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持新规下大宗交易仍活跃 玩转“百搭”新招

2017-06-11 15:07 来源:未知 作者:在线百家乐网上投注
减持新规下大宗交易仍活跃 玩转“百搭”新招

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沪深交易所随即出台了相应细则。

大宗交易减持模式已经无法玩转?现实却是,这种业务虽有所放缓,却依然活跃。Wind资讯统计,从5月31日到6月8日7个交易日里,A共发生252宗大宗交易成交95.22亿元,总共有49只溢价成交,203只股票折价交易。新规发布后的首个交易日,东方园林(002310.SZ)就以一笔超6亿元的大宗交易在圈内炸开了锅,安井食品(603345.SH)以高达14.41%溢价率通过大宗交易减持23.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5%。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私募和券商机构开始吆喝他们“创新”的大宗交易业务,例如发行信托产品进行接盘代持,员工接盘代持等;更新的玩法是,利用新规不限制股东减持集中竞价取得股份这点,通过“大宗交易”搭“集中竞价”实现股东与接盘方双赢;利用成熟的券商场内质押业务,通过“大宗交易”搭“股票质押”让减持资金尽快到位。毋容置疑的是,新规出台后,上市公司股东靠大宗交易套现,必须多种工具“大宗交易”。

依然活跃

减持新规对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统称大股东)、董监高、持有IPO股份或非公开发行股份的特定股东在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等减持方式都做出了限制。

新规规定,上述股东在任意连续90日内,通过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数量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股份的数量不得超过总股本的2%,合计不得超过3%。大宗交易受让后,6个月后才能在二级市场卖出。

对于减持量小(减持比例不超过1%)的上市公司,一般优先考虑通过集中竞价一次性减持股份。例如三六五网新规后首个交易日公告称,公司股东邢炜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3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0.1564%;6月1日盘后,神州信息公告,股东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持有的不超过963.4万股股份,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1%。

如果减持超过1%但不超过2%,大宗交易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据Wind资讯统计,从5月31日到6月8日7个交易日里,A股共发生252宗大宗交易成交95.22亿元,总共有49只股票溢价成交,203只股票折价交易,相比之前成交额有所下滑。经济观察报梳理得出,5月15日至5月26日这10个交易日中,大宗交易平台共有346只个股出现,合计成交额达296亿元。

以前大宗交易的盈利模式主要是通过加大周转率而获利,减持新规出台不久后,市场普遍认为这会使大宗交易的资金流动性受限,周转率下降,大宗交易将受致命打击。而从上述数据可见,短期内大宗交易虽然有所放缓,但并没有降到冰点。

多种工具齐下

减持新规中明确表示,股东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两种减持方式,半年只可以减持总股本6%的股份,而对协议转让减持的规定是,每个受让方最低要买总股本的5%,接受方再减持仍要遵守新规。

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适用于上市公司股权减持比例很小的情况,对于减持比例超过2%甚至在5%以上的情况,仅仅通过单一的渠道会变得很困难。“减持新规出台后,未来可能要使用多种工具,例如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或者其它工具,多管齐下才行,单一的工具可能比较难玩起来。”一位浙商证券投行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在一些上市公司最近的减持动作中,不难发现存在使用多种工具的迹象。

5月31日晚间,星河生物发布减持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计划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等一种或多种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54%。从公告中可以对其减持路径管窥一二:星河生物或将通过协议转让5%以上的股份,另外部分将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

新规并不限制股东减持集中竞价取得的股份,无论股东是什么身份。因此,一种新的玩法又涌现。据添睿资本吴腾介绍,股东和接盘方约定先通过大宗交易将股份转让给接盘方,6个月之后再通过集中竞价交易从接盘方处收购股份。一买一卖既可实现接盘方退出,股东也不再受减持限制,实现“双赢”。“股票质押”搭配“大宗交易”也可以玩出新花样。上述投行人士还向经济观察报透露,上市公司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由于大宗机构接盘后6个月才能转手,因此有些机构前6个月会帮股票转让方做代持,然后马上进行股票质押。“例如10个亿的大宗质押半年,打个五折可以拿出5个亿,然后机构又可以去接新的大宗交易。虽然股票质押融资也受到减持新规限制,但券商场内质押做的比较多,也比较成熟,资金一两周之后就可以到位。”上述投行人士称。

减持关键:交易的价码

减持新规实施后,如何找到对手方,特别是大宗交易、协议转让(5%以上股东)的对手方,成为减持能否成功的关键。

从纯市场的角度看,由于新规拉长了受让方出售股份的时间,因此找大宗交易和协议交易对手会比以前更难,换句话说,转让方的地位在下降,受让方的谈判空间会增大,处于更有利的位置,转让方为了促成交易或许会给出一些不错的条件。

吴腾认为,在减持新规的要求下,大宗交易6个月之内不能转让,要求接盘方给出九六、九七折这么高的折扣已经不太可能了,未来九折以下的折扣可能会越来越多。

从5月31日到6月8日大宗交易成交的情况来看,股票折价成交的情况依然居多,其中折价率最高的华测检测折价率达14.76%。

根据折扣和折价率的关系,大致可以推算出华测检测给到接盘方的折扣为八六折左右。那么这种折扣和机构的支付成本又有什么关系呢?假设某上市公司股东要解禁1000万股股票,如果以9.7折的价格倒给某机构,机构需要支付9700万元,如果以8.6折出让,机构需要支付8600万元,少了1100万元。

除了给出更低的折扣之外,股东也可能在其它方面满足接盘方的条件。例如,股东与接盘方就接盘方的退出价格进行对赌。例如交易双方可约定,假设接盘方最终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卖出股价低于成本价,则股东可向接盘方进行“差额补足”。

股票质押融资同理。上述投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以前有些券商为了抢业务,会给到股东六七折这样的优惠,未来由于受减持新规限制,券商、银行、信托等融资机构会要求更低的股票折扣、更高的维持担保比例,总体融资额会下降。假设折扣为四折的话,1000万市值的股票质押出去,获得的贷款即400万元。

吴腾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未来大宗交易或许会成为参与资本市场的一种主要的投资方向,除了集中竞价方式之外,对于那些大卖家、大买家而言,大宗交易这个工具在很多时候都能用得上,减持新规后亦如此。


上一篇:金融资产繁荣已谢幕 A股当前核心思路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