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2019-08-30 15:59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1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一、定价策略分析

(一)定价策略总述

山东地区的商业银行以全国性银行(国有控股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为主。银行理财产品定价策略主要包含参考市场利率、对标同业收益两大类型。其中,参考市场利率主要指在银行理财产品定价时,商业银行结合底层资产配置情况,参考货币市场、资本市场等具体利率指标及利率水平进行理财产品定价;对标同业收益主要指商业银行进行理财产品定价时,对标同业银行的理财产品定价水平,进行产品定价修正,以避免与同行业的理财产品收益相偏离,保持自身定价优势。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定价策略呈现方式上,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定价策略呈现方式为预期年化收益率形式,通常表示为单一收益率;净值型理财产品定价策略体现在业绩比较基准上面,主要呈现方式有五种,分别为:单一收益率形式、双收益率形式、收益率区间形式、参考市场利率形式、指数挂钩形式。单一收益率形式与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公布预期收益率形式类似,以单个收益率衡量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双收益率形式指银行对单个净值型理财产品确定A、B两个业绩比较基准,并根据不同业绩比较基准实现情况,确定不同的超额收益分成方式;收益率区间形式指将业绩比较基准设定为一个利率区间,并作为浮动管理费收取依据;参考市场利率形式主要指商业银行对货币市场或资本市场利率赋权,最终确定的加权平均收益即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从而实现产品收益与某一市场利率相关联;指数挂钩形式指将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被动跟踪某一市场指数,与其变动情况挂钩。

(二)全国性银行定价策略

(全国性银行主要包括国有控股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

山东地区全国性银行涵盖6家国有控股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在我国银行体系中,全国性银行作为银行理财市场“排头兵”,国有控股银行理财产品的定价主要参考市场利率,树立行业标杆;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定价则在参考市场利率基础上,引入国有控股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收益对标。

1、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

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定价时,全国性银行参照货币市场、资本市场资产收益情况,不同风险等级产品对标不同资产加权收益,从而确定理财产品价格。根据对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分析,国有控股银行风险等级一级的理财产品,半数以上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在3.0%-3.4%区间;风险等级二级的理财产品,半数以上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在3.75%-4.15%区间;风险等级三级的理财产品,半数以上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在4.1%-4. 5%区间。

通常,股份制商业银行同类型产品的预期收益率较国有行高约60BP-90BP。股份制商业银行的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定价,一方面,由于产品端价格受投资端具体标的影响,故理财产品定价会参照货币市场、资本市场收益情况;另一方面,股份制商业银行为提升产品竞争力,在进行理财产品定价时,同时参照当期全国性银行的定价情况,最终确定产品的预期收益率。据统计,股份制商业银行风险等级一级的理财产品,半数以上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在3.95%-4.35%区间;风险等级二级的理财产品,半数以上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在4.40%-4.90%区间;风险等级三级的理财产品,半数以上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在4.90%-5.30%区间。

2、净值型理财产品

商业银行净值型理财产品定价载体为业绩比较基准。国有控股银行净值型理财产品约95%采用单一收益率形式,业绩比较基准的设定参照所投资产标的收益。此外,国有控股银行参考的市场利率包含同业拆借利率、1年期国债收益率等,挂钩的指数包含高信用等级票据财富指数收益率、中债企业债财富指数等。

股份制商业银行八成以上净值型理财产品采用单一收益率形式,约10%采用收益率区间形式,业绩比较基准的设定参照所投资产标的收益。此外,股份制商业银行参考的市场利率包含活期存款利率、1年定期存款利率、Shibor、7天通知存款利率等,挂钩的指数包含上证指数、沪深300指数、中证国债指数、中债综合指数、中债企业债财富指数、中债高信用等级债券全价指数等。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三)山东省城商行定价策略

城商行理财产品定价采取主动与被动,对标同业收益与参考市场利率相结合的模式。一方面,通过分析理财产品投向及具体投资标的收益情况,确定大致收益区间;另一方面,通过对标全国性银行、区域同类型城商行,进行收益区间调整,确定产品的最终定价。

1、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

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定价策略主要包含两种,一是自下而上确定产品收益,二是自上而下确定资产种类。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自下而上确定产品收益策略,银行首先确定理财产品的各资产种类、投资比例;其次,确定各资产种类中的具体投资标的、投资金额、投资策略,参照对应投资标的历史收益情况,确定理财产品收益定价区间;最后,对标全国性银行、区域同类型城商行,同时结合本行产品定价目标,确定理财产品最终定价。

自上而下确定资产种类策略,银行首先依据本行理财产品定价目标,通过对标全国性、区域同类型城商行,确定理财产品收益定价区间;然后,以目标收益为导向,结合宏观分析、市场分析,确定产品所投资产种类、投资比例区间;最终根据市场实际情况,确定投资标的、投资金额、投资策略。

2、净值型理财产品

截止2019年6月,山东省内约5家城商行具有存续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分别是青岛银行、齐鲁银行、齐商银行、日照银行、潍坊银行,其中青岛银行净值型产品发行遥遥领先,占比超八成。

通过对2018.06-2019.06发行的净值型产品分析,山东地区净值型理财产品业绩比较基准呈现方式主要有单一收益率形式、收益率区间形式,定价模式与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定价模式相似,主要为自下而上确定产品收益策略和自上而下确定资产种类策略。

资管新规及其配套细则明确禁止资金池操作,对于封闭式公募理财产品,银行至少每周披露一次资产净值和份额净值;对于开放式公募理财产品,银行在每个开放日结束后2日内,披露产品在开放日的份额净值、份额累计净值、认购价格和赎回价格。开放式产品的定价随期间底层资产结构、收益水平的变化而变化。

(四)山东省农商行定价策略

2018年6月-2019年6月,山东省发行理财产品的农商行共有50余家,而省内仅两家农商行发行4款净值型理财产品,因此,本小节主要对农商行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定价策略进行探讨。

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的定价策略主要为被动追随型,即:参照山东地区城商行、全国性银行进行产品定价。农商行受资产规模、专业人才、投资经验、系统研发等现状影响,理财产品集中于中低风险产品。为提升低风险产品竞争优势,农商行的低风险产品定价通常较同地区城商行高10-20BP;而受资产投向、投资经验、风险控制、投资回报等因素影响,中高风险产品定价较难与城商行竞争,定价通常较同地区城商行低10-50BP。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二、资产投向分析

(一)资产投向总述

2018年9月,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简称“理财新规”),理财新规规定,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可以投资于国债、地方政府债券、中央银行票据、政府机构债券、金融债券、银行存款、大额存单、同业存单、公司信用类债券、在银行间市场和证券交易所市场发行的资产支持证券、公募证券投资基金、其他债权类资产、权益类资产以及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认可的其他资产,银行理财可投资范围逐步拓展。在监管政策引导下,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资产投向逐步由固收市场拓展至权益市场。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资产投向中,债券类资产、货币市场工具、现金及银行存款排名前三,受投资经验、区域政策、客户需求等多因素影响,银行投资风格依然偏保守。此外,银行权益投资经验尚不足,人才团队建设及风险管理能力待进一步提升,银行多通过基金类资产间接参与权益市场投资。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二)全国性银行资产投向分析

全国性银行通过自主投资、遴选优秀管理人(FOF/MOM)模式丰富资产投向,所投资产几乎已涵盖监管规定的所有投资领域。2018.6-2019.6发行的理财产品中,全国性银行95%以上的产品资产投向包含债券、货币市场工具、现金及银行存款等固定收益类资产;约35%的产品资产投向包含基金等权益类资产;约10%的产品资产投向包含衍生金融工具。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三)城商行资产投向分析

山东地区城商行以自主投资为主,委外规模不足理财总规模的2%,自主投资模式下,城商行资产投向受区域政策、银行投研实力影响大。通过对2018.6-2019.6山东省城商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分析,其中99%以上产品的资产投向包含债券类资产等固定收益类资产,少量投资于权益市场。

固定收益类资产投资方面,山东地区城商行资产投向除标准化债券、货币市场工具、现金及银行存款等资产外,较多投资于山东省区域性项目、产业投资基金、定向资管计划,为区域性经济金融提供资金支持。

权益市场投资方面,山东地区城商行普遍通过投资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资管计划等间接投资权益市场,或通过MOM模式委托优秀管理人进行资产管理,从而弥补城商行在权益市场投资及风险管理方面的不足。

(四)农商行资产投向分析

山东地区农商行以债券类资产、货币市场工具、债权类资产投向为主,投向权益类、基金类资产的比例低于全国性银行和山东地区城商行。

与区域城商行相比,农商行表现出较明显的资产投向单一化特点,较少大类资产配置策略。具体而言,农商行中,45%以上比例的产品仅投向一类资产(资产投向债券类资产、现金及银行存款等),而城商行中,该比例仅为2%(资产投向债券类资产、债权类资产、权益类资产、收(受)益权等)。

三、产品收益及影响因素分析

(一)产品收益分析

对山东省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收益情况分析,从收益趋势来看,近一年平均收益逐步下跌,其中全国性银行2019年6月平均收益率3.95%,环比下跌69BP,跌幅最大;城商行2019年6月平均收益率4.31%,环比下跌62BP;农商行2019年6月平均收益率3.95%,环比下跌47BP,跌幅最小。从绝对收益来看,山东地区城商行的产品收益最高,较全国性银行高约30BP;农商行产品收益低,但在净值化转型中,逐步与国有行收益水平趋同。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山东省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以全国性银行、城商行为主。从收益趋势来看,全国性银行的净值型理财产品收益均值在4.7%附近,收益波动幅度较大,其中,固定收益类产品平均收益约4.5%,混合类约4.85%;城商行净值型理财产品收益波动下行,收益较同类型银行的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高3-5BP;山东地区农商行发行与存续的净值型产品数量均较少,净值化转型推进程度较全国性银行、区域城商行慢,信息披露相对滞后,暂未形成收益趋势。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二)收益影响因素分析

银行理财收益主要受政策和市场因素影响,一方面,资管领域政策频出,引导并规范商业银行资产管理业务,银行转型时间紧、任务重;另一方面,资产端各投资标的收益或稳中有降,或底部震荡,对银行理财收益贡献有限。

1、政策面影响

结合资管新规及其配套细则要求,政策面影响主要有三个。第一,引导资管产品净值化转型。为在两年过渡期内实现客户向净值型理财产品的转化,银行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收益逐步下跌;第二,要求投资标的与理财产品期限匹配,银行理财产品多在一年以下,而短期限非标资产有限,这使得通过非标拓展资产端收益策略的适用范围减小,银行资产端收益增长乏力;第三,要求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需比照自营贷款管理要求实施投前尽职调查、风险审查和投后风险管理,并纳入全行统一的信用风险管理体系,意味着投资难度加大,资产配置中“增收益”资产比例收缩。

2、市场因素影响

从理财产品所投资产收益情况分析,商业银行固定收益类资产投资比例高,其中尤以债券、货币市场、现金及银行存款投资为甚。

债券投资方面,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国债、地方政府债、商业银行普通债权、同业存单、中短期票据、城投债的到期收益率均波动下行,资产支持证券到期收益率在2018年12月经历一轮增长,随后低位波动,固收类资产收益对银行理财收益支撑力度有限。2018年以来债券信用风险事件频发,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实质违约债券共计225只,其中,山东地区实质违约债券21只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货币供应方面,在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影响下,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货币和准货币(M2)供应量稳中有升,流通中货币(M0)在2019年1-2月出现较明显的年末效应,随后恢复至合理区间水平,并维持相对稳定。

 

山东省银行理财产品定价分析

 

 

从货币市场收益水平来看,货币市场产品收益底部震荡,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7天期Shibor平均收益约2.63%,14天期Shibor平均收益约2.80%,银行间7天债券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约2.75%,银行间14天债券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约3.01%,底层高流动性、低风险资产收益普遍维持3%以下


上一篇:这些省钱小妙招务必留好~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这些省钱小妙招务必留好~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