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立法呼之欲出 宁波限购

2017-11-12 10:02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增值税立法呼之欲出 宁波限购

10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和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的决定(草案)》。多位财税界受访人士普遍认为,上述会议结束了营业税暂行条例继续实施的同时,更释放出加快增值税法立法工作的信号。(中国经营报)

  孟庆伟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其中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10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和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的决定(草案)》。

  多位财税界受访人士普遍认为,上述会议结束了营业税暂行条例继续实施的同时,更释放出加快增值税法立法工作的信号。

  “目前增值税立法的草案已经在人大层面形成,但人大尚未在内部召开研讨,按照目前的进展,预计最快会在本届人大任期内(本届人大明年到期)进行首次审议。”一位财税法研究人士表态。

  立法进程加快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制定的《落实税收法定原则实施意见》,到2020年我国全部税种都要上升为法律,增值税作为税收收入占比最大的一个税种,其立法进程备受关注。

  11月9日,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务院常务会议表态要研究启动增值税立法工作,但按照税收法定原则,我认为应该立即启动草案审议,最快明年可以提交全国人大审议。

  “增值税法是初次立法,要为后面留足时间征求各界意见,如果立法工作继续推迟,意味着后面就会很仓促,比较合适的时间表就是2019年完成立法,2020年正式实施。”施正文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落实税收法定原则”。这是“税收法定原则”第一次写入党的重要纲领性文件中。

  所谓税收法定,是指由立法者决定税收问题的税法基本原则,即如果没有相应法律做依据,政府不能征税,公民也没有纳税的义务。征税主体必须且仅依法律的规定征税,纳税主体必须且仅依法律的规定纳税。

  记者了解到,目前涉及到改革领域的政策,一般都是按照先改革、后立法的路径来推进,增值税的改革也同样采取这个模式,营业税改增值税实现了两套文件并轨。随着“营改增”正式完成,下一步就是增值税立法。

  11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财经委关于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主席团交付审议的代表提出的议案审议结果的报告。

  包括增值税立法工作和修改税收征管法在内的8个立法项目属于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项目,建议起草单位加快工作进程,条件成熟的,尽快提请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未能提请本届审议的,建议继续列入下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

  财政部部长肖捷指出,要按照税收中性原则,深入推进增值税改革,进一步健全抵扣链条,优化税率结构,完善出口退税等政策措施,构建更加公平、简洁的税收制度。结合增值税改革进程,推进增值税立法,最终形成规范的现代增值税制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认为,增值税是一个中性税收,但随着营改增的推进,增值税被大量赋予调节功能,未来立法工作中应该强调减少调节作用,强调中性原则。

  目前,在我国现有的18个税种中,以法律形式存在的税法只有三部,即企业所得税法、个人所得税法、车船税法。而增值税、消费税等主体税种,都是由国务院制定暂行条例开征。

  根据全国人大税收法定的要求,下一步相关部门将启动增值税立法,通过立法巩固改革成果,确立比较规范的消费型增值税制度。

  价内税转向价外税

  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财税改革的重头戏,减税效应持续释放。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经法律程序批准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原来实行营业税的服务业领域已统一征收增值税,实质上全面取消了实施60多年的营业税,营业税暂行条例实际已停止执行。

  营业税是对在中国境内提供应税劳务、转让无形资产或销售不动产的单位和个人,就其所取得的营业额征收的一种税,属于价内税。增值税是以商品(含应税劳务)在流转过程中产生的增值额作为计税依据而征收的一种流转税。增值税实行价外税,也就是由消费者负担,有增值才征税,没增值不征税。

  营改增其意义不止是减税,更有力地促进了产业分工优化,拉长产业链,带动制造业升级和服务业发展。

  “去年营改增扩围后,公司提供清洁服务获得进项抵扣税额204万元。经过综合测算,我们的成本大为减少,盈利能力更强,并且有更多的资金去拓展新项目。” 无锡市金沙田科技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陈翔称。

  资料显示,金沙田科技有限公司原为单一电动车制造企业,营改增后向专业化、高端化进军,扩展成为环卫设施、机器人研发、制造、运营服务、再生资源处理应用的综合环境服务制造企业集团。

  对此,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林江认为,全面推行营改增,在为企业实质减税的同时,也引导企业集团把部分现代服务业从集团母体之中分离出来。在为母体企业服务的同时,也为市场上的其他企业提供服务,从而助推全社会现代服务业的蓬勃发展。

  据统计,在营改增拉长产业链、扩大税基的作用下,2017年前三季度,全国四大行业营改增纳税人月均增加20.7万户,明显高于2016年的月均增加8.4万户。

  为巩固和扩大营改增大幅减税成果,常务会议决定必须修改相应法规,并重新以法规形式确定下来。

  同时,目前对部分行业实施的过渡性政策保持不变。考虑到下一步深化改革的实际需要,草案明确,对纳税人缴纳增值税的有关事项,国务院或经国务院同意由财政、税务主管部门另做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执行。


上一篇:股市繁荣和印度税改双重夹击 楼凤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股市繁荣和印度税改双重夹击 楼凤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