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保险公司发展之困

2018-01-01 14:39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
中小保险公司发展之困

  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保监会通过组织开展覆盖全行业的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查实了部分公司股东存在代持、非自有资金出资、隐瞒关联关系等违规问题,相关投资人违规股权的处置工作已经开始。

  中小保险公司正处于发展的十字路口。

  随着保监会监管函的陆续下发,一些中小保险公司在公司治理上的问题浮出水面。探寻其中来龙去脉,可以发现如果一家保险公司的股东股权方面存在问题,那么其在公司治理上,包括公司章程与“三会一层”运作、内控与合规管理、关联交易管理等方面发生问题的概率则会大大增加。

  与此同时,不少中小保险公司在资产负债端都存在着转型的压力,发展方式、增长动力和竞争格局都在改写。不过,不破不立,欠账必须还清,否则难以实现发展的均衡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更是无法实现高质量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保监会党委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表示,要把是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衡量保险工作做得“好不好”的唯一标准。此外,要积极稳妥处置少数保险公司暴露的风险点,谨防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

  公司治理的连锁反应

  通常而言,一家保险公司在股东股权上存在的问题会为其“误入歧途”埋下伏笔。以昆仑健康为例,近日,保监会发布公告称,经查,深圳宏昌宇等7家公司在投资入股昆仑健康、申请相关行政许可过程中,提供虚假财务报告,作出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股东之间无关联关系等不实陈述,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材料的行为。因此,撤销昆仑健康有关股东和注册资本变更的行政许可,依法处置相关投资人违规取得的股权。

  事实上,昆仑健康的股东股权问题并非个例。从保监会根据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结果下发的监管函看,长安责任险、华汇人寿、君康人寿等三家保险公司的监管函中明确提及“将处置违规股权”。

  具体而言,君康人寿股东福建伟杰投资代替股东福州天策实业持有君康人寿股权,持股比例3.2%;长安责任险股东泰山金建与天津中方荣信约定,泰山金建及指定方认购长安责任险1.5亿股股份,股价款由中方荣信承担,股份收益权归属天津中方荣信,而后泰山金建又与南通化工约定,泰山金建拟认购长安责任险新增5000万股股份,股份委托南通化工代持;华汇人寿则存在违规股权代持、超比例持股等事项。

  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保监会通过组织开展覆盖全行业的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查实了部分公司股东存在代持、非自有资金出资、隐瞒关联关系等违规问题,相关投资人违规股权的处置工作已经开始。

  不难发现这类公司,在公司治理上,包括公司章程与“三会一层”运作、内控与合规管理、关联交易管理等方面发生问题的概率会大大增加。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指出,坦率地说,保险业存在的一些乱象,与公司股权结构和个别股东要求不无关系。

  从前述监管函看,董事会运作不规范,关联交易管理不合规,内控审计管理弱化、薪酬考核机制不到位等方面问题较为突出。某保险公司高层人士坦言,个别保险公司的股东确实可能会有违规和突破合规底线的要求,而一些职业经理人往往受制于人,无法坚持独立审慎的职业操守,导致法律、合规等岗位形同虚设,最终公司治理出现问题。

  此外,一些保险公司发生的人事斗争现象也折射出其在公司治理上的问题。以闹得沸沸扬扬的永安保险人事变动一事为例,近日,永安保险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决定解聘蒋明总裁职务。更有媒体报道称,在该会议召开几天后,又有公司董事以董事长陶光强“不适合担任董事长”为由,提议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关于罢免陶光强担任董事长职务”的议案,但是未获通过。

  资产负债的回归之路

  聚焦业务层面,曾经依靠中短存续期产品发家壮大的保险公司不得不面临转型抉择。保监会数据显示,1-10月,寿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23799.04亿元,同比增长22.05%;寿险公司未计入保险合同核算的保户投资款和独立账户本年新增交费(以万能险和投连险为主)5473.75亿元,同比下降51.40%。

  例如,1-10月,安邦人寿未计入保险合同核算的保户投资款和独立账户本年新增交费265.29亿元,同比下降87.17%;和谐健康22.06亿元,同比下降95.12%;安邦养老7.39亿元,同比下降94.38%。

  某保险公司精算师指出,部分保险公司不得不进行大幅度转型,包括战略、产品和渠道等方面,但是转型起来并不易,如个代渠道的建立和发展需要时间,难以一蹴而就。此外,如果这些保险公司由于万能险和投连险有效业务保单退保现金流出高于新单业务现金流入,净现金流可能会出现一定缺口,需要加强风险防控。

  例如,天安财险在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本季度净现金流为-130.19亿元,比上季度降低71.47亿元,主要是因为公司三季度支付投资型保险产品满期给付金额较二季度增加50.10亿元,三季度到期投资资产较二季度减少36.31亿元,三季度卖出回购金融资产与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筹资净额较上季度增加20.57亿元所致。

  正因如此,不少业内人士判断,保险业尤其是寿险业,未来将会实现三个方面的转变:一是转变发展方式——由趸交推动转向续期拉动;二是转变增长动力——由理财型为主转向以养老、健康产品为主;三是转变竞争格局——由大公司市场份额逐年递减转向重新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与负债端对应的是资产端。从表面上看,负债端回归保障,资产端压力有望随之减小,但受现金流及到期资产重新配置等因素影响,压力依然不容小觑。

  对此,某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表示,随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出台,在非标资产规范后,部分负债成本较高的金融机构可能加大股票资产的配置比例,但是金融领域的激进投资行为不会再度上演。

  该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人士续称,在《征求意见稿》出台后,对中小保险公司而言,尤其是投资以委托管理为主,没有自主投资能力的公司,投资渠道将受更多限制,而投资产品实行穿透到底的方式监管,也将对未来投资收益率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从“有没有”到“好不好”

  当然,发现问题是为了更好地解决问题。针对保险公司在公司章程与“三会一层”运作、内控与合规管理、关联交易管理以及股东股权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保监会重塑保险监管,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一是完善监管制度,严把市场准入关口,包括系统修订《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公司开业验收工作的通知》,健全完善监管公开质询制度。

  二是严格股权监管,强化穿透性审查,包括穿透资金来源,加强入股资金真实性审查;穿透股东资质,加强投资人背景、资质和关联关系穿透性审查。

  三是整治市场乱象,有效防控治理风险,包括组织开展了覆盖全行业的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查实部分公司股东存在代持、非自有资金出资、隐瞒关联关系等违规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认为,监管仍需在现有成果上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进一步促进保险公司产权分立;进一步考虑如何基于“竞争中性”的原则,通过一般性的规则为市场主体的竞争提供基础性的秩序,从而通过市场的竞争检验各类资本。

  与此同时,一些保险公司虽然在资产负债端承受一定发展压力,但是不破不立,必须还清欠账。事实上,保监会党委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已经明确表示,要准确把握从“有没有”到“好不好”这个根本转变,把是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衡量保险工作做得“好不好”的唯一标准,始终坚持“保险业姓保”定位,大力推动保险业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加快形成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各项政策指标体系,建设和完善监管制度环境,推动保险业转变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力,增强发展的均衡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推动保险业率先实现高质量发展。

  此外,在这一过程中,必须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保监会强调,坚决打击违法违规保险活动,重拳整治保险市场乱象,同时着力解决保险公司资产负债管理中的重点风险,积极稳妥处置少数保险公司暴露的风险点,谨防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

  目前来看,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保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3%,显著高于100%的偿付能力达标线,保险业偿付能力总体充足。其中,财产险公司、人身险公司、再保险公司的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77%、247%和331%。


上一篇:他出生农村穷到被女友抛弃,跟马云打天下        下一篇:她曾是亚洲女首富,被称女版李嘉诚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