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股市就能预测经济 真的准吗?

2019-03-26 12:32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1
看股市就能预测经济 真的准吗?

人们经常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也就是股市可以提前反映国家的经济。
但也有不少人表示,不准!你看我们国家的股市何曾有此功效?经济不好也跌,经济好还跌。
今天,坤鹏论就来聊聊这个话题,说说它的来龙去脉,分享一下我们的观点。
一、巴布森是这一理论的首创者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股市是经济晴雨表的是巴布森。
关于他,坤鹏论曾不止一次介绍过,这位美国著名人士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的名字和1929年的世纪股灾有着直接联系。
话说,巴布森早在1929年华尔街大崩盘的前两年,就开始预测股市要跌,要大跌,股民应该赶紧卖出手里的股票。
当然,因为预测相较于实际提前得太早,也使得巴布森这个预言家被后人有所诟病,认为他不过是掌握了伪预言家的套路:测不准就多测,并且坚持到底,死不悔改。而他选择的是唱衰,并且一唱就是两年多,终于幸运地与大崩盘撞上了,走了大运气,从而才赢得股市先知的称号。

客观讲,不管是不是真的预言家,巴布森的坚持还是值得点赞,因为当时全美国只有他一人说股市要跌,面对缤纷的嘲讽,坚持真的不容易。
1929年9月5日,当时市场刚刚低于才创下的历史新高,巴布森在“国家年度经济大会”上发表演讲,除了重申一贯看法——赶紧卖出股票外,还预测股指会下跌“60~80点”,并且随之而来的是大萧条,工厂倒闭,人们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这番话标志着华尔街崩盘的开始,因为就在当天下午两点,巴布森的讲话出现在了新闻显示板上,美国股市开始跳水,当天下跌10个点,于是历史上著名的“巴布森突变”说法就此确立,甚至将其称为引爆点也不为过。
巴布森的经济学师承于其在麻省理工学院上学时的铁路工程教授乔治·斯温。
斯温教授除了是铁路工程专家,更是一位经济学狂热分子,他认为牛顿第三运动定律中“每个力都有一个大小相等的反作用力”这个说法对于经济周期有着直接而显著的影响,可以解释经济在高峰和低谷之间波动趋向。
斯温说,一次较小的经济繁荣之后总会伴随着规模相当的衰落,而一次明显的经济增长后也会接着出现规模较大的经济萧条。
只要他在课上不讲铁路,就一定是在推广其“牛顿经济学理论”,并配上图表加以阐述。
这一理念对巴布森的影响深远,是他一生理论研究的基石。
1907年,巴布森开始专门研究和分析股市,并创造了“巴布森图形”,利用该图形,他比较了国民经济发展和证券市场价格变化的规律。
1910年,他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积累财富用经济晴雨表》,在这本著作中,巴布森总结了股市和经济走势的关系,并写道:
事实上,如果不是人为操纵,商人们几乎可以完全利用股票市场作为经济活动的晴雨表,而让这个大市场的管理者承担收集必要数据确定基本条件的一切费用。
巴布森的假设不针对微观经济,他并不期望某个小公司的股价变化能预测该公司的未来,但是他认为,如果把所有公司加在一起,整个股票市场就能准确预测总体经济发展。
当然,他还有个假设前提,那就是如果不是某些市场机构能够成功地操纵股市,这个宏观经济晴雨表将会非常有用。
巴布森所在的时代,人们总认为股票背后有大人物在操纵炒作,所以他也一直坚持着这样的看法,甚至贯穿了不少文章和著作中。
坤鹏论专门找来巴布森当年写的《股票市场的三种不同运动》进行学习,可以看出,比著名的道氏小24岁的巴布森同样认同道氏理论,在这篇文章的开始,他对与道氏理论基本相似的市场三种运动进行了阐述。
接着,他提出了自己对金融循环的研究:
“全部金融和工业的历史都可以被分成独立的循环,而且每次循环都是由4个不同的2~4年的阶段所组成。
在繁荣时期,内部知情人士开始清算结账,股票价格开始下跌;在衰落时期,股票价格被拉到了底部;在萧条时期,内部知情人士开始收集筹码,股票价格有所回升;在成长期,其后期股票价格涨到异常的高位。
而且,通过对经济和投资环境以及它们彼此的关系进行系统而完整的研究,我们就可以很准确地判断出任何特定时刻处于4个阶段中的哪一个阶段,而且可以相当接近地估计出什么时候会有一次变化。
因此,与短期运动相比,长期运动是可以预测的。”
可见,巴布森认为股市短期不可测,但长期可预知,比较典型地带有着技术派色彩和有效市场假说理念。
当然,他的这篇文章写得相当不错,就算放到今天,也很值得阅读,对股票投资者有不少启发,丝毫不过时。
比如,他告诫投资者:“交易者中98%的人都很不幸,他们损失的不仅是他们的钱财,还有他们的健康和荣誉,最糟的是,他们失去勇气和自尊。这项游戏绝对是针对他们而设计的,而且主力方拥有所有先进的装备和仪器,也没有什么准则和规则可言。”
巴布森还劝告股民,不要随大流,因为“只有2%左右的投资者和室内交易者在华尔街取得了成功并带着利润全身而退,而且他们中的大部分主要靠的是运气。”普通投资者想要盈利的机会很小,但长期投资和对基本面进行系统研究或许可以。
另外,巴布森建议投资者要做“大人物”,用流行的心理评价市场,完全以基本面和长期运动为基础,几年进入市场一次,股价很低时,买买买,繁荣来临时,则卖卖卖赚钱。
二、道氏衣钵传人——汉密尔顿也认同晴雨表理论
在巴布森的《积累财富用经济晴雨表》出版12年后,也就是1922年,《华尔街日报》主编威廉·彼得·汉密尔顿出版了一本名字与之相似的书——《股市晴雨表》。

可以肯定的是,汉密尔顿受到了巴布森理论的影响,并且在书中有所提及,当然,他的亲身经历更夯实了这一观点。
1907年股市恐慌,那段时间股市一直在涨,但美国的经济形势却十分糟糕,不过,就在恐慌之后,美国经济迎来了复苏,这使得汉密尔顿形成了自己的观点,也就是市场仅仅是在提前反映即将到来的经济好转。
汉密尔顿虽然同意巴布森的“股票市场是经济的晴雨表”,但却不赞成后者的大的市场投机机构可以操纵股市的看法,这也是道氏一直坚持的重要观点之一。
他认为,那些机构可以短期影响市场,可以操纵单个股票,但它们不具有控制整个市场价格运动的能力,所以股市实际是“独一无二的晴雨表”。
在大致翻阅了《股市晴雨表》后,坤鹏论认为,汉密尔顿相信周期,相信拜伦在《恰尔德·哈罗德游记》中的诗句:
人类所有的故事都表明同一个主题,
不过是过去的再现而已;
首先是自由和荣耀;
当这些消失之后,
财富、罪恶、腐败和野蛮终于到来,
而历史虽然其容量无边无际,
内容却如出一辙。
所以,汉密尔顿认为,未来是可以预测的,而股票交易的平均价格在所有晴雨表中是最公正、最无情的,因此也是最好的。
三、1929年是晴雨表功能最好的实证
谁也没有想到,1929年的世纪股灾成了股市的经济晴雨表功能的最好实证。
虽然巴布森的“狼来了”预言喊了近两年,但没有人认可他的观点,他的悲观看法甚至找不到一个知音,全美国上上下下,几乎所有专家,从经济学家到投资咨询家,都极度乐观,他们强力推荐买进股票,而不是卖出。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劳伦斯在1929年说,怎么也看不出股价被高估了。
耶鲁大学的欧文·费雪教授,一位基本面分析的理论权威,他宣称:“股市似乎到了永恒上涨期。”
还有一群由哈佛大学经济学家主编的时事通讯《哈佛经济学会》认为,从1929年到1932年,美国经济将持续增长。
但现实给这些教授、专家们的却是啪啪啪的响亮耳光——股市大崩盘、日益严重的经济萧条。
而哈佛经济学会则因为对经济形势连续三年判断失误,羞愧得解散了事。
犯同样错误的还有美国总统、银行总裁、证券交易所主席以及这个国家大部分权威金融杂志,他们直到崩盘后、大萧条已经来到很久,还保持乐观看法。
这个延续了整个30年代的大萧条,让巴布森和汉密尔顿的晴雨表通过最严格的测试。
另外,同样对1929年股灾进行了预警的还有汉密尔顿,1929年10月21日,他在《巴比伦》杂志中发表文章称,指数图形走势很不好,指数已经跌破密集成交区。
按照他的说法,如果工业指数跌穿325.17点、铁路指数跌穿168.26点,那将是一个强烈的熊市信号。
而就在那一天,工业指数跌穿了汉密尔顿的临界值,两天后铁路指数也步其后尘,市场垂直跳水,成效量也达到历史第三位,高达600万股,崩盘拉开序幕。
四、传奇投资大师巴鲁克同样认可

支持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的还有著名的投资家伯纳德·巴鲁克,他是个传奇投资者,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的世界首富,是那个时代唯一一个靠股票投资而不是实业积累巨额财富的人,甚至是那个时代的巴菲特。
特别是他成功在1929年大股灾来临前逃顶,成为“抛出的的人”,更是让人视为神奇,不断被津津乐道。
据说,伯纳德·巴鲁克是因为读了《投机与骗局》这本书才逃过了1929年大崩溃,得以全身而退。
但是,当坤鹏论看过他写的《股票市场的下跌意味着经济滑坡吗?》一文后,怀疑巴鲁克可能是因为支持巴布森和汉密尔顿的晴雨表理论才逃过一劫。
在这篇文章的开头写道:
“自从战争失去了它作为经济晴雨表的大部分意义后,股票市场取而代之,成了那些实业界人士关键性判断的集中反应地。”
巴鲁克认为,股市中能够带动上涨或下跌的投机商,他们每天都在研究这个世界,甚至精细到新闻中每个词和每句话,他们探寻背后的深刻含义,然后将自己的判断付诸于股市,所以,他们在股市中的买和卖都是他们对新闻的理解和预测。
“有许多强大的力量日夜不停地在影响着我们的正确判断,对我们最仔细的评议提出考验,它们就是那些'假设条件':债务清算、收成、外汇兑换、英国劳动力纠纷等等!每一个都有它自己的位置和各自的可能性。”
所以,正是这些强大力量有了对未来经济的预判,他们会直接反馈到股市的买卖,所以股市才是经济的晴雨表。
巴鲁克表示,“股票市场是经济的晴雨表,但必须把它当作原因而不是当作结果来理解。”
客观讲,巴鲁克的这篇文章并不精采,并没有做到有理有据,但他提出的观点挺有新意,再联系到他后来出世入相,成为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和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经济顾问,通晓经济发展,他所说的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五、经济学家熊彼得的论证
后来,终于牛逼的经济学家开始论证了。
1939年,约瑟夫·熊彼得在他的著作《经济周期》中试图解释股票市场的早期反应。
他发现,市场对“摩擦”不敏感,而产业界则对此敏感得多。
根据熊彼得的说法,大萧条之后,当经济前景开始好转时,许多公司已经被拖得不成样子,最终还是倒闭,倒在了黎明来临的那一霎那。这就是产业界的“摩擦”滞后,但是,股市却没有这样的滞后。
“因此,可以很自然地预计到,一般地,在没有外界不利因素的影响下,股市的上升要比相应的经济回升来得早,而且快得多。”
基于同样的原因,和对应的经济萧条相比,股市熊市结束得也早。
熊彼得还认为,在牛市时,股市比经济基本面上升得快,上升得猛,而且提前见顶。
六、尤金·法玛用数据论证
1981年,著名经济学家尤金·法玛在《美国经济述评》中发表了一篇综述文章。
这个人,坤鹏论以前曾多次介绍过,他和行为金融学家罗伯特·席勒,在2013年同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是有效市场假说的支持者,曾用27年的美国股市数据证明,如果是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总是好于成长投资,同时还论证了,小型的价值股比大型的价值股收益更好。
法玛详细研究了股票收益和经济活动、通货膨胀和货币供应的关系,数据基于1953年以后的美国实证材料,最后他得出结论:“股票收益领先于所有实际指标,这表明市场对实体经济的预测是理性的。”
他认为,“有证据支持‘理性预期’或‘有效市场’观点,即:就股票市场的投资过程而言,市场能够利用最新的信息判断其未来走势。”
换言之,股市是对经济的提前反映,这个提前量不是很远,但比任何有资格的经济学家所希望的都要远。
瞧瞧,最后又回到了有效市场假说这个话题,所以“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效市场假说的例证。
就像坤鹏论之前在《有效市场假说表示 巴菲特就是个笑话》中所说的,许多人对这个假说相当嗤之以鼻。
同时,投资者也对股市的晴雨表功能不太感冒,1987年黑色星期一之后,有人发出500份调查问卷,结果显示,45%的受访者认为股市反映了经济现实,而25%的人则认为股市与经济毫无关系,只有17%的人认为股市是对经济的提前反映。
不过,由于股市在一定程度能提前反映经济,人们很自然地将它当作美国经济的一个领先官方指标。
根据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国家经济研究局的分析,股市已被证明是12个反映美国经济的周期性领先指标中最好的一个。
1984年,法国著名金融学家布鲁诺·索尔尼克在《金融分析师杂志》中发表了一篇调研报告,证实了9个国家在1971年~1982年间证券市场与经济的相互联系,他写道:
“实际观察表明,美国股市和通货膨胀之间存在负相关,根据对此现象的一种解释,股价的下跌预示经济活动的下降……其他9个国家的证据也支持上述观点。”
基于该项研究和其他许多研究,现在公认股市可以作为经济的领先指标,从股市反转到经济反转的典型领先时间大约是半年到9个月。
当然,这并不是说市场永远正确,毕竟,市场往往表现为非理性,但是,它确实比经济学家发现的任何其他单个指标都要准确些。
七、债券似乎更适合当晴雨表
是否记得坤鹏论之前说过的,一切经济危机的根源只有一个字:债!
因此,相比股市,债券显然是更好的经济预测工具,1982年9月28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论述债券市场对经济事件的反映能力的文章,该文章的结论如下:
“由10种利息最高的公用事业债券和10种利息最高的工业债券的平均价格所组成的国债指数,一直比美国商务部的领先指标指数提前数月见顶或见底,虽然两者都具有预测经济周期转折点的能力。”
其实,这个结论并不新鲜,巴布森早在其《积累财富用经济晴雨表》中使用了12个领先指标,其中就包括货币市场利率指标,他还表示:“货币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因此在所有指标中是最灵敏的。”
八、中国股市是不是经济的晴雨表?
对于这个问题,坤鹏论发现,众说纷纭。
任泽平就曾说过:“A股从来都不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A股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有相当一部分可以归于文学的范畴。”
还有人说,站在5年、10年以上的周期看,股市确实反映着经济的走势,但是股市并不能预测经济。
坤鹏论也看了不少文章,有的经济学家说出的话让人笑掉大牙,比如:“在座各位如果炒股的话,我敢说90%以上是亏损的,如果男人炒股90%以上回家都非常不好意思,它怎么能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呢?”
拜托呀,股市在哪个国家都是赢少输多,关键是,这位砖家完全没搞清楚晴雨表是什么?
其实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而这个表说的是股指。
接下来,坤鹏论就来说说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1.中国的股市不完全市场化
就像在《中国股市做价值投资?你是来搞笑的吗?》中所写的,A股的本质是国家实施产业政策、产业扶持的重要融资平台,甚至有人这样评价道,A股 = 国企融资平台。
也就是说,融资成了A股的本质,干成干不成事,似乎没有人关心。
同时,中国的上市公司还代表不了中国企业的全貌,好公司稀少,还有不少从上市开始就没按好心眼,作假上市,上市后继续作假……
所以,让它们完全担当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人民也不答应。
2.中国的指数不太行
再次强调,晴雨表指的是股指,而不是一只或几只股票的涨跌。
坤鹏论曾在《为什么道·琼斯指数不断上涨而上证指数会回到十年前》说过,大量上市公司不给力,最关键还是大盘股不给力,比如像中石油这样的股票在指数中权重占比非常高,达到7.75%,但中石油自上市以来什么熊样大家都能看到。
我们随便翻翻中字头的股票,很多都在上交所,这些股票不涨,还不断往里面掺入垃圾股票,你说,让指数怎么涨?
所以,这种持续横盘的大蓝筹,才是拖累指数无法持续上涨的罪魁祸首。
3.金融理论的有效性是有前提条件的
坤鹏论认为,不管是经济学还是金融学理论,我们都要注意它们的前提条件,一个是所有人都懂,另一个是所有人都理性,这样其有效性才会真强。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哪里可以满足这两大前提条件,只是谁比谁强的差距。
比如:美国股市的投资者以专业金融机构为主,懂行和理性的成分要高,所以,它会更加“有效”,晴雨表的功能——正确反映经济发展状况的能力更强。
而我们的股市以散户为主,他们的最大特点是既不懂,也不理性,就算是金融机构,在专业性上也要比海外机构差一些,因此,中国股市的晴雨表“有效”性就要差很多,对经济发展状况的反映能力是比较差的。
4.比错了
有人说,大家对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完全比错了数据。
经济的参照物不能简单地取GDP的绝对数字,也不能简单地取GDP的同比增长率,而是应该参考(GDP同比增长率-1年期贷款利率-CPI同比增长率)这个数字。
重点看这个数字是正值还是负值,是连续正值还是连续负值,是逐步回落还是逐步抬升。
这个数字和上证指数的涨跌基本上是正相关,正值和连续正值,上证指数涨;负值和连续负值,上证指数跌;连续正值(回落),涨跌都有,跌的概率更高。
九、股市不是晴雨表,更像温度计
到底股市是不是经济的晴雨表,其实还是难以下定论,因为经济学一直存在着这样的怪异:预测从来不准,但事后分析却常常100%灵验,就像本文的主题,从最初被提出到现在,也只有巴布森算是预测,但还是提前两年就开始的,无法实锤他的预测就是准的,后来的人基本都是用已经发生的数据进行证明,也没有人能够用这个理论一直准确预测经济的走势。
所以,坤鹏论认为,历史数据回证的方法还无法100%让人相信股市的晴雨表功能,只有不断进行预测,然后客观地统计结果,这样才更科学,可惜一直无人做此试验。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长期看,股市应该能较为准确地反映经济发展状况,所以,称之为经济的温度计是没有问题的。
另外,经济的大周期已经被充分验证,如果股市的晴雨表功能也要从长期审视,那么它的预测价值就要低很多了,有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嫌疑,甚至算是脱了裤子放屁。
不得不感叹,不管短期再怎么疯狂,不按规律办事,时间大神最终都会将一切拉入正轨,就如回归平均值,就如业绩完全可以抵消估值,它可以让一切的不客观回归客观。
所以,人们不得不唏嘘道,和时间交朋友,快即是慢,慢即是快。
当然,中国股市毕竟代表着众多企业的集合,再不济,再怎么有问题,从长期看,最终都要遵循商业规律和经济周期,因此,中国股市可能短期无法担当晴雨表,长期下来,当个温度计还是称职的。
最后,坤鹏论找到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让我们可以对股市与经济的关系记忆犹新。
国民经济是一个人,股市就是这个人牵的一条狗。
遛狗的人都知道,狗很少和你并排而走,不是跑在你前面,就是跑在你后面,大多数时候是在前面跑。
无论是跑在你前面,还是跑在你后面,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你们俩一起回到家里。
回顾美国、中国及世界其它各国股市,你会发现,股市和国民经济的关系,非常像主人和狗的关系,二者往往并不同步,但最终的长期结果是一样的,股市长期累计涨幅和经济累计增幅非常接近。
所以说,股市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温度计),只不过这个晴雨表短期非常不准确,误差很大,但长期相当准确。


上一篇:会否带来新一轮存款搬家?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会否带来新一轮存款搬家?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