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乐视缺多少钱我们解决多少 汽车除外

2017-01-16 08:36 来源:未知 作者:澳门在线百家乐投注平

  1月15日,乐视与融创的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在北京丽晶大酒店召开,孙宏斌发表演讲时表示,这次融创主要把包括上市公司等乐视非汽车板块的资金问题一次性解决了,“缺多少解决多少,当然是非汽车板块,汽车板块是另外一个故事。我们最近也在看乐视汽车板块,现在来说还看不懂。”

  孙宏斌称自己不懂车,也不喜欢开车,平时能走路就走路,他甚至举例道:“我曾经在美国遭遇汽车半路抛锚的问题,后来汽车被拉到汽车修理厂检修。我问对方汽车哪儿坏了?对方说,原来是汽车没啥问题,只是没油了……”

  以下为孙宏斌演讲实录:

  我想说三个事:第一,这一个多月,到今天是36天了,我们都做了什么。第二,说一下我们对乐视的判断。第三,我们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投资逻辑是两方面:一方面,投资乐视是为什么?另一方面,我们为什么投资房地产以外的领域,这是第一次跨出房地产行业。

  第一个事,老贾说了,我们俩是在12月10日见的面,我们谈了六、七个小时,12月11日的时候,老贾在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上做了演讲,12月12日的时候,我跟我们公司的团队,还有联想的一些朋友,以及我请的一些顾问,去了乐视,跟贾总及他们的团队沟通,第二天老贾就去美国了。

  我们这个团队就开始工作,我们团队是由我率队的,还有联想控股的团队,还有泛海集团的团队。为什么有他们呢?联想去年年初的时候有一个庞大的团队对乐视做了一个尽调,后来投了乐视汽车,联想是乐视汽车的股东。泛海在去年也做了尽调,也是乐视汽车的股东,所以我找了柳总他们,把他们的团队借给我们,也请了几个外部的朋友帮忙,我们也请来了普华甬道作为审计师,在这一个月里开始非常紧张的工作了。

  确实时间特别紧,我们工作的主要内容,一方面是试图理解这个生意是个什么样的生意,什么叫生态,我们看它的账,因为乐视有上市公司、有非上市公司、有汽车,这三块是什么关系,哪块挣钱,哪块亏钱,资金是怎么流动的,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元旦的1号、2号、3号,基本上都在乐视上班。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跟老贾保持着联系,因为他在美国。对这个公司,我看懂了一部分,最起码资金方面我看懂了,老贾说了,我可能比跟踪乐视两三年的人更了解,可能有很多事情我比老贾更明白。因为我跟老贾列了一个大表,你企业从哪儿来的,他都傻了。

  老贾是7号回来的,那天我跟老贾和刘弘谈到很晚,后来基本上天天有见面了,有很多的沟通和交流。

  另外一方面,我们做了所有高管的访谈,不止一次的,包括张昭、梁军,海亮我也谈过了。所以,我们尽调是三块一起看的。我们也访谈了一些供应商,比如要钱的供应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问了很多人,都是打听到的对乐视有一定了解的,比如给乐视写过报告的分析师,有的分析师非常正面,我也找到了中伤乐视的很多人。我大概问了十几人,第一个问题是乐视值不值得看?没有一个人说乐视不值得看,都觉得值得看。说完这个,后面都有“但是”,但是后面有很不一样了。有的人说,他们哪个没有现金流,哪个不挣钱。对我来说,最值钱的是时间,100万、200万、300万,很多钱,但时间很重要。这种事情一做就需要很多时间,到现在35天时间,我基本上都在这里面。就是没有一个人说不值得看,所有人都说值得看,当然“但是”后面什么都有了。

  后来,我们 后面谈生意挺简单的,老贾说定个价就完了。这一个月,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乐视给我们开放了所有的资料,所有的高管都是,想见谁约谁,想看什么资料就提供什么资料,这在乐视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我还忘了一件事,1月3日的时候,我请我们所有的董事开了董事会,以及管理团队的会,从早上在乐视参观、听汇报,我们请联想给我们做了报告,也请了雷泽生去我们董事会做了一个报告,试图来理解乐视。3日,我们花了一整天时间开我们内部的会,统一思想。这一个月,乐视全力支持配合我们,我们也花了很多的精力,一个庞大的团队。这是我给大家汇报的第一个事,我们干了什么,当然还有些合同。

  第二个事,我们对乐视是什么判断?我第一次跟老贾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以后,就约柳总,跟柳总也做了一个汇报。第一次我就特别有投资冲动,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因为老贾的战略思路特别清楚,他的逻辑都是对的,打法也是对的。比如做汽车,先从最高端的做,然后再往下做。很多打法上,我很认同。最主要的是我特别认同老贾的精神,他是稀有的,这种企业家精神在这个时代是挺稀有的。很多人成就没有像老贾这么大,或者像我这么大,但日子过得特别舒服。老贾把自己的日子过的那么辛苦,那么累。这种劲是我特别特别敬佩的。

  乐视是个互联网公司,我们的公司是没有互联网基因的,盖房子是最古老的行业。我们也有判断,判断什么呢?第一,判断这个事是不是一个有发展、有潜力的事,第二,判断这个人行不行。老贾是一个这个时代非常稀有的企业家精神,这是我投资冲动最主要的地方,尤其我看了老贾的整个账以后,就更佩服他了,这么点钱干这么大事。老贾的战略思维,逻辑,战术,都是对的,最主要的是精神,他的精神真的感动我了。我也是很有企业家精神的,碰见老贾以后,觉得我自己跟他比差太多了。

  我一直说两类人,一个是李书福,我跟他在杭州合作一个项目,我跟老贾说,李书福身上有个劲跟老贾有点像。另一个是戴国峰。这是这个时代非常稀有的一种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呢?就是肯冒险。这种企业家是值得你去信任和支持的。

  另外一个判断,乐视生态,原来我一直不了解生态是什么,比如汽车,汽车也是我原来想投的,房地产是10万亿,汽车是5万亿,现在中国一年卖2800万辆车,美国和欧洲加起来都没有中国卖的车多,中国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个逻辑,先做最高端的车,然后再往下做普通老百姓的,乐视的战略和逻辑是挑不出毛病来的。

  再一个判断是乐视的团队,乐视的团队真的挺牛的,我见梁军、高飞、张昭,刘弘更不用说了,天天见面,这个团队真的是明星团队,我们对每个人都做过访谈和沟通,而且不止一次。每一个板块的负责人都挺牛的,我要干个活把这帮人弄过来挺难的。乐视团队确实是思路清楚,执行力强。乐视整个的团队,大家的精神状态和队形不变,状态特别好。这就是我的判断。

  判断什么呢?判断领头人、领袖老贾,判断他的战略,判断他的团队,就好了。你还判断什么呢?当然他就缺钱,因为就是因为缺钱就好办了,这就是我的判断。

  第三个事,我们投乐视的商业逻辑。为什么投房地产以外的行业?首先说一下投资乐视的逻辑,乐视最缺的是钱,怎么样让乐视不缺钱,我们分成两块:汽车和非汽车。这次我们解决非汽车,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缺钱,一次性把所有的资金全解决了,缺多少解决多少,这是我的第一个逻辑。第一个故事是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我们把这部分钱解决了。第一个阶段谈的是,卖一部分老股定增一部分新股,老股增发8.6%,新股是7%,我跟老贾谈的价格是110亿。后来新增一部分电视的股权、影视的股权,15%和15%,加起来150亿。第三个阶段后面那50亿为什么放在电视呢?电视、影业都是上市公司的,所以,交易结构就变成这样了。

  钱数是怎么来的呢?我们的第一个商业逻辑,一下子把所有的资金解决了,够用了,当然是非汽车,汽车是另外一个故事。

  钱数是怎么来的呢?我们的第一个商业逻辑,一下子把所有的资金解决了,够用了,当然是非汽车。第二个商业逻辑,要改善治理结构,因为好多大佬根本不知道上市是什么,非上市是什么,汽车怎么着,汽车缺钱了以后上市公司的股价也跌,汽车好了以后,股价涨停了。我看了看,生态是一回事,但钱不是一回事。当然治理结构让大家都放心。除了上市公司,我们都派了董事,手机那边我们还派了一个监事,要想非汽车不缺钱,得看手机的。所以,我们肯定会全力以赴地支持老贾,我们对乐视投资的逻辑就是这两个。

  融创为什么要投非房地产公司?我曾经说过,融创之所以能到今天,去年1500多亿,今年肯定会有一个特别大的增长,明年可能会更多。我们这些年在房地产外的投资一分钱没有,我们也没+过互联网,也没互联网+过,这个行业就是盖房子,怎么加。我们这些年一直是心无旁鹜的一心一意的在干这一个行业,为什么我们干这个行业特别牛呢?因为都是高端,价格挺高的,量还挺大的,这是乐视要学习的。乐视的质量是高端的,量也很大,但是价格不高。为什么现在变成两件事了呢?说来话长,我在很多场合说过,我们就干房地产,不转型。但我也说过,我们一定要早点想这个事。房地产行业,2015年是8万个亿的销售,2016年是11.5万亿,今后我估计会保持在11万亿的样子,增长挺难的。这个行业的特点是大公司很多,小公司难做。我提了一个观点,今后5到10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小公司在退出市场,其实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去年前10名占了整个市场份额的17%,今年占了21%左右,但前三名占了8%左右。到40%的时候,大概是四、五万亿的样子。我想说的是,这5到10年是中国房地产行业,部分企业的钻石时代,会快速增长。这是我们吃饭的家伙,这是我们绝对绝对的主业,我们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不看好这个行业。

  另外,5到10年以后呢?大公司每个人都卖好几千亿,这好几千亿怎么维持呢?哪那么多地,地越来越贵。去年10月份以后,公开市场我们基本上没买地,北京的市场肯定没问题,但你买了块贵地肯定有问题,所以,这个行业是有它的风险的。尤其是5到10年以后怎么办?确实要研究。其实我们有结论的,我们为了给5到10年以后做准备,应该探索哪个行业,我们是有非常明确的定义的,首先我们是投增量市场,链家就是个增量市场,所以我们投链家。另外是金融平台,我们看了很多金融公司,为什么我们没有下手呢?因为太贵了。

  金融平台是我们要探索的一个方向。另外是资源性的行业,去年我们看了很多矿:铅锌铜、电解铝什么的。还有一部分,过去衣食住行现在到了消费升级的时代,大娱乐、大体育、大健康,这是我们过去想好要投的事。上周,我们投了链家,我们跟链家谈了一年,第一次说投5个亿,我说太少了,要弄就弄50个亿。不是一时兴起投,很多人想投链家,投不进去的。作为融创,必须为5到10年以后做准备,10年以后体外的东西跟房地产的东西应该是差不多量级。所以,这几个行业我一直都在看。

  我跟老贾一见面,第一反应乐视是个娱乐平台,又是电视,又是电影,大娱乐是我们的战略方向之一。可能将来还有汽车。我在许多年前投了一个影视公司,亏没了。

  最后我想说,这个投资对我们很重要。我问了大牛级的人大概有十几个,有些人是支持我的,有些人给了我很中肯的意见,有的人坚决反对我投。我想说,我已经认真地考虑了他们的意见,我觉得他们的意见不足以颠覆我们这个决策,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乐视,我觉得你们在座的也不了解乐视。我听了很多意见,很聪明的人,很牛的人,所有的意见我都认真听了,他们的意见确实是不足以颠覆我们这个决策。

  另外,很多人确实想跟着投,我用一个小时能说服他们乐视怎么好,因为我了解情况。但时间太紧了,我们有复牌的压力。在过去我还听意见说要不要投,今后我不听任何人的意见了,因为我已经投完了。


上一篇:达沃斯论坛为何期待倾听“中国声音”?        下一篇:三问漳泽电力:是谁将超标污水直接排入黄河?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