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海外并购频频受阻,困境何解?

2017-01-14 11:40 来源:未知 作者:澳门在线百家乐投注平

  针对中国企业2016年多笔在海外科技行业并购受阻的情况,中国国际贸易领域的学者在批评被并购标的所在国推行投资保护主义的同时,也强调中国需要“通过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以解除非公平贸易的歧视。”

  包括政府部门旗下研究机构、社团及顶尖大学的多位学者在中国新闻社主办的最新一期国是论坛上对中国企业面临的海外并购困境进行了讨论。

  中国企业2016年在科技领域的海外并购频频受阻。例如,德国政府在2016年10月撤回了已经颁发的批准令,以重新评估中国宏芯投资基金对该国半导体企业爱思强价值超过7亿美元的并购案。2个月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行政令叫停了这一交易,理由是“涉及(美国)国家安全”。

  频频受阻的背景在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在2016年呈现出井喷态势。咨询服务机构普华永道此前的报告显示,仅2016年上半年,中国海外并购交易金额环比增长近3倍,至1340亿美元,“超过前两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金额的总和。”

  研究员梅新育称,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增长快速,“快得不正常,相当一部分是非理性投资,往往有很高的杠杆率,给中国来带潜在的商业风险,也对东道国市场产生了潜在风险冲击。”梅新育供职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受此前中国不断收紧外汇管制的影响,梅新育预计2017年“非理性对外投资狂潮会有比较大的收敛,相应受阻的也会减少许多。”事实上,发达国家对于中国对外投资总体上采取“严格审查”的态度;这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的观点。

  鉴于中国海外并购不断遭遇东道国或第三国“国家安全”理由造成的阻碍,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所研究院曹建海建议,中国应“通过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以解除非公平贸易的歧视。”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则称,应避免夸大西方国家对中国并购案的调查和审查,“涉及安全理由的调查案例比例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并不高。”

  然而也有学者对所谓“国家安全”理由表示不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的研究员赵萍表示,发达国家滥用这一理由“是单纯考虑本国利益”。

  赵萍认为根本的解决方案在于“尽快推动中美双边的双边投资协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BIT)谈判,取得共识并制定共同规则。”但徐洪才称,由于美国总统换届,特朗普上台对BIT谈判的进程可能造成影响。


上一篇:独家:消息人士称华夏人寿入股乐视致新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独家:消息人士称华夏人寿入股乐视致新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