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场景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审视

2020-02-24 11:23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人工智能场景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审视

  作者简介:颜佳华(1963- ),男,湖南株洲人,湘潭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教授,法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行政哲学与行政文化;王张华(1990- ),男,湖南株洲人,湘潭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行政哲学与行政文化。湖南 湘潭 411105

  内容提要:当前,人工智能的广泛嵌入引发了公共行政技术责任问题。可从技术责任的负载主体(谁负责任)、负载对象(向谁负责)、具体样态(负何责任)和落实策略(如何负责)四个维度出发,建构人工智能场景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体系。从公共行政的性质看,人工智能场景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负载主体仍是政府及其公务人员,负有“应用者”和“治理者”的双重责任,以确保“人类(公众)不受侵害”为根本目的。政府和公务人员应树立居安思危的责任意识、完善技术责任的相关制度以及运用“商谈伦理”的原则化解冲突,以确保人工智能场景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得以落实。

  关 键 词:人工智能/技术责任/责任伦理/政府治理

  标题注释:湖南省教育厅重点项目(16A216),负责人颜佳华;湖南省研究生科研创新一般项目(CX2018B016),负责人王张华。

  人工智能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中的代表性技术,其触角已经深入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随着“智慧政府”倡议的提出,以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①为主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加速嵌入公共行政的各个环节,在政府内部办公、在线智能客服、信息搜索、身份认证等政务服务场景中已随处可见人工智能的身影,其在许多方面已经展现出了超越人类和替代人类的技术能力,极大地提升了政府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但同时也给政府行政实践带来了多种伦理风险和困境,涉及个人隐私、安全与责任、算法歧视和失业问题等方面。其中安全与责任问题最为关键,这是由于人工智能自身具有很强的自主进化和自主决策能力,使得由人工智能所引发的安全与责任问题已经超出了传统基于人类行为所设计的行政责任体系的解释范围。例如,面对一些由人工智能程序漏洞造成的公众隐私泄露、精神损害以及公共财产损失等问题,到底是由政府还是由企业、技术开发者乃至人工智能自身承担责任?对此问题的回答尚处于争论阶段。随着政府公共行政过程中人工智能嵌入的不断加深和扩展,这种责任主体模糊、责任追究困难的尴尬争论可能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突出。因此,尽快设计出合理的适用规则和方案,有效应对和解决由人工智能应用所引发的责任问题,成为摆在学术界和政府面前的重要课题。鉴于此,本文结合强弱人工智能的技术特征和公共行政的内在属性,构建了公共行政过程中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和治理的整体责任框架,回答了谁负责任、向谁负责、负何责任以及如何负责的关键问题,以期为有效解决由人工智能应用所引发的伦理风险和责任问题提供借鉴。

  一、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概念及特征

  (一)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概念界定

  学界较早地关注了公共行政技术责任问题。王美文认为:“技术责任也称作为岗位责任,它是一种客观责任,客观责任来自外部要求,是由他人或组织对其完成组织目标,在现有的规章程序和法律框架内的一种外在压力性任务。”[1]她将技术责任纳入行政责任领域进行讨论,认为其表现为一种技术性责任,具体包括制度、程序和岗位设计等操作层面,并没有关注技术本身。然而,脱离技术本身谈技术责任是不全面的。随着公共行政过程中技术权重的逐渐加大,离开技术支撑的公共行政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有学者开始注意到这一点,对公共行政技术责任作了进一步界定。朱迪俭运用属加种差法和发生定义法对公共行政“技术责任”一词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梳理和界定,他认为,“技术责任就是行政组织及其工作人员为了提高政府能力和行政绩效,遵照一定条件及时应用技术,以及按照一定标准、程序和方法明确责任,履行责任并进行责任评价,即技术应用的责任和技术性责任”[2]。他将“技术责任”中的技术应用责任和技术性责任的双重属性进行了统一,使得“技术责任”的概念谱系逐渐明朗。综合上述研究,结合公共行政的内在属性,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场景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是集应用责任和治理责任于一体的。从应用者角度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是指公共行政组织及其工作人员在应用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时,对其所带来的消极后果所承担的义务;从治理者的角度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主要表现为一种治理责任,是行政组织作为治理主体应当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应用和规制承担的相应治理义务。我们在参考上述学者研究的基础上,重新编制了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概念谱系(见图1)。

  

图1 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概念谱系

  (二)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特征

  公共行政论域中的技术责任同企业管理领域、工程管理领域、科技管理领域以及其他具体行业的技术责任有着本质上的差异,为了更好地凸显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特殊性,也为了区别于其他领域的技术责任,我们有必要对其主要特征进行进一步的分析和阐释。

  其一,政治性。政治性是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本质特征。从公共行政的属性看,公共行政本质上是国家政治上层建筑的一部分,这也就决定了公共行政脱离不了其自身的政治属性。张国庆认为:“公共行政的本质没有改变,基本功能没有改变。作为国家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只有在国家的作用逐渐弱化,以至开始消亡的时候,政府(公共行政)的作用才会随之弱化以至逐渐消亡。”[3]4可见,政治性天生植根于公共行政技术责任机体内;此外,从建设责任政府的诉求看,技术责任是建设责任政府的内在要求。张成福在其《责任政府论》中就将“行政责任”列为责任政府建设的重要维度,同时从概念谱系看,重视对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关注和落实也是完善行政责任内容结构,推进责任政府建设的重要内容。

  其二,应用性。应用性特征取决于公共行政技术责任承担主体和自身属性。一方面,从公共行政技术责任主体的属性看,技术责任的承载主体是多样的,具体可分为技术发明者和技术应用者,公共行政技术责任主体是由政府组织和公务员个体构成,而政府组织和公务员个人并不从事任何技术发明,更多地是以技术应用者的角色出现;另一方面,从技术责任自身的属性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是集技术应用责任和技术性责任的双重构成。就具体的技术应用而言,当前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逐渐在公共行政中广泛应用,在具体的公共行政实践活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这些实践活动本身就自带应用属性。

  其三,多样性。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多样性来自于技术本身,当我们把“技术”一词具象化,技术的现实样态就是丰富多彩的,诸如网络技术、核电技术、汽车技术、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等等。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新的技术就会不断出现,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改变了世界,而现代社会的第一、二、三次工业革命,直至现在的信息革命和智能革命交叠的时代,所产生的新技术更是丰富多样。因此,当我们聚焦技术本身考虑其应用所带来的责任时,相应的责任也就呈现出多样性特征。此外,当谈及责任时,就离不开应负何责的问题,这个时候责任的划定,就应基于一定的社会规范之上。只有当社会整体上认为某项技术的应用带来了一定的社会危害,或者破坏了人类某种既定的共识和规范,此时才会存在“负责”一说,而这种共识和规范伴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越来越全,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以是否违背社会规范为标准而言,技术责任应该是多样的。

  其四,历史性。技术责任为何具有历史性?同人类历史一样,技术发展所留下的足迹,可以称之为技术历史。虽然未来技术的走向是难以预测和准确预知的,但是我们反观技术的发展历史,就不难理解技术责任的历史性了。正如杜宝贵指出的那样:“技术责任的发展是根植于特定的社会历史阶段的,在不同的社会历史阶段,‘技术责任’就表现出不同的历史形态;不同的技术发展模式,‘技术责任’的特征也就不尽一致。”[4]31当前,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时期,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和发展势必推动人类社会迈向智能时代,技术已经不仅仅是从属于人类的辅助工具了,按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所预设的场景,未来的人工智能可能是具备意识和自主性的“个体”,那个时候再讨论技术责任,可能又是另一番标准。

  二、人工智能场景下公共行政技术责任的理性审视

  从政府公共行政过程中技术应用的历史来看,我国政府的技术形态是多样的,先后经历了电子政府、网络政府、数据政府等多种形态,都是在一定的技术支撑下所形成的。当前,随着人工智能在政府公共行政过程中的不断深入应用,政府正在朝着一种集精细化、互联化、智能化于一体的智慧形态发展即智慧政府,它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主体。由于公共行政中的各个环节都离不开人工智能的身影,相应地也带来了公共行政技术责任问题,具体涉及谁负责任、向谁负责、负何责任以及如何负责(“如何负责”将在第三部分阐述)的问题(详见图2)。


上一篇:新乡移动用科技筑牢战疫阵地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新乡移动用科技筑牢战疫阵地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