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必看!四季度A股怎么走?

2019-10-03 10:30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股民必看!四季度A股怎么走?

  在这个国庆长假期间,作为专业资管媒体,基金君特地邀请了国内知名的公募基金经理、私募投资经理和券商投资主办们亲自撰文,总结前三季度股市和债市行情,分析未来资本市场机会和投资布局,为大家节后的投资布局做一个参考。今天共有八位知名公募基金经理来稿,他们怎么看待四季度市场呢?
 
  南方基金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权益) 史博:
 
 
  基建投资托底经济、高科技投入促转型将成为常态
 
  今年前三季度A股表现不错,累计涨幅超过20%,按照成熟市场定义,实质已是牛市,这与去年底市场极度悲观的心态反差明显。究其原因,是经济基本面的缓慢变化和投资者预期剧烈转向之间的矛盾。去年底时,市场给予沪深300仅10倍的静态PE,远低于2008年最底部时的13倍,相当于预期了再来一轮全球金融危机,而且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更甚于2008年。站在当时时点,我们承认在外围争端和去杠杆的双重压力下,中国经济面临一定的困难,但如果枉顾外围争端缓和的可能、去杠杆政策已经转为六个“稳”政策的事实,一味看空A股是不可取的。随着今年一季度估值修复行情的展开,市场预期急剧转向外围争端的彻底解决和经济新周期的开启,这显然也是不可取的。
 
  对经济增长阶段的准确定位和重视逆向投资思维,将有助于规避上述资产配置的失误。高层的定调其实已经非常明确——我国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为中高速增长阶段,在稳定的前提下要化解中长期的系统性风险、抑制资产泡沫,大力扶持高科技、创新型产业,加快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本轮经济的磨底期可能比较长,主要原因是货币、财政政策的放松会很缓慢,也会很犹豫,投资者期待通过货币大幅放松、刺激泡沫的方式实现立竿见影式的效果可能是过度乐观的;而通过改革释放红利、研发促进效率的方式提高潜在增速,见到效果是需要时间的。当然,在经济下行速度过快、影响就业、社会预期和企业家信心时,该出的稳增长政策也会坚决地出,投资者要在市场悲观时记得中国经济的长期韧性和大市场的回旋余地,要相信政策工具箱储备还是很充足的。
 
  因此,在经济略微减速,基本面偏稳定的背景下,结合整体估值水平偏合理,判断A股具有配置价值,预期资本市场仍然是震荡慢牛或者波折性牛市,不太可能是快牛和大熊市。在极端时期,市场预期大牛、快牛或者大熊市时,投资人应保持独立思考,适当逆向思维仍然很有必要。
 
  而全球普遍面临需求不足、货币刺激效果边际递减、收入分配不均的困局,各国寻找新的增长动能,让全球经济较快地进入新周期,也是比较困难的。同时,海外发达市场股市、特别是美股估值性价比不够,因此投资价值弱于A股。
 
  选股上,应当继续坚持价值投资。在注册制和退市制度双管齐下,外资持续流入争夺定价权,市场机构化倾向明显的背景下,绩差股可能依然没有机会,投资人仍需聚焦价值投资和好公司。在估值合理的前提下,既可以是持续高ROE的版块,也可以是寻找ROE拐点的领域。当然,市场对ROE的重视在逐渐增加,定价的效率也在逐渐提高。这里提供两个思路对ROE的质量进行更细致的区分,其一是源自宏观经济高杠杆而出现的微观企业过度负债,因此很多高ROE公司的现金流基础还需再仔细鉴别,如果是牺牲了现金流的健康换来的高ROE可能也不是真实的价值,要留一份清醒;其二是可以借助ESG状况(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来推测高ROE的持续性。海内外大量研究结果表明,ESG可以为投资者剔除有相关风险的公司,进而创造超额收益,ESG投资或许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A股投资的新旗帜。
 
  行业选择上,面临不小的困难。传统的高ROE板块,例如消费中的家电、食品饮料等行业持续跑赢沪深300已经将近4年,当前它们的估值也普遍处于历史中等偏高位置,因此,短期内,行业性的大幅超额收益较难持续产生。而除此之外,A股就很难找到普遍高ROE的行业,因此未来几年的投资难度是明显上升的。投资人除了自下而上的精选个股外,从行业层面,还可以关注中国经济将告别地产时代的事实,应当认识到,基建投资托底经济、高科技投入促进转型将成为常态,相关产业的绩优龙头个股将持续受益于此,其中一定会产生出好的投资机会。
 
  博时基金黄瑞庆:什么是健康的股市?
 
  最近一些年份,国外股市的持续长牛与国内股市的剧烈波动形成鲜明的对比,引起了市场的关注。从中国的经济增长、就业情况、企业盈利和股票估值来说,股票市场的价格表现似乎有效性不够。实际上,如果认真思考资本市场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我们就会归结到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健康的股市?
 
  从逻辑上和经验上,我们可以很容易说出几条健康股市的标准:一是合理的定价,反映企业基本面的价值;二是足够的流动性,便于股东买卖交易;三是守法的行为,所有市场相关主体均自觉遵守市场规则,保护交易的公平公正。
 
  如果把股票市场看成一个整体,或者说看成一个公司,中国股票市场所对应的整体公司基本面是非常健康的。从九十年代以来,中国上市公司经历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0年前后的网络股泡沫,2004年的国内宏观调控,2008年的欧美债务危机,2013年的国内紧缩调控,2015年启动的供给侧改革,2018年出现的民企抒困等,经历了这么多次宏观环境的剧烈动荡和冲击,企业整体的经营业绩如果用每年的净资产收益率(ROE)来衡量,长期均值在12%左右,最高的时候接近18%,最低的时候也有大约8%。
 
  从基本面上看,可以说中国的上市公司是有投资价值的,并且相对稳定,上市公司给股东提供的是一个非常良性、稳定而且波动较窄的年化收益率区间。但是从市场面上看,股价的回报率则大不一样了。中国A股的市盈率有两个特征:一是长期波动区间大约是在10倍到60倍之间,因此价格经常是长时间、大幅度地偏离基本面,二是长熊短牛,与持续稳定的ROE水平形成鲜明的反差。投资者的投机心态与市场的价格特征互相影响、互为因果,导致了中国的股票市场缺少真正的长期配置型投资者、长期价值型投资者。
 
  为什么良好的基本面没有带来一个价格相对稳定的股市?2000年的网络股泡沫破灭后有很多人思考这个问题,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那是因为中国的股票是分割的市场,大股东在具体经营企业但是大股东的法人股股票不能流通,导致:(1)大小股东利益分割,大股东似乎仅仅是来股市融资,股票在流通股东之间交易,慢慢地,投资就变成了投机,交易就变成了博弈;(2)股票价格出现投机特征时,大股东由于无法参与股票市场的买卖,也无法抛售股票来平抑市场过热的情绪。也就是说,这种基本面和市场面利益的分割导致了股票市场的价格与基本面脱钩。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2005年开始,国家用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启动了股权分置改革,通过大股东直接给流通股东让利的方式,让大股东持有的法人股获得了上市流通的权利,解决了资本市场的这个历史遗留问题。由于2005-2007年两年牛市,实际上全市场都认为股票市场很完美,所有问题都似乎解决了。
 
  但是其实全流通机制的设立,只是搬走了绊脚石。紧接着2008年的急速暴跌把牛市打回原形,2009年又重新开启了一轮长达六七年的小盘股牛市,可能由于估值扩张的吸引力过大,多数大股东,尤其是民企大股东不但没有利用牛市减持股票,反而还做了大量的再融资,经营上的杠杆也不断扩大。基本面和市场面的第一次利益上的紧密结合不是在市场定价远高于基本面合理估值时大股东抛售股票,而是大股东为了“利益最大化”上了经营杠杆,此外,每年定增规模都上万亿也助力了总资产规模的扩张,另一方面中小流通股东则上两融杠杆,结果催生了一个更大的泡沫。2015年股市异动,虽然政府启动了国家层面的救市,对于卖出交易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市场在2016年依然经历了熔断下跌,又过两年到2018年,不少民企、尤其有一定负债的民企,进一步恶化到需要全社会的抒困和救助。在泡沫破灭后的主动或者被动去杠杆的过程中,价格和利益已经沦为次要问题,对于不少企业而言,流动性变成一个象氧气一样的事关生死存亡的最重要问题。
 
  股票的流动性分成两种,一种是好卖,一般在市场情绪高涨的时候,伴随股价的上升,成交量逐步放大,股票交易的流动性很好;另一种能卖,一般是在市场情绪低迷的时候,尽管股票价格较低、往往也是企业最需要资金的时候,这时候股票依旧能够变现,企业信用能够维持是非常重要的。经历了前面二十多年的经济动荡和股市波动,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对于需要保持资产的流动性、盘活存量资产做好结构调整、降低经营杠杆,切实提升企业应对经济波动的能力等方面有了深刻的共识。

上一篇:银行三年大额存单利率4.18%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银行三年大额存单利率4.18%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