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落马官员警示录:鞋盒果篮纸箱送来大量现金

2017-05-21 14: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王洪钟 
王洪钟 
  2014年8月26日,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区长王洪钟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经查,2001年至2013年间,王洪钟利用在北京市密云县、门头沟区担任领导干部,负责密云县、门头沟区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或索取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396万余元。此外,2010年至2012年在担任门头沟区区长期间,王洪钟违反规定拆除门头沟区体育场,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随后,王洪钟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5年12月,王洪钟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因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 
 
  收受好处搞利益输送, 
 
  上下其手干预工程建设 
 
  “我经历了多个工作岗位,特别是对城市建设、城市拆迁、工业开发区建设有一定的经验……”《忏悔书》中,行笔至此,王洪钟心中想必会涌起一番自矜。 
 
  王洪钟在担任北京市密云县县长、县委书记和门头沟区区长期间,正值上述两区县城市建设快速推进期。在他主导下,市政建设、棚户区改造等方面上马了大量工程。特别是到门头沟区后,王洪钟主导进行了230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改造,建成一湖十园、五水联动的城市景观体系,城市面貌发生巨大变化,基础设施环境得到较大改善。 
 
  大量工程建设也意味着大量资金投入。面对政府工程这块“肥肉”,众多建筑行业商人循迹而来,“虎视眈眈”。而主导这些工程的王洪钟,自然成为商人们“围猎”的目标。为拿到工程项目,商人们不惜成本拉拢腐蚀有关领导干部。在王洪钟的违纪违法问题中,工程建设领域相关问题占了大多数。向其行贿的人绝大部分也是从事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的商人。 
 
  对别人送来的钱物,王洪钟起初也主动拒绝或退回。但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就慢慢习以为常。面对在鞋盒里、水果篮里、纸箱里送来的大量现金,王洪钟心知肚明,但仍来者不拒,坦然收下这些“礼物”,享受着权力变现带来的优裕生活与满足感。来来往往次数多了以后,一些工程建设领域的商人甚至被他纳入自己的“朋友圈”。经营石材的李某某,是王洪钟在房山工作时认识的。到密云和门头沟工作后,王洪钟仍想方设法让李某某承揽工程、供应石材。精明的李某某赚得盆满钵满,自然也不会忘记“孝敬”王洪钟。而后者不仅“理所当然”地收受,甚至主动索取。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不求回报的行贿。收受好处的王洪钟利用职务便利,任意插手工程建设多个环节,为老板们“拿下”项目发挥作用。他或表面上提出承包商范围由下属决定,实则早已暗示下属选取与自己有利益关系的公司承包工程,有时甚至直接指定承包商;或在建筑材料采购环节,直接指令有关公司采购向其行贿的厂家材料;或在土地出让和手续办理方面,为有关人员提供便利,等等。 
 
  大干快上揽政绩, 
 
  “任性区长”“边建设、边审批、边招标” 
 
  在错误政绩观的驱动下,王洪钟任职期间存在大量不经集体决策、不经法律程序、不正确行使职权的行为。 
 
  在密云任职期间,王洪钟对该县老城区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他仅用短短三年时间,就将县城内低矮平房全部拆除。在门头沟任职期间,王洪钟一上任就推进大量拆迁工程和市政工程,追求看得见的政绩。老百姓甚至用“王指倒”来形容他在拆迁等工作上的速度和力度,称他“指哪儿哪儿倒”。 
 
  由于按规定程序办理规划和施工许可、进行招投标用时较长,急于看到“成效”的王洪钟就绕过这些法律和制度规定,主导了大量“边建设、边审批、边招标”的“三边”工程。有的工程没有办理开工许可,就直接破土动工;有的工程没有办理规划变更,违法用地;更有的工程直接违反了国家关于土地规划方面的强制性规定,结果建成的是一个违法建筑。 
 
  在决策大额资金使用、重大项目等“三重一大”事项时,王洪钟常常不按照程序规定报区委常委会讨论同意,而是在他主导的区政府常务会上通过以后就开始执行,有的施工项目甚至连会议都是事后补开的。比如,按照门头沟区关于“三重一大”决策事项的规定,超过1000万元的财政资金支出,经区政府常务会审议后,须报区委常委会同意才能执行。但习惯了“一言堂”的王洪钟,仅仅在区长办公会上提出某一事项并形成会议纪要,就拨付1800万元扶持资金给某房地产企业。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对时间和速度的盲目要求,使得几乎所有工程建设方面的程序规定到了王洪钟这里,都变成一纸空文,取而代之的是会议纪要和王洪钟本人的命令、批示。 
 
  王洪钟的行为不仅严重违反依法行政原则,削弱了国家法律和政府的公信力,给公共财产造成严重损失,同时也为他为所欲为、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正如王洪钟在悔过书中所写:“在这些工程建设时,没有按有关程序规范建设,特别是没有规范的招投标程序,只是图时间、赶速度、要进度,这就为不正之风留下漏洞。” 
 
  恃功骄横,民主生活会上 
 
  自我隐瞒、欺骗组织 
 
  工程建设方面的“大动作”“大手笔”带来了城市面貌的变化,也让王洪钟赢得了“有魄力、能干事”的评价。 
 
  面对大量工程建设方面的“显绩”,王洪钟居功自傲之心渐生,把成绩当作任性的资本,唯我独尊。他更加肆无忌惮地漠视制度规定、党纪国法,片面认为这些约束都是他开展工作的绊脚石。在他眼里心里,只要能干成事,用什么手段和方式都无所谓。自我膨胀的王洪钟甚至还产生“回报”心理,认为自己短期内打开落后地区的工作局面,拿一些钱也没什么大不了。 
 
  由于王洪钟是政府“一把手”,作风又强势,区政府常务会和区长办公会成为他的“一言堂”,很少有人敢于提出反对意见。下属部门被他如臂使指,有的甚至还主动靠上来,为王洪钟谋取利益大开方便之门。尤其在王洪钟担任区长初期,只要不合王洪钟的心意,官位就难保全的例子时有发生,也给后来者形成“警示”:凡是王洪钟的指示,一定要照办、快办、办好;凡是王洪钟说的工程,一定要干好;凡是王洪钟找的商人,一定要用。 
 
  在王洪钟接受调查之前,市委有关领导也曾找他谈过话,严肃指出其工作中的问题,并要求他改进。但“能人”光环让王洪钟忘乎所以,根本听不进领导苦口婆心的忠告。后来市委领导参加门头沟区民主生活会,这本是一个放下身段和面子,进行自我检查、党性分析,向组织坦白从宽的好机会。但王洪钟顾虑重重,始终没有鼓足勇气迈出这一步,不仅欺骗了组织,也害了自己。 
 
  直到接受组织审查,王洪钟才认识到自己“触犯了党纪国法”。可惜,如他所言,“世界上根本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要想不后悔,就别做错事。” 
 
  王洪钟 
 
  悔过书 
 
  我怀着极其悔恨的心情写这份检查。从(2014年)8月26日市纪委对我立案审查,到今天已经24天了。这二十多天来,我无时不在深深地责备自己,觉得对不起党组织多年来的培养和期望。我一定借这次机会,洗刷自己的心灵,端正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正视错误并深究根源,尽快交代自己的问题,争取市纪委和党组织的宽大处理。 
 
  我从1983年4月在房山区霞云岭乡参加工作至今,已30多年。从房山区到密云县,后到市政市容委,再到门头沟区,可谓一路风雨坎坷。是党组织的教育和培养,让我从一个普通农民的孩子成长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自己非但没有珍惜,还触犯了党纪国法。对此,我要深究思想根源,认真进行反省,并用实际行动改正错误。 
 
  一、没有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权力观。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对主观世界的改造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而自己长期以来在改造主观世界上放松了标准,失去了准则,更是没有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牢牢记在心上。自己以权谋私,而且执迷不悟,最终酿成严重后果,现在再后悔也晚了。现在我才明白:世界上根本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要想不后悔,就别做错事。做了错事就必须承担责任,必须改正错误,这才是唯一的出路。 
 
  二、依法行政的意识差,没有自觉置身于党组织领导之下。回想这些年来的工作,从房山区到密云县,到市政市容委,再到门头沟区,自己也大刀阔斧地干了一些事情,改变了几个地区的面貌。特别是到门头沟区后,主导进行了230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改造,建成一湖十园、五水联动的城市景观体系,城市面貌发生较大变化,基础设施环境得到一定改善。但在这些工程建设中,自己没有按照有关程序规范建设,特别是没有规范的招投标程序,只是图时间、赶速度、要进度,为不正之风留下漏洞。另外,还有一些重大项目没有上常委会研究,平时只与主要领导沟通后就干了,有的是事后补手续、补会议。这些情况都说明自己依法行政意识差、法制观念淡薄,在主动争取党组织领导上存在严重偏差,法制学习没有跟上,最终必然导致严重错误。 
 
  三、廉洁自律意识差,党性修养不强。自己之所以犯下今天这样严重的错误,归根结底是自己廉洁自律意识差,对党纪条款和相关要求不认真学习,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比如,在日常工作交往中,对别人送给自己的钱物,起初也主动拒绝退回。但机会多了,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特别是身边有一批朋友,没有起到好的作用,交友不慎,害了自己,也害了对方。实践证明,没有原则的交往最后导致的必然是恶果。这些问题的发生,主要是自己党性修养差,自我要求不严格。自己必须深刻反省,并从内心深处认识到其危害性。 
 
 
  四、欺骗组织和领导,有阳奉阴违倾向。2013年10月,市委组织部与我进行了谈话,对我提出明确要求,特别指出我工作中的问题,并让我认真加以改进。2014年上半年,我听闻市纪委正在对我进行调查,也曾想把问题列出来,向市纪委汇报。但自己始终没有鼓足勇气,一直找借口往后拖,想在教育实践活动后再向纪委汇报问题。我收受的所有钱物都在,也曾试图将其退还相关人员,但这种做法似乎也不正确。实际上从去年(2013年)下半年以来,我的思想压力非常大,心里一直处于矛盾状态。回想起这些年干的工程比较多,手续也不齐全,好像都多多少少存在问题。尤其是为了赶进度,工程管理不规范,该上会的没有及时上会,只是与主要领导私下沟通。但这么多工程,一时也难以改正。加上自己在经济交往中头绪很乱,一时难以说清楚,自己感到非常苦恼,有时感到不知所措。 
 
  由于思想压力大、顾虑重重,自己没能珍惜在民主生活会上汇报、坦白的机会,欺骗了组织。对此,我向组织作出深刻检讨,并表示深深的歉意。这是一种典型的阳奉阴违倾向,是党性不纯的具体表现。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在这样严肃的教育活动中犯这样的错误,是非常不应该的。这说明自己不能襟怀坦白,既欺骗组织领导,也欺骗自己。 
 
  我虽然犯了严重的错误,但也请组织继续信任我,相信我能如实交代问题,真心改正错误,在可能的情况下再给我一次干事的机会,用实际行动和工作业绩改正自己的过失。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强烈愿望。


上一篇:住建部拟为房产中介划“禁区”:这些坑或将违法        下一篇:台湾空姐行李夹带毒品 检方将调查其是否遭陷害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