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学欧元区达成货币联盟?

2019-07-30 13:08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想学欧元区达成货币联盟?

  欧元诞生花了30年,南方共同市场的单一货币计划不会比这耗时更短。
 
  时隔二十年,统一货币计划再次回到南方共同市场(下简称“南共市”)的议程表上。
 
 
  在近日召开的南共市峰会期间,阿根廷财政部长杜霍夫内(Nicolás Dujovne)介绍称,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四国财政部长及央行行长委托南共市宏观经济监控小组对统一货币的可能性进行讨论,研究最终要达成这一目标所需的步骤和条件。
 
  早在上个月,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会见阿根廷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时就表示,两国可能会建立类似欧元的单一货币,并称这是朝着“南方共同市场区域单一货币的梦想迈出的第一步”。
 
  “从阿根廷货币危机的角度下,对统一货币有期待是可以理解的,但统一货币需要的条件和内部需要的政治磋商实际上还要非常长的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岳云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解读称。
 
  作为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最高的组织,欧盟从1969年提出欧洲货币联盟的构想到1999年欧元诞生,整整用了三十年。一直向欧盟看齐的南共市自上世纪末提出单一货币计划后就再无后文,直到最近才有“再议”的信号,这份动议却需要多久才能破壳?
 
  “算不上自贸区,更别说关税同盟”
 
  根据区域经济一体化理论,按照一体化程度由低到高排列,区域经济集团本质可划分为优惠贸易安排、自由贸易区、关税同盟、共同市场和经济联盟等。成员国统一货币政策的阶段属于经济联盟,比如欧盟。那么,南共市距离这一步还有多远?
 
  南共市将其自身视为“关税同盟”,但岳云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关税同盟的一体化层级比较高,要求对外统一关税。南共市建成之后一度达到了关税同盟的标准,后来又一点一点退回去了,所以现在实际已经达不到关税同盟的水平了。”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鲍恩(Chad Bown)和秘鲁天主教大学教授特弗尔(Patricia Tovar)也共同发表文章称,南共市并非完全形态的自由贸易区,更遑论关税同盟了。按照自贸区的要素,缔约的成员方应对彼此进口产品征收零关税,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阿根廷多次对从巴西进口的面料实施单方面的反倾销进口限制。
 
  通往货币同盟之路关关难过
 
  要想完成这一目标,南共市还需要迈过哪些坎?
 
  根据最优货币区(OCA)理论,货币联盟的成立条件取决于要素自由流动、高水平的区域内贸易和生产多样性、金融一体化程度等面对非对称冲击的适应力。
 
  欧元区理论泰斗、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欧洲研究所教授德格劳威(Paul De Grauwe)在《货币联盟经济学》中介绍称,“欧元之父”蒙代尔认为如果要建立最优的货币同盟,必须保证工资具有充足弹性或劳动力流动性,否则就无法解决需求转移下的失业和通胀等问题。
 
  对此,岳云霞表示:“南共市之间的人员流动的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他们有南共市统一的护照。但问题在于,工资弹性、经济结构的自由度仍然比较落后。巴西和阿根廷目前想进行的改革就在这些方面,劳动力市场过于刚性是他们一个共性问题。”
 
  量化来看,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巴西和阿根廷在“劳动力市场表现”一项上在140个国家中分列114名和116名。
 
  此外,南共市区域内贸易的水平很低,产品多样性也比较单一。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世界贸易数据报告2018》显示,2016年南共市对协议内贸易伙伴的出口额占该组织总出口的13%,还不及1997年的水平。而相比之下,欧盟这一比例高达64%,北美自由贸易区为50%,东盟也有24%,较二十年前均有提升。

上一篇:9家银行净利润增速超10%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9家银行净利润增速超10%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