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凌晨公布"雷洋事件"案情细节 检方已介入调查

2016-05-12 21:3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警方凌晨公布"雷洋事件"案情细节 检方已介入调查

  网络图片

  【新民晚报·新民网】本报北京今日电5月7日晚,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雷洋离家后身亡,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并带回审查,此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涉嫌嫖娼、抗拒执法、企图逃跑、强制约束、身体不适、抢救无效……人们在为生命消逝而惋惜的同时,多种猜测、质疑的声音也一并在网上传播开来。有网友如此留言:“疑点重重、扑朔迷离,真相究竟是什么?”

  今日凌晨,昌平警方通报了关于一名涉嫌嫖娼男子在查处过程中突发死亡的情况,这是警方第二次通报该案案情。今天上午最新消息,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新闻发言人称,昌平检方已依法介入调查雷某涉嫌嫖娼被民警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后死亡事件,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将派法医协助参与调查。检察机关将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

  咬伤民警,打落摔坏视频拍摄设备

  警方通报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针对霍营街道某小区一足疗店存在卖淫嫖娼问题的线索,组织便衣警力前往开展侦查。21时14分,民警发现雷某(男,29岁,家住附近)从该足疗店离开,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对其盘查。雷某试图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并将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至前排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迫使停车,打开车门逃跑,被再次控制。因雷某激烈反抗,为防止其再次脱逃,民警依法给其戴上手铐,并于21时45分带上车。在将雷某带回审查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情况异常,民警立即将其就近送往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22时5分进入急诊救治。雷某经抢救无效于22时55分死亡。

  当晚,民警在足疗店内将朱某(男,33岁,黑龙江省人)、俞某(女,38岁,安徽省人)、才某(女,26岁,青海省人)、刘某(女,36岁,四川省人)和张某(女,25岁,云南省人)等5名涉嫌违法犯罪人员抓获。经审查并依法提取、检验现场相关物证,证实雷某在足疗店内进行了嫖娼活动并支付200元嫖资。目前,上述人员已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为进一步查明雷某死亡原因,征得家属同意后,将依法委托第三方在检察机关监督下进行尸检。

  案件几个关键时间点有出入

  雷洋涉嫖猝死,在舆论热闹了一天后,警方第二次通报案情。在此次通报中,北京警方公布了涉案的几处细节。一是雷洋在足疗店嫖娼事实清楚,并在完成交易后支付了200元嫖资。二是雷洋在警方抓捕时,出现了激烈的反抗,为此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这部分解释了雷洋的外伤。三是此足疗店很可能是一卖淫窝点,一同被抓获的还有5位人。除雷洋外,另一男性“朱某”身份不明,可能是嫖客或老板。从公布的案件细节看,直接导致雷洋受伤的,很有可能就是他试图迫使驾驶员停车,在汽车行驶过程中打开车门逃跑的行为。

  但警方第二次通报也没解答所有的疑问。通报中几个关键的时间点和雷洋家属提供的信息有出入。根据网传帖子以及雷洋妻子接受央视采访时的介绍,雷洋是晚上8点半以后,接近9点离家,而遇到警察是晚上9点14分,这段时间算上从家走路800米到足疗店的时间,剩余时间足够完成嫖娼行为吗?另外雷洋死亡时间是晚上10点55分,而雷洋家属在晚上11点半开始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不断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这两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为何警方没有主动联系雷洋家属?

  雷洋死亡原因要证据说话

  本报记者今早来到涉事足疗店,大门紧锁,玻璃门上“保健、养生”的红色字样已被撕掉,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店内墙上挂着“服务项目和收费标准”牌,其中有“精油开背”、“肾部保健”。据说一街的美容足疗店都关门了。

  有目击者称,涉事足疗店事发当晚被警方包围,开始是室内,后来小区里响起喊叫声。有居民称,当晚一青年人被三名男子控制,后者试图把青年人押上一辆黑色车,听到年轻人一直在喊救命。当时有人报了警,附近派出所有警察抵达现场,检查三名男子的证件后放行。

  截至发稿,本报记者给雷洋哥哥发短信不回,拨打手机要么不接,要么接通听说是媒体便挂断。前往雷洋家敲门家里无人应答,因此无法得知雷洋家属对警方第二次通报有何说法。

  警方第一次通报曾遭到雷洋家属强烈质疑。谁去执法的?开什么车?执法的过程是什么情况?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身上留有的伤疤怎么解释?口里流血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亡后打电话不接?为什么等家属找过来后才告知死亡,没有及时通知家属?雷洋手机中死亡前几日的通话记录,微信朋友圈里面关于孩子和家庭的信息,手机里面的位置记录都被部分删除,何人所为?……雷洋家属曾试图调出小区监控查看当晚情况,但小区物业称,监控设备已损坏。

  除了雷洋的家属,法律界人士还对警方通报中提到的“强制约束措施”表示困惑,因为按照警方通报的案情,雷洋充其量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根据该法,“约束性保护”只能针对有危害性的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

  诸多疑问,其实指向一个问题:警方执法与雷洋猝死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换句话说,是否是警方的“暴力执法”,导致了雷洋的意外死亡? 雷洋的妻子说,不考虑丈夫是否嫖了娼,只在意警方执法是否有问题。

  真相呈现前,任何单方面的说辞都是苍白的,警方执法有无问题,有待更多证据的披露。“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号针对这一事件推送的评论《以公开守护公正》指出,“围绕这起不幸事件的诸多细节,还有待相关机构进一步调查核实,以提供更多的证据、认真回复死者家属的疑问,并在必要的情况下适时予以公开。”

  检察机关已介入并开展侦查监督工作,尸检等技术工作随后会加紧进行。在检察机关开展侦查监督的阶段,执法记录等内容未必适合对社会公开,但随着这一阶段的结束,为满足雷洋家属的诉求和回应社会的重大关切,公开视频音像等资料既符合法律,也顺理成章,相关疑问也才会得到解答。

  (新民晚报驻京记者于明山 鲁明 见习记者潘子璇)


上一篇:事主家中大型犬消失 “狗血”案情牵出入室大盗        下一篇:北京警方通报人大硕士涉嫖案案情:按程序委托检方尸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