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地位动摇?华谊半年业绩下滑背后的故事

2016-07-16 17: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老大地位动摇?华谊半年业绩下滑背后的故事

少主、老将、兄弟和经理人,华谊半年业绩骤降背后的故事

整个电影市场权力结构翻转的地壳运动中,缺乏发行能力、依赖大导演大明星起家的华谊,话语权正在被不断挤压。经过一轮大规模人事变动后,一直试图“去电影化”、多元化发展的华谊,能否重新夺回失去的第一?

曾经的民营电影老大华谊兄弟,遇到了一点麻烦。

华谊兄弟7月13日发布公告称,2016年上半年,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亿元到3.8亿元之间,比去年同期下降25%-50%。不出意外,这将是自2009年华谊公开上市以来,跌幅最大的半年。

如果与它的竞争对手、同样在深交所上市的光线传媒相比,落差会显得更加明显:今年上半年,光线预计净利润将达到3.1亿元至3.3亿元,同比增长270%-300%。截至7月15日收市,光线市值达到352亿元,已经逼近华谊的381亿元。

伴随着业绩增长停滞甚至倒退,过去几个月,华谊正在经历创立22年以来,堪称最大的一次人事变动:王中磊调岗,职业经理人叶宁入局,老将胡明去职,王中军长子王夫也上位。

在各路跨界资本大举涌入的当下,曾经的民营电影之王华谊,在新的人事调整之后,能否重新杀回巅峰,成为整个市场关注的焦点。

上位

王夫也的上位,在华谊内外早有预期。

今年4月,27岁的王夫也成为华谊新晋董事,并且进入董事会的提名委员会和战略委员会。按照华谊对外的说法,以及《接力》杂志今年6月的采访,王夫也将主要负责华谊的对外投资业务。他的职责是围绕华谊的电影产业链进行布局和投资,包括游戏、互联网和院线等等。有意思的是,《接力》这本杂志正是定位于民营企业传承,聚焦以家族企业接班人为主体的青年企业家成长的一本期刊,据说拥有众多的二代企业家读者群。

二代接班,是中国的民营企业界讨论了无数次的话题,王夫也其实早有心理准备。用他在接受《接力》采访时的话说,“打我记事起,父亲就在做华谊,接班家族企业其实不用动员。

但2011年自英国留学回国后,他并未立即按照父亲王中军的安排“回华谊上班”。其中一个原因是担心难服众。去年11月,王夫也在TechCrunch的一场论坛上说,“娱乐业是很靠圈子的,刷脸进圈子挺累的,需要累积,空降回自己的公司,确实是服不了众,因为我刚刚毕业回来。”

经过一段短暂的投行工作后,王夫也作为创始合伙人,和几位朋友共同成立了“集结号资本”,做早期投资。这个公司与华谊联系颇深:名字来自王中军最喜欢的华谊电影《集结号》,首期1亿元的基金主要来自王中军提供的借款。“我所有投资的钱管爸爸借,赚的钱利润一半分给他”,王夫也在上述论坛上说。

在媒体的描述中,王夫也的投资成绩不俗,参与投资了将门、欧拉空间、虾Baby、蚂蚁校园、鲜歌、微猫、咸鱼游戏、百宝香等项目。此外,他还担任一家互联网公司和一家环保公司的董事长。或许正因为如此,华谊兄弟认为,王夫也具有比较丰富的投资经历,且涉及面较年轻化,因此任职华谊兄弟董事及战略委员会相应职务后,将为华谊兄弟在投资领域引入更具创新性的年轻化视野。

实际上,以投资作为桥梁,王夫也的确在逐渐参与到华谊的事务中。除了资本上的联系,王中军在一些具体项目的投资上,也会征求王夫也的意见。而在某些项目的投资上,王夫也创办的集结号资本也与华谊兄弟有合作。例如王中军现在最得意的投资之一咸鱼游戏,2015年咸鱼游戏完成A轮融资,集结号资本与华谊兄弟负责互动娱乐的子公司成为入幕之宾,分别占有2%股份与20%股份。

现在,经过接近5年的准备、参与和熟悉之后,王夫也终于正式进入华谊,担任华谊董事。根据到目前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公开露面和接受采访来看,王夫也对华谊的投资和业务已经有一些自己的思考。

他表示,华谊大方向上不会有变化,未来自己要做的,就是优化和补齐产业线,比如VR技术和综艺的布局。在对待电影和实景娱乐的看法上,他和王中军的判断颇为接近,认为电影项目极具风险,需要通过衍生品和实景娱乐,让IP更稳固、让客户有持续消费的需求,增强IP的延展性和对冲单项投资的风险。

去职

与王夫也上位前后发生的,是华谊老将胡明的去职。更准确的说,王夫也的董事职位,正是接替胡明辞职留下的空缺。

过去10年,胡明一直是华谊的核心高管,与王中军、王中磊并称“华谊铁三角”。她2006年进入华谊负责财务,为华谊建立了规范的公司管理流程。在华谊期间,胡明长期负责华谊产业链的布局和投资。目前华谊最赚钱的几个投资项目,例如浙江常升和银汉科技,都是由胡明主导并购。

从2014年开始,胡明就担任华谊互联网娱乐事业群CEO,负责游戏、粉丝经纪、视频、移动端新项目投资等业务,随后又担任华谊创星董事长并将其带入新三板。

2016年4月,胡明辞去在华谊上市公司的一切职务,包括董事职务,专职负责华谊参投的孚惠资本的管理。其在华谊的董事席位由王夫也接任,华谊创星董事长、CEO的工作则由华谊副董事长、CEO王中磊接替。

需要注意的是,华谊的业务目前主要分为三大板块: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其中,在影视娱乐板块承压的情况下,互联网娱乐在华谊板块中作用日渐凸显。2015年,来自互联网娱乐板块的毛利润,占华谊全部毛利润超过30%,其中,仅对银汉游戏的投资就为华谊在2015年带来了超过2.4亿元的净利润,在其全年净利润中占比约25%。

而且华谊对互联网娱乐板块寄予了厚望,无论以华谊创星为代表的粉丝经济,还是游戏、电商等互联网产品,都承接了市场的新想象空间。而在胡明离开后,短期内互联网娱乐承担着较大的增长压力。至少,接管华谊创星的王中磊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自己更热衷做的,还是影视。

换将

酷爱影视的王中磊,今年换了角色。

自2000年华谊兄弟太合影视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过去15年,他一直直接负责华谊的电影板块。今年年初,原万达文化集团副总裁叶宁加入华谊,担任华谊兄弟影业CEO,并同时成为华谊兄弟集团的副总裁、董事。

在“商业人物”的采访中,王中磊表示,叶宁是由他邀请加入华谊。叶宁在电影的制作、发行、院线管理等领域积淀丰富、资源深厚。他2008年担任万达院线总经理,全程参与了万达对AMC院线的并购并担任AMC董事。从2013年6月起,叶宁担任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分管万达院线、万达影视、五洲电影发行有限公司等业务系统。

但对于王中军来说,引入叶宁,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对华谊电影业务发展的不满。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王中军对《三声》表示,因为碍于情面,与王中磊之间很难开展业务上的互相批评。“说句实话,自己的弟弟当部门老总,管理上挺有难度的,你给他定目标吧,又不好意思。”王中军说,“你说你今年必须完成3个亿的税后净利润啊,没完成又如何呢?我又不能把他炒了吧,再说他也是老板。”

从2014年开始,华谊的电影就持续下滑,而且这种下滑,是绝对数字和影响力的下滑,而不是华谊2009年上市时提出“去电影化”想达到的分散收入来源。

华谊2014-2015部分片单电影遭遇延期

在发行方面,华谊兄弟更是每况愈下。上海交大管理学院教授李杰的一份研究显示,华谊影业的电影发行份额在2014年产生下跌,其在2012年和2013年的市场份额达10%和12.5%,仅次于中影和华夏两大龙头。但到了2014年,其地位却下跌至第8位,市场份额更是仅剩2%,落后于光线、博纳、万达、乐视等公司。

在今年3月28日的华谊投资者交流会上,王中磊表示,叶宁的主要任务将是加强华谊的电影开发能力和发行能力。除了系列片的开发,还要开发比较市场化的、娱乐色彩比较浓的电影。在发行方面,叶宁的进入,表明华谊要在电影的最前端产业链布局和发力,除了品牌输出之外,华谊也希望有非常好的院线输出。

但短时间内,外来者叶宁也很难快速扭转华谊在电影方面的颓势。实际上,7月8日上映的《摇滚藏獒》的票房就难令人满意,在部分院线的排片甚至一度低至0.51%,排行倒数。根据媒体报道,由于《摇滚藏獒》发行不利,华谊已将相应负责人降职。

传承

华谊要成为一家怎样的公司?

王中军一直希望华谊变成一家平台型公司,强调“去电影化”和国际化,希望公司的收入能更加多元化,认为“单一电影公司无法支撑未来大的发展”。在2016半年报业绩预告中,华谊花费了一半篇幅描述其在网络大电影、电视剧、网络综艺、游戏投资、影游联动和实景娱乐方面的成长。

但无论互联网娱乐还是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电影和IP始终是根基和源头所在。正如东方证券传媒互联网首席分析师张良卫所说,电影是整个娱乐领域最顶端的、打造影响力的一块,在华谊试图效仿的迪士尼,来自内容的体量也要占到一半。

甚至自称对影视不太感兴趣的王夫也也十分清楚内容的重要性,他对《接力》杂志表示,尽管华谊的利润依然是影视娱乐公司中最高的,但内容层面已经“不再那么光鲜亮丽,所以要回归到内容上去。

但在内容尤其是电影方面,与20年前面对一片荒芜纵横驰骋的时代不同,今天的华谊面临更加严峻的环境:电影已成热土,一方面,如狼似虎的外来者一个接一个杀入,万达王健林高举高打,从院线入手进入上游影视,整合的范围已经远及欧美和好莱坞六大;阿里和乐视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虎视眈眈,不断试探、分割疆土。另一方面,光线、华策等后来者渐次赶超。

更严峻的是时代不同带来的大势改变,在更讲究影响力的移动和社交时代,导演、演员、明星、编剧等等产业链的每个环节作为个体受到的限制越来越少,纷纷寻求个体的影响力变现。这带来整个电影市场权力结构的翻转,著名的导演、编剧和演员纷纷成立自己的公司而变身出品方,而在这场地壳运动中,缺乏发行能力、依赖大导演大明星起家的华谊,话语权不断被挤压。

2014年6月,王中磊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曾经略微提过他和哥哥心中的愿景。“我和中军给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就是希望华谊兄弟的品牌变成一个百年老店。”王中磊说,尽管未来再过十年、二十年,王氏家族在公司里面的持股量不是很大,甚至可能已经是职业经理人管理。


上一篇:一线城市不再是苹果独大 到底谁在"蚕食"苹果?        下一篇: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四期)完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