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合同的会计处理将规范

2019-01-12 18: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保险合同的会计处理将规范

  近日,财政部发布“关于征求《企业会计准则第×号——保险合同(修订)(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专家认为,此次修订对完善我国企业会计准则体系,进一步规范保险合同的会计处理,提高财务报告质量和会计信息透明度,保持我国企业会计准则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持续趋同将大有裨益。保持国际趋同
  近年来,保险业务量增长迅速,投资类产品比例增大。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保险企业中资产负债期限的错配风险也在增加。“此次修订引入了保险合同分拆、分组,保险负债的确认规范、合同服务边际等概念,目的是解决保险合同执行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厦门义华信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文浩称。
  为了提高保险企业会计处理的可比性、推动资本在全球的顺畅流动,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在本世纪初启动了保险合同准则的制定工作,该工作计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已于2004年完成并发布《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4号——保险合同》。与此相对应,我国财政部于2006年发布了《企业会计准则第25号——原保险合同》和《企业会计准则第26号——再保险合同》。
  2017年5月,IASB在第二阶段发布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7号——保险合同》,自2021年1月1日起生效。按照财政部“趋同时间安排与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的进度保持同步”的要求,我国相应启动了新一轮的保险合同会计准则的修订。
  中央财经大学会计学院财务会计系主任宗文龙认为,修订后的会计准则将进一步提高国际趋同度,对于加强保险企业的风险管理,规范保险企业的经营行为等具有积极的意义。
  刘文浩也认为,为了与国际会计准则保持趋同,促进保险行业进一步对外开放,有必要对原保险合同作必要的修订。
  广东省上市公司协会财务总监专业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杨童也持相同观点。她表示,随着保险行业不断发展、保险产品不断丰富,需要修订2006年制定的保险合同准则。“修订对业务开展,审核投保,审核理赔合同格式条款及整个保险行业的经营管理活动,都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她认为,只有运用好保险合同,才能使保险公司、投保人、被保险人都能受到法律法规的保护。
  敦促险企回归保险本质
  此次修订,拟针对保险合同的分组、合同服务边际的会计处理、保险合同负债的折现率、再保险合同的会计处理等4项内容进行修订。
  宗文龙认为,2009年财政部曾发布《保险合同会计处理规定》,在当时已经采纳了国际会计准则的研究成果。这为今年会计准则的进一步完善奠定了坚实基础。
  据了解,此次修订充分借鉴了国际准则的最新变化,在计量单元、保费收入、合同服务边际、直接分红特征的保险合同处理等方面进行了较大的变动,这些变化是对现行实务的进一步完善与明确,有利于引导保险行业的健康发展。
  此外,此次修订还考虑了财务会计概念框架内在逻辑的一致性,兼顾了新修订的收入、金融工具、租赁等准则间的协调。例如:保险合同分组和与收入合同识别,保险合同准备与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等。
  杨童告诉记者,此次修订对保险合同的分组做了详细的要求,使得保险公司在确定计量单位时不得随意分组,避免分组不合理导致有用信息的缺失如赢利组,亏损组等。
  但他表示,此次修订未确定合同服务边际如何进行会计处理。合同服务边际即保险合同组负债的组成部分,反映企业根据保险合同组内的保险合同在未来提供服务时应确认的未赚利润。按现行收入确认准则应在未来提供服务时再确认递延收益或收入及应赚利润。
  刘文浩也认为,原来的保险合同准则中只提供了提取准备金的办法来对收入做出调整。而本次修订引入了合同服务边际,对于合同价值按整个寿命期做出合理估计,这有效地解决了资产负债确认的完整性,有助于提示负债风险。但对于合同服务边际的确定,则仍存在如何合理估算的问题,特别是有关折现率的确定上。
  “对于保险合同的分拆与分组,其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识别保险合同中存在的潜在风险,个人认为,合同的分拆比分组更有助于合同风险的识别。”刘文浩表示,事实上,合同风险的识别与控制,最根本的是要加强单个合同的精细化管理,关注好每一项合同的风险变化。与其用分组办法来统一计量单元,不如用最小的计量单元来管控风险。
  对于保险合同负债的折现率,刘文浩认为,征求意见稿中的表述应该还可以更加明确一些。此外,再保险合同虽与原保险合同有内在的联系,但在会计处理上,应独立按准则要求进行。杨童也认为,再保险实质是原保险业务的延伸,对再保险合同的会计处理具有特殊性。
  以智能化提升风险管控水平
  修订后的准则对保险企业的信息披露提出更高、更细致的要求,客观上对险企的会计能力提出挑战。宗文龙认为,为了完成这些合规性要求,险企需要更好地加强内部业财融合,在保险精算、数据处理等方面做好准备。当然,这会增加企业的运行成本,中小险企将承受较大的合规压力。
  杨童则认为,本次修订在保险合同的会计信息披露方面做了详尽的规定,应继续要求披露保险合同的计量单位、分组标准,边际因素的计量方法及其在整个保险期间的变化情况,保险业务的盈利等情况。
  “在未来,能够有效解决保险合同风险的,可能是基于智能化的信息技术手段,应该将会计人工智能化发展对控制行业风险方面的深刻影响体现在准则之中。”刘文浩建议,可以考虑增加一些这方面的内容,即如何通过具体的智能信息化的提升来消除相关合同风险,从而在更高层面上提升保险行业管控风险水平。
  此外,意见稿中新增的内容,确实增强了可比性、透明性,同时也给会计判断带来了新的难度。刘文浩表示,对比征求稿与原保险合同准则,后者在可操作性上较符合实务工作者的要求。因此,他希望征求意见稿在实务操作性上能有进一步的完善。

上一篇:养老保险基金统筹仍待提升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养老保险基金统筹仍待提升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