速上升。
 
相比理财收入的大幅下降,但从上市银行的年报数据来看,理财产品规模和变动幅度则较为稳定。
 
截至2018年末,工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2.58万亿元,小幅下降3.4%,但仍居行业第一。
 
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的理财产品余额分别为2.19万亿元、1.66万亿元,较2017年末的2.09万亿元、1.76万亿元,分别增长4.78%、缩减5.68%。
 
交通银行表外理财产品余额达7696.6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1.83%,增速相对较高。但在国有大行中,该行表外理财余额仅为工行非保本理财存量的30%左右。
 
理财产品规模较大的还有招商银行。根据该行年报,截至2018年末,理财产品余额(不含结构性存款)为1.9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6%。理财产品募集资金余额、表外理财产品募集资金余额在商业银行中均排名第二。
 
其他股份行方面,截至2018年末,民生银行理财产品存续规模为1.4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5.22%;光大银行理财产品余额为1.24万亿元,同比增长11.71%。
 
城商行方面,截至2018年末,郑州银行、宁波银行存续理财产品规模分别为454.94亿元、2594亿元,较上年末分别下降7.91%、增长7.1%。
 
对于上市银行理财收入大幅下降而规模变动幅度不大,杨慧敏表示,主要在于盈利模式的变化,以前是利差模式,现在是管理费模式。2018年下半年,随着理财新规的下发,政策松绑,理财规模逐渐回升。此外,股市和P2P高风险投资表现不佳,部分投资者回归银行理财等稳健型产品。所以规模相对比较稳定,但由于盈利模式的变化,理财收入大幅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银行年报也反映出压降保本理财规模的趋势。其中,2018年年报显示,建设银行存续保本理财产品344只,存续金额为3417.79亿元,较上年减少126.57亿元。
 
平安银行致力于将保本理财“换血”为结构性存款和非保本理财。截至2018年末,该行保本理财产品余额为826.65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6.1%;同时,结构性存款余额为4335.62亿元,较上年末暴涨99.2%;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5377.8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3%。
 
郑州银行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同业理财规模为139.2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9.08%;保本理财规模为91.22亿元,较上年末下降23.33%。
 
各家银行在压缩保本理财规模的同时,也在持续推进产品净值化的进程。
 
农业银行表示,2018年加快推动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净值型产品体系构建完善,净值型产品规模超过5000亿元;2018年,交通银行的净值型理财产品日均规模较上年增加356.19亿元,净值型理财产品日均规模占表外理财比重较上年上升4.83个百分点至15.52%。
 
多家银行净值理财占比飞速上升。比如,浦发银行的净值理财产品规模突破4000亿元,占比提升至48.68%;中信银行个人净值型理财产品存量规模占比较上年末提升25.98%。
 
子公司加速落地
 
成立理财子公司需具备一定业务规模,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引入外资金融机构、大型国企和民企、非银金融机构等外部股东。
 
记者注意到,此前陆续有20多家银行宣布成立理财子公司。截至目前,5家国有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已全部获批。已递交理财子公司申请材料的多家股份制银行也在年报中表示,目前正在内部推进各项工作,实现向理财子公司的平稳过渡。
 
从目前透露的情况来看,各大银行理财子公司将采用的模式并不相同。有些银行表示将保留总行的资管部门,还有银行表示将总行资管部门的部分职能委托给未来的理财子公司。
 
工行副行长谭炯在该行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工行在理财子公司成立后,总行层面的资产管理部门仍将保留,未来将发挥“1+1>2”的功能,总行资管部主要发挥统筹大资管战略作用。
 
交行副行长吕家进公开表示:“经过同业交流和监管沟通,现在基本上允许双线管理的模式,交行将把行内资管中心的部分职能委托给理财子公司。”
 
中行业务管理总监郑国雨则透露,中行的理财子公司与集团内的一些资产管理机构,如中银基金、中银证券等在定位上有所侧重。理财子公司从投资范围来说,不仅可以投固定收益、权益类资产,也可以投资非上市股权,投资的范围比较广。发行方式既可以公募发行,也可以私募发行。而且与基金公司、券商资管在适用的监管办法、经营范围和产品结构等方面,各有特点,应该说可以满足不同层次的风险偏好。
 
在杨慧敏看来,总行资管部与理财子公司是否并存,一方面应该考虑过渡期内银行理财新老产品对接因素,总部和子公司并行有利于更好地对接新老产品;另一方面则是人员对接因素,涉及到原有总部资管的人员如何安置,以及子公司如何选址等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对于选择保留总行资管部来说,除了理财子公司成立初期还有一些存量的产品要消化和管理之外,同时国有大行的架构相对复杂,这也可以帮助协调理财子公司跟行内各部门、分支行以及其他子公司之间的关系,有助于内部的沟通协调。
 
董希淼认为,成立理财子公司,首先要面对的是资本问题。根据规定,成立理财子公司最低注册资本要求是10亿元,这直接消耗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对资本充足率带来影响,同时还可能削弱银行其他业务拓展能力。而随着对实体经济服务力度加大、表外业务“回表”以及资本约束加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越来越大,中小银行问题更突出。
 
“因此,成立理财子公司需具备一定业务规模,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引入外资金融机构、大型国企和民企、非银金融机构等外部股东,部分解决子公司资本问题。”董希淼进一步指出。

上一篇:智慧财经引领高技能人才培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智慧财经引领高技能人才培养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