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骗局:为帮子女置业 投资80万元分文无归

2017-03-20 19: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由于患上脑梗塞,一年之后便已半身不遂,70岁的胡效敏躺在沙发上,身体彻底垮了。尽管如此,老人却欣慰的是,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她共花80万元先后投资了6个“项目”,按照合同,回报可达数百万元。
  生病后,她将这笔丰厚的“遗产”告诉了儿子,然而,巨大的打击也随之而来——这6笔“投资项目”竟全是针对老年人所设的骗局。
  原本是想给儿子一份惊喜,如今很多迹象却表明:所有的投资都将血本无归。
  更让老人一家苦闷的是,如今没钱看病和心理上巨大的落差,加上还要在每天领取小礼品的骚扰电话中,毫无尊严地生活下去……
  1
  隐瞒的遗产
  “我有80万元的投资 以后都交给你了”
  3月初的一个周末,胡效敏的儿子陈杰过来了。早上9点,他将母亲扶到沙发上躺下,并为其盖上被子。
  2016年4月,胡效敏在家中突发呕吐,随后出现短暂休克,经检查,被确诊患上了脑梗。一年来,病情愈加严重,下半身瘫痪,生活已不能自理。由于老伴一人无法照顾,陈杰便辞去了工作,隔三差五就到母亲身边,照顾她的起居。陈杰为母亲按摩
陈杰为母亲按摩
  “你着急走不?”胡效敏问儿子。“要回家照顾娃娃”,陈杰答道。想起心里面的这件重要的事,老人还是决定要将它告诉儿子。她叫住儿子:“你来,我给你说个事。”
  觉得母亲有点不对劲,陈杰的心沉了下来。
  “我从2011年开始,投资了几个项目,现在我这样子,可能没法管了,你去帮我看一下,能收多少钱。”老人娓娓说道。
  “你投了多少?”儿子问。
  “大概七、八十万吧。”胡效敏指了指自己的房间,说所有的投资资料都在里面。陈杰吓了一跳,他打开一个盒子,里面堆满了各种项目的合同、材料和借款单。
  根据资料中注明的金额,母亲共计投入了80余万元。“反正这些以后都是你们俩兄弟的。”说到这里,胡效敏精神好了一头。
  “妈,等我给你看一下。”陈杰将所有资料拿到客厅,掀开窗帘,依次翻阅起来。
  不安的遗产
  6年间投资6个项目 至今连本钱都未收回
  “你这些借条还盖了手印的啊。”巨额投资带来的不安一下子消散了,陈杰看了欠条中注明的借款人——张春明,此人是成都世晖旅游项目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根据借条显示,胡效敏在2011年先后借给对方48万元,至今未收回。
  胡效敏说,当年她参加世晖的一个旅行团,去海南、长白山耍了两次,“在景区,旅行社的人说团费不够,要向跟团的老年人借钱,后来本该归还的钱,被旅行社说服去投资了老年公寓。”
  “妈,这些年都没有音讯,你是不是被骗了?”陈杰一下子不安起来。
  听到这里,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到了胡效敏的心中。
  除了世晖公司盖了手印的借条,其余的投资项目似乎要“正规”很多。在2011年,胡效敏投资了一份私募股权基金,向一家名为“天津海之龙”的公司投入了16万元,协议中称:投资时间为2011年9月23日至2012年3月22日,投资基金的收益为所投资金的10%,也就是说,半年时间老人可赚取1.6万元。
  而如今,时隔5年,连本也没有收到,而协议的原件还在家中。
胡效敏手中的借条
胡效敏手中的借条
  两年之后,胡效敏又出资6万元,入股一家名为北京精彩无限文化传播的公司。尽管持有一张权益证书,但老人称,一直以来都没有过任何收益。
  2014年到2016年,老人又先后投资了3家公司,其中向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2万元,向重庆绍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都公司投资了5.5万元,两份协议上均写明了每月收取的利息比例,而目前协议都已过了借款期限,借款协议却仍然保留在胡效敏手上。
  胡效敏说,在支付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的2万元钱时,对方只收取了1.8万,当场返回的2000元作为接下来5个月的利息,提前支付。而从第6个月开始,每月的400元利息再没有收到过。同样,重庆绍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都公司在第一次收取胡效敏33600元时,也当场返还了600元,作为第一个月的利息,此后便再无后话。
  老人的第六项投资,是将5.5万元借给成都兴海碧城林建筑规划有限公司,借款期限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11月,公司承诺给老人一定比例的分红,借款到期后将归还老人投资款或兑换成等值的相应房产。“如果真的兑现了,这些借条、协议都应该收回或者作废。”
  看到这里,陈杰已不忍再往下翻阅。
  投资追踪
  1家公司被查 5家公司已联系不上
  为了弄清楚母亲的投资,究竟还有无收回可能性,陈杰开始逐一对这些投资项目进行了解,不过,第一项投资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陈杰在网上看到,该公司在6年前曾因欺骗老年人而被查。有报道称,这家成立于2010年7月的公司,专为老年人提供健康养生旅游服务,却并非旅行社。他们先是以低价吸引老年人,稳定客户后,公司以投资为由,向客户借钱,数额几万元不等,并承诺高额的利息。
  该公司的欺骗手段,和胡效敏所述经历刚好吻合。而据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因流传作案,向老人借钱的世晖公司负责人张春明已于2011年涉嫌非法集资,在成都被乌鲁木齐警方抓获。
  “那我这些钱找谁要?”胡效敏疑惑了,一家人也都陷入了苦闷的沉思。
  最近一周,陈杰根据部分项目协议上留下的电话拨打当初接待老人的成都兴海碧城林和重庆绍河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电话均已变成了空号。而天津海之龙公司合同封面上的两个座机号,也被告知并不存在。
家中的所有投资资料
家中的所有投资资料
  “被骗了,他们是蓄谋的。”
  根据胡效敏6份“投资项目”协议中注明的公司地址,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挨个探访。经了解,有5家公司在2014年到2016年先后办理了协议中的办公地点,莱蒙都会商务中心物业人员说,成都兴远兴公司在2016年12月就已搬走,今年以来,有不少老年人前往物业打听该公司的消息。而位于华敏翰尊国际大厦的北京精彩无限文化传播公司成都公司,也是大门紧闭。
  老人的心思
  想以投资再挣点 为孩子们置点业
  在退休前,胡效敏是一名语文老师,因中途跳槽去了一家私立学校,较高的收入让她的手头逐渐宽裕。“以前我们家是做生意的,父母去世后,又留下了几十万。”老人说。
  胡效敏被骗始于2011年参加世晖旅游公司的旅行团,她说,以前工作时没有时间出去耍,退休了就想好好享受晚年生活,世晖的低价团正好符合她一向勤俭节约的生活态度。而在海南的酒店内,公司员工称团费不够就向老人们借钱,声称会将钱置换成老年公寓,老人们每年可以收租金。“我当时就想,手里有点钱,银行利息低,可以投资,给孩子们挣点钱。”
  陈杰原先在一家红酒公司跑业务,弟弟在承包工程,不过在胡效敏看来,这些体制外的工作并不稳定。“不像我当老师,可以吃一辈子,他们那种工作都是帮人打工,我就想退休再挣点钱为孩子置点业。”
  2010年的一天,太升南路街头一张关于“隆百铁路”工程的宣传单,让胡效敏看到了挣钱的希望。“国家工程”、“年底分红”、“竣工后邀请去坐首趟列车”,胡效敏的心随着这些宏大的说辞激动起来,在参加一次集体讲座之后,一对一的客户经理开始对她进行重点关照,那一次胡效敏出资了38万。
  当年,儿子陈杰及时察觉,“根本就没有修这条铁路。”在软磨硬泡之后,索性给出的钱全部要回。不过在第二年,一系列的投资项目开始向胡效敏席卷而来,据她所说,天津海之龙、成都兴远兴、成都兴海碧成林3家公司,均是以前“隆百铁路”项目的工作人员介绍去的,“有很多老年人,还领了礼品。”
  一开始,她本想将投资的事告诉儿子,但怕遭到反对。“不管能不能赚钱,我就想去试一下,但是他们(儿子)肯定不同意。”明知孩子们不同意但自己执意要去,老人认为自己去参加了讲座,了解这些投资项目,而孩子们并不了解。
  只是有时候和投资公司员工的通话被陈杰发现后,胡效敏也不得以说出自己投资的事,但一般10万元的投资,她只说1万元。“如果不是我病了,这个事我都不打算现在说的,我想以后给他们一个惊喜嘛。”


上一篇:周晶:2017年全球最好的投资理财机会在中美两国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