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缀合研究新动态了

2018-09-02 11:39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


甲骨缀合研究新动态了

       甲骨文是商周时期刻写或书写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是中国最早成体系的文字,也是占卜的遗物。

  近年来甲骨学对于甲骨自身的研究主要体现在著录书的编纂、甲骨形态学、字体分类学、甲骨文例以及甲骨缀合等方面的研究。

甲骨缀合研究新动态

 

  甲骨缀合是甲骨研究永恒的主题。甲骨缀合使得残碎的甲骨不断恢复完整,这对于甲骨学方方面面的研究都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无论是科学发掘还是非科学发掘的甲骨,由于甲骨骨骼天然结构的解离、以占卜为目的的施加钻凿并灼烧以及一些外力作用,使得甲骨在入藏以前或出土之后都容易碎裂。由于造成碎裂的原因不同,可分为齿断、兆断及外力断裂。甲骨残断割裂了整版甲骨、各条卜辞乃至一些文字之间的连续性,这些残断成为研究甲骨文义、排谱、卜法等很多问题的障碍。缀合,即是把这些残断的甲骨连缀完整,为甲骨研究提供更有价值的第一手材料。

  甲骨缀合最早始于王国维先生。之后,很多学者都有甲骨缀合成果,其中突出的有张秉权先生对于YH127坑的缀合、《甲骨文合集》编纂过程中桂琼英先生的缀合等。

  近年甲骨缀合研究的一大特色就是多角度、多方位的缀合切入点。对考古发掘的一个科学单位内的甲骨进行自相缀合,如对《花东》《村中南》的缀合。基于甲骨文同文例的缀合,如台湾“中研院”史语所蔡哲茂先生《甲骨缀合集》《甲骨缀合续集》《甲骨缀合汇编》中的缀合。在甲骨分组分类分内容基础上的缀合,如河南大学黄河文明研究中心门艺博士对黄组甲骨的缀合、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蒋玉斌先生对非王卜辞的缀合等。基于某种甲骨载体形态的缀合,如台湾“中研院”史语所宋雅萍博士对龟背甲的缀合。基于甲骨文例、甲骨文字形、只有碴口相合、甲骨形态特征、双刀刻及涂朱现象、甲骨反面文字、兆序辞、甲骨布局、行款等多方位、多角度的缀合,如首都师范大学甲骨文研究中心黄天树教授主编的该中心工作人员的缀合集《甲骨拼合集》《二集》《三集》《四集》和待刊的《五集》,台湾政治大学林宏明教授的《醉古籍》《契合集》及待刊集等。无论以何角度为切入点缀合,甲骨字体分类、同文例、残字都是必不可少的考虑因素。一组甲骨经过不断缀合会越来越完整,新著录书出版后,对新材料的关注也会进一步推动相关的甲骨缀合。可以说,不同的研究切入点,就会有不同的甲骨缀合发现,为甲骨缀合提供更多可能。

  新近的甲骨缀合从多方位、多角度进行,不但数量多,而且质量高。自甲骨发现100周年(即1999年)以来,这近20年间甲骨缀合成果达4000余组。甲骨缀合促进了甲骨文、商史及商文明的进一步研究。

  甲骨缀合后,更加完整,原本的残字、残辞、残版,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复原,并体现出更重要的学术信息。在甲骨文释读方面,《合》18919+《合补》5854缀合后“兴”字形明确,以往卜辞常见“肩同有疾”,字形多为“同”形,该版缀合更为直接有力地证明了“同”确实应该读为“兴”,表“病愈能起”之意。在天文方面,《合》17282+16124反+6017反缀合后记载了东方的天空有异象——“星率西”(所有的星星都在向西快速运动),这是迄今为止可见的最早的流星雨记录。在商文明方面,《合》408+412缀合后占卜用俘获的敌人头颅祭祀祖先。《合》28823+28331缀合后占卜呼令戍守边疆的人设置捕猎网擒获鹿,反映了商代军事与田猎的密切关系,狩猎也是一种军事演习。《合》1363+6576缀合后,占卜堆土为山,攻略城池的战略战术。缀合后的甲骨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之前,提供了更为清晰、完整的3000年前的文明信息。

  有人曾说甲骨缀合就是一场拼图,这只是对甲骨缀合的初步认知。事实上,甲骨缀合基于扎实的甲骨基本功,基本功的核心就是要非常熟悉甲骨材料,熟悉龟甲与牛胛骨的形态、占卜整治、字体类别、残存笔画、甲骨辞例、卜法等等。除此之外,还要有发现问题、深入思考并努力尝试解决问题的深入研究才会不断有甲骨缀合成果。拼图都是既定过的,而甲骨缀合则是有变数的,可能是有同文的已知,可能是不见同文的“未知”,而熟悉甲骨材料也需要有一个刻苦艰辛的努力过程。所以,甲骨缀合貌似拼图,确是基本功与思考力的角逐。

  在即将迎来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之际,甲骨学研究必将翻开崭新的一页。传承3000年中华文化基因的甲骨文,其研究也必将迎来欣欣向荣的局面。


上一篇:正负皆可有,好坏一念间        下一篇:源码时代IT校园菁英夏令营结营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