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银行中年焦虑:遭遇创新

2019-09-08 12:50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招商银行中年焦虑:遭遇创新

  招商银行32岁了。而立之后、距万亿市值一步之遥时,招商银行的危机与焦虑以“朋友圈热文”公之于众。
 
  8月23日,招商银行(600036.SH,以下称招行)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招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383.01亿元,同比增长9.64%;实现归母净利润506.12亿元,同比增长13.08%。截至2019年6月30日,招行资产总额为71931.81亿元,负债总额为66191.86亿元。不良贷款率较2018年末下降0.13个百分点至1.23%。市值也再次突破9000亿元,离“万亿市值”仅一步之遥。
 
  然而内部的危机和焦虑与靓丽的财报并存。
 
  此前不久,招行的“热文”在朋友圈刷屏。这篇名为《招行离冬天还有多远》(以下简称《冬天》)的文章是招行内部平台——蛋壳上的热帖,文章直言不讳,直击陈弊,并直言招行“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这种危机源自行长田惠宇在讲话中痛陈内部管理问题,认为企业内部充满了骄傲自满情绪,大企业病越来越多,因此提出“向一线赋能、为基层减负”的策略,要全面推动3.0管理新模式。
 
  最近两三个月,招行曝出的问题和批评不断:从钱端14亿“爆雷”争议,到状告光大资本35亿,再到近期员工文中提及的ETC错失先机、悦跑圈“造假”,而招行行长也在讲话中提及的因保险回扣取消相关保险公司准入资格问题。招行到底怎么了?
 
  “零售之王”的“中年焦虑”
 
  招商银行亮眼的年中报与焦虑并存,“零售之王”的高光并不能给招商银行带来长期的安全感。由于银行间的壁垒很小,所以竞争同质化,因而成本不断上升,再加上互金、信托等理财平台的分流,银行的利差在不断缩减。
 
  “零售之王”的养成
 
  作为中国第一家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诞生于1987年。在王士祯、马蔚华、田惠宇三位行长的带领下,招行逐步被打造成为中国优秀的零售银行之一,各种赞美中,“零售之王”在金融圈广为流传。这种“赞美”主要是其在银行零售业务变革的几个关键阶段,都扮演了行业创新者和引领者的角色,能够比竞争对手早一步卡位。比如,零售1.0时代,招行一卡通替代存折;零售2.0时代,财富管理替代存款中心;零售3.0时代,招行 APP经营替代卡片经营。
 
  招行的零售优势为自己带来了低负债成本和丰厚的非利息收入,再加上资产总额不是非常冗重,所以具有较高的资本收益率。招商银行已经基本将自己打造成了靠零售取胜的轻型银行。
 
  这些从其2019年年中财报上就能窥见一斑。半年报显示,招商银行的银行卡手续费收入为96.54 亿元,主要来自信用卡中间业务,低于浦发银行(11.690, 0.07, 0.60%)(600000.SH)的146.27亿元。此前2018年年报中该项数据也不及浦发银行,更不及中信银行(5.770, 0.03, 0.52%)(601998.SH)。
 
  这与其坚持的“零售银行”为战略重点不无关系。
 
  从2004年开始,招行便明确将零售银行业务视为战略重点,2005年该行把零售业务和中间业务正式作为“经营战略调整”的方向,提出了“加快发展零售业务、中间业务和中小企业业务”。至2014年时,公开资料显示,招行加强了多条腿走路战略,实行银行“一体两翼战略”。 “一体”是指零售银行,“两翼 ”就是公司金融和同业金融。
 
  其中,“一体”的零售银行业务,凭借着“招商银行”和“掌上生活”两大APP,截至2019年6月底,招商银行APP 累计用户数达 9275.80 万户,借记卡数字化获客占比提升至 25.78%;掌上生活 APP 累计用户数达 8083.94 万户,信用卡数字化获客占比提升至 62.65%。零售客户数达1.34 亿户(含借记卡和信用卡客户),较上年末增长 7.12%,其中金葵花及以上客户(指在招行月日均总资产在 50 万元及以上的零售客户)255.94 万户,较2018年末增长 8.33%;管理零售客户总资产余额 72588.38 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6.71%,其中管理金葵花及以上客户总资产余额58884.2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90%。
 
  “两翼”为公司金融和同业金融。目前,招行全面推行战略客户集中经营,并建立了机构客户、小企业客户、同业客户、离岸客户等分层分类、专业专注的对公客户服务体系。其中,在基础客群方面,截至6月底报告期末,公司客户总数 196.06万户,较2018年末增长 5.52%。战略客户方面,截至6月底,招行总行级战略客户数 282 户,较上年末增加 31 户;机构客群方面,截至6月底,招行机构客户数 3.30 万户,而机构客户人民币存款年日均余额 8123.86 亿元;小企业客群方面,截至6月底,小企业客户数 185.45 万户,较年初增长 5.85%;同业客群方面,截至6月底,招行总行级同业战略客户 67 户、分行级同业战略客户 196 户。
 
  同时,在2017年底提出的“金融科技”的加持下,截至2018年底,“招商银行”和“掌上生活”两大APP的月活跃用户(MAU)达8104.67万,较2017年年末增长47.24%。截至2019年6月底,“招商银行”和“掌上生活”两大 APP 的月活跃用户(MAU)达 8511.11 万户,较2018年年末增长 5.01%。
 
  瓶颈与壁垒
 
  《冬天》一文写到,招行之所以还能舒服赚钱,原因是支付宝一代还没有成长为社会中坚力量;其次企业金融整体上还没有实现数字化。但是这两个条件再过几年就不复存在了。就眼下而言,BAT和大行用B2B2C模式接触零售客户时,招行对公业务这个薄弱环节一旦攻破,零售优势也将无险可守。而且过去几年,全行业向零售转型,建行、平安在场景端高歌猛进。但是招行对周围变化漠不关心,认为大行体制僵化、平安急功近利,但实际上并不了解战场实力。
 
  尽管招商银行方面未回复《商学院》记者关于《冬天》一文真实性的采访,但从业内专家的观点来看,招行是存在瓶颈和壁垒的。
 
  “招行零售金融的增长会到瓶颈。”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招行作为股份制银行的代表仍然有许多短板,例如对公业务并非招行强项,几大国有行更占上风,所以G端市场还需要大量的布局,而且目前已经到了资管新规过渡阶段的尾声,拥有近两万亿理财规模的招行转型压力巨大。
 
  在宋清辉看来,由于银行间的壁垒很小,所以竞争同质化,因而成本不断上升,再加上互金、信托等理财平台的分流,银行的利差在不断缩减。而企业的资金需求也不如过去那么稳定且大量,而是更容易受到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
 
  在宋清辉看来,招行在零售金融曾经是一骑绝尘,但如今已今昔非比:一是实体经济下行,金融市场进入存量竞争时代;二是金融科技在逐步蚕食着传统金融市场,并以低成本覆盖下沉市场;三是大企业病越来越突出,体制、机制臃肿,包括招行在内,早已没有了马蔚华时期的狼性,并面临着客户“老龄化”现象。现在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那么追崇招行,而是转而选择支付宝或者百信银行、微众银行这种更加年轻的互联网银行。
 
  从银行业的全局性周期形势来看。这些年银行业面对着“三座大山”压制:利差减小,表外杠杆被严加监管,资本充足率导致的资金饥渴。
 
  尤其在近期各种风波中,招行这种焦虑的声量似乎超过了它的业绩。

上一篇:银行和房企的紧密配合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银行和房企的紧密配合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