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二胎,首要减除生育二孩的后顾之忧

2017-03-03 19: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今年全国两会关于鼓励生育的提案议案扎堆出现,而且呈现出连片式的关注面,涵盖了一个人从出生到结婚的多个重要阶段,涉及到补贴二孩家庭以及放开自由生育,学前教育和降低结婚年龄等,可以说,生育话题的热度并不亚于房价。
 
全国政协委员刘大钧说,他此前提出的“全面放开二胎”提案得到采纳,这次他带来了有关二孩的细化提案。“目前很多家庭由于经济困难无法养育二孩,所以我建议给予生育二孩的家庭进行补贴,减少他们的经济负担。”
 
刘大钧对民情的体察是精准的。过去,人们迫于高昂的社会抚养费不敢生二孩,可全面二孩放开了,许多人要么因为错过了生育年龄生不了二孩,要么迫于经济压力不敢生二孩。生养孩子的过程是很具体的,最重要的还是教育。据央视财经的报道,一对北京夫妇称养孩子到7岁要花费260万元,并非所有家庭都有这么高的生活质量,但“甚爱必大费”,孩子是家长的心头肉,无论哪个阶层,养育孩子的费用都会占收入的很大比重。在上海中等偏下的二孩家庭中,养育二孩的支出一般会占到家庭年收入的百分之三四十。
 
二孩政策的贯彻实施需要完善配套措施,减除民众的后顾之忧,才能充分释放政策效果。因此,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议,通过调整税收制度、合理分配教育资源以及落实生育保险等措施,进一步鼓励二孩生育。全国政协的一号提案则聚焦学前教育,建议将学前三年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与九年义务教育相比,学前教育仍是教育体系中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的投资少、资源总量不足、师资短缺、办园水平参差不齐、“入园难、入园贵”问题突出。此外家长们忧心忡忡的还有学区房,北京数十万一平米的学区房令人咋舌,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对此坦承,老百姓对于择校和学区房不满意,原因是教育资源不均衡,唯一出路就是教育均等化。扫清教育方面的顾虑,对于刺激生育意义重大。
 
日本长期以来走不出低生育率的陷阱,一定程度上表明,对于鼓励生育的政策措施不可太乐观。20年前,日本就已实施刺激生育的政策,比如建立育儿休假制度,普及对伤病儿童的护理休假制度,扩增托儿所等育儿设施以及加强婴幼儿和孕产妇保健服务等。甚至出台《少子化社会对策基本法》等法律鼓励生育。从2010年4月起,日本抚养15岁以下孩子的监护人每月可获1.3万日元儿童补贴。日本各级地方政府还会普遍发放生育和入学祝贺金,第一个孩子一般为数万日元,第二个孩子则增至数十万日元,孩子越多祝贺金越高。至于幼儿园的费用,则孩子越多收费越低,甚至免费。有的公司为鼓励员工生育实行3年产假制度。然而,这些措施收效甚微。即使有政府支持,养孩成本仍然高企。日本工会总联合会曾称,40%怀孕女性的育儿休假落实不了,不要说生育率了,连结婚率都很低。最要命的是,低生育文化已经形成,只能眼睁睁看着老龄化越来越严重,便利店的老人纸尿裤堆积成山。
 
全面二孩可以缓解低生育率和老龄化问题,但由于上述原因,它的力度其实有限。中国应当吸取日本的教训,避免走同样的弯路。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自2010年至2015年,中国平均生育率只有1.2,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2.1。在这样的情况下,想扭转人口结构恐怕需要更大的手笔和执政智慧,更宜群策群力,汇集民智。因为少子化一旦成为常态,逆转极其困难。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建议全面放开生育,允许夫妇自己决定生育孩子数量。这种建议并非泛泛之谈,值得关注。黄细花还建议降低法定婚龄到18岁,以保护低龄事实婚姻群体的合法权益。世界各国法定结婚年龄各有不同,16岁和18岁是普遍的节点,中国的法定结婚年龄男22周岁、女20周岁,确实可以重新审视。
 
总而言之,在低生率与老龄化的夹击之下,减除生育二孩的后顾之忧是当前的紧迫任务,多途径多角度想办法提高生育率,是接下来中国人口工作的中长期目标。

上一篇:七成中产们计划全球资产配置 恒生银行北上“抢客” 淫色        下一篇:布局全国机场,引力透镜激活大数据商业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