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类股票有泡沫吗

2017-06-09 09:19 来源:未知 作者:在线百家乐网上投注

科技类股票有泡沫吗



  今年(2017年)年初以来,在短短的5个月内,几大科技巨头的股价上涨都特别引人注目。比如Facebook上涨22%,亚马逊上涨24%,苹果上涨19%,谷歌上涨26%。

  因此很多投资者关心的问题是:科技类股票有没有泡沫?如果有的话,泡沫多大?

  要想把这个问题说清楚,让我们先把时间轴拉回到2000年,回顾一下历史上最大的科技泡沫。

  2000年3月10日,美国纳斯达克指数达到了当时的历史新高5,048点。整个世界为互联网带来的科技革命感到疯狂。

 

  以1999年年底的数据为例。当时美国市值规模最大的10家公司中,有6家属于科技类公司。成立于1975年的微软(MSFT),在1999年的市值超过了6,000亿美元。

  相比之下,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百年石油企业艾克森美孚(其前身为成立于1870年的标准石油公司)的市值还不到微软的一半,蓝色巨人IBM和当时全世界最大的银行花旗银行的市值,还不到微软的1/3。

  但是好景不长。纳斯达克指数在5,000点之上只是稍微停留了一小段时间,科技泡沫就发生破裂。在接下来的一年中,纳斯达克指数狂泻66%,下跌到2,000点以下。有不少名头很大的科技企业,其公司股票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废纸。

 

  比如美国最大的网上书店亚马逊(Amazon,上图蓝线),其股价从100多美元下跌到个位数,在短短一年内其股价下跌超过了九成。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公司之一思科(Cisco,上图红线),其股价从80美元下跌到13美元左右,下跌幅度达到84%。

  在这些“跌落到凡间的天使”中,有一家公司特别值得一提。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做Excite,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

 

  该公司由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几位大学生在1994年创办。一开始公司名叫Architext,后来改名Excite。在经历了几轮风险投资后,该公司的规模日渐扩大。在1990年代,Excite被评为互联网上最有价值的品牌之一。

  1998年,Excite的财务报表显示,公司在该年度亏损3000万美元。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该公司股价节节上升。1999年1月,Excite被另外一家互联网公司@Home以67亿美元的价格并购。合并后的新公司名叫Excite@Home。这两家公司的合并是当年美国规模最大的并购案之一。

  同样在1999年,两名名叫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的斯坦福大学学生找上Excite@Home,想把他们自己创立的一家名叫谷歌(Google)的公司出售。佩奇和布林一开始开价100万美元出售谷歌,但是遭到Excite拒绝。后来佩奇将出售价格降到75万美元,再次遭到拒绝。

  仅仅两年之后的2001年9月,Excite@Home由于现金流不继,向旧金山当地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并开始公开拍卖公司剩下的资产。这家公司在“鼎盛”时期的市值高达350亿美元。而到了2001年破产时,其拍卖的资产总额仅为3.5亿美元,是两年前的1%。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轴向前推进十多年,来到2015年。

  2015年5月,纳斯达克指数再次突破5,000点。这一次的突破,距离上一次纳斯达克达到5,000点的高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15年之久。而这一次的“牛市”似乎比15年前的那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7年4月,纳斯达克指数突破6,000点大关。曾今在2000年股灾中差点破产的亚马逊,其股价在2017年6月突破1000美元,市值达到4800亿美元左右,成为当今世界上市值排名第四大公司(截止2017年6月6日)。

 

  目前美国市值最大的十家公司中,有6家都是科技公司,前五名全部都是科技股票。苹果公司的市值(8000多亿美元)早已超过微软在2000年科技泡沫破裂前的市值巅峰。如果我们算上在香港上市的腾讯(2017.5.31市值为3250亿美元左右),那么全世界市值规模最大的十家公司中有7家都为科技企业。

 

  根据标准普尔公司的计算,在1999年科技泡沫顶峰时,科技类股票的市值占到标准普尔500指数的29%左右。以2017年5月底的数据来计算的话,目前科技类股票的市值占到了标准普尔500指数的23%,离当初“疯狂的顶点”已经不太远了。科技类股票的市值占比,几乎是第二名的医疗类股票市值(13%)的一倍。

  现在回到本文开头提的问题,今天的科技股大涨是不是泡沫?和1999/2000年那场泡沫有没有可比性?

  下面我们就来对比一下这17年前后纳斯达克科技股的差别:

 

  首先我们对比一下当时(2000年)和现在(2017年)的市值最大的十家公司。当时的Top 10巨头包括微软,思科,英特尔,甲骨文和戴尔等科技明星,而如今最出风头的则是苹果,谷歌,微软和亚马逊。

  从市值来看,如今前十的公司市值都超过了1000亿美元,要比2000年时高出不少。当时的十大天王,如今还在十大之列的仅剩微软,英特尔和思科。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

  下面我们再来对比一下纳斯达克在2000年和2017年的一些关键指标。

 

  目前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总市值,要比2000年高出43%左右。如果我们横向比较这两个时间点的股票估值(PE),就会发现目前的股票市盈率要比2000年时合理得多。

  以2016年最大的IPO,Trivago为例,其上市融资的规模大概在3.3亿美元左右,还不到1999年IPO冠军Charter Comms的融资规模的10%。由此也可让我们一窥当年IPO市场有多疯狂。顺便说一句,Charter Comms在2009年申请破产,在经过债务重组后,于2010年9月第二次在纳斯达克上上市。

  如果我们对比今天和17年前的科技公司分红总额,就会发现目前的公司分红要比那时候高得多。以2016年为例,纳斯达克指数的分红率大约为1.37%,虽然算不上很高,但和1999/2000年相比时则要健康的多。

  综合来看,目前的纳斯达克科技股票,从估值(PE),分红等方面来看,还没有到达1999/2000泡沫顶峰时的“疯狂”状态。当然,这并不代表股市不会下跌。一个更好的投资策略,是多元分散,控制成本,长期坚持。这样的投资哲学可以更好的帮助投资者避免由于类似2000年的股灾而遭受投资上的灭顶之灾。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是《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的作者。在当当,京东,淘宝,亚马逊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


上一篇:增持至5.01% 证金公司无意间举牌雅戈尔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增持至5.01% 证金公司无意间举牌雅戈尔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