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银行暂停支付境外优先股股息

2019-09-18 19:00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锦州银行暂停支付境外优先股股息

  8月31日,锦州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提议取消向境外美元优先股股东派发2018年10月27日-2019年10月27日的优先股股息。该提议的生效还需经股东大会通过。
 
 
  锦州银行称,根据该行境外美元优先股的相关条款,支付优先股股息的条件是该行的相关资本充足率满足监管部门的要求,而该行截至2018年末的资本充足率没有满足监管部门的要求。
 
  据锦州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6.07%,比上年末下降2.37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7.43%,比上年末下降2.8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9.12%,比上年末下降2.55个百分点。
 
  锦州银行称,资本充足率下降主要是由于该行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及执行IFRS9,采用预期损失模型,增提减值准备,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使报告期内亏损,令资本净额下降及风险资产增长所致。
 
  锦州银行境外美元优先股发行时间为2017年10月27日,初始股息率为5.50%,发行价格为20美元/股,数量为74800000,共计14.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944360000元。锦州银行前十名境外优先股股东(或代持人)为The Bank of New York Depository (Nominees) Limited。
 
  截至2019年6月末,锦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5.14%。根据上述境外优先股的强制转股条件,当锦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5.125%(或以下)时,在获得银监会批准后有权在无需获得优先股股东同意的情况下将届时已发行且存续的境外优先股按照总金额全部或部分转为H股普通股,并使锦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恢复到5.125%以上;当境外优先股转换为H股普通股后,任何条件下不再被恢复为优先股。
 
  锦州银行表示,境外优先股采取非累积股息支付方式,即未向优先股股东足额派发的股息的差额部分,不累积到下一计息年度。该集团优先股股东按照约定的股息率分配股息后,不再与普通股股东一起参加剩余利润分配。
 
  假设强制转股条件被触发且转股价格为初始强制性转股价格,即每股H股港币9.09元,全部发行在外的境外优先股转股时可发行的最大H股数目为1278084312股,相当于该行于2019年6月30日之当时现有已发行股本约16.42%及经转换所有发行在外的境外优先股时发行股份扩大后该行已发行股本约14.11%。假设该转股发生,根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之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损失约为人民币9.99亿元计算,锦州银行摊薄每股损失将被稀释至人民币约0.11元。
 
  意味着什么?
 
  对于锦州银行拟暂停发放境外美元优先股股息,惠誉评级认为,这表明政府不一定会出手保护陷入困境的中资银行的所有债权人。即在压力环境下,政府向不同级别银行提供特别支持的倾向将有所不同。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指出,今年7月,三家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包括中国工商银行和两家资产管理公司)宣布入股锦州银行,此举可能旨在避免触发债务工具强制转股。惠誉预计,如果锦州银行2019年下半年继续录得亏损,这些股东将注入资金,以将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维持在高于5.125%的水平。与公共部门注资相反,股东注资将避免发生无法持续经营触发事件,该触发事件将导致上述境外美元优先股全面强制性转换和二级资本工具的全面减记。
 
  惠誉表示,暂停支付优先股股息可能是政府举措的一部分,旨在逐步削弱投资者对政府隐性支持的假设,鼓励金融机构之间在风险定价方面实现更大的差异。长远而言,融资成本的差异化程度更高将有利于金融体系,并带来更加有效的资本配置。然而,这可能增加较弱金融机构的短期压力,因为它们可能无法将更高的融资成本转嫁给借款人,同时,其自身也不具备充分的风险管理能力。这些压力暴露了一些银行受益于政府隐性担保而逐渐积累起来的脆弱性。
 
  据锦州银行8月31日发布的年报,2018年,该行经营收入212.83亿元,同比增长13.2%;净损失为45.38亿元,而2017年则有超过90亿元的净利润。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8年末,锦州银行不良贷款率较2017年末上升3.95个百分点到4.99%。拨备覆盖率123.75%,同比下降144.89个百分点。

上一篇:明年市盈率不足5倍股票名单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明年市盈率不足5倍股票名单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