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VS阿里:三代目们的对决

2019-10-19 18:37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腾讯VS阿里:三代目们的对决

这一年多来,腾讯和阿里连番使出组合拳。

 

两家大厂前后脚办完20周年庆典,弱冠之礼毕,待回首已是成年。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接下来的对决拳拳到肉。主战场正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

 

2018年9月30日,腾讯启动公司史上第三次改革,内部称之为“930变革”,救护队长汤道生携腾讯云走上前台。

阿里接招。两个月后,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集团CTO张建锋兼任总裁。

 

腾讯&阿里,市值均向5000亿美元攀升,都手握着中国一日千里的数字化产业,就此把未来20年的半条命分别交给了各自的三代目们。

 

2019年9月10日,马云卸任,张勇走上前台,发布新三大战略,秣马厉兵。

 

20天后,腾讯迎来“930变革”一周年,全司上下都在复盘总结,砥砺前行。

 

两相遥对竞峥嵘,风云激荡。“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攻,其下攻城”。抽丝剥茧,一切早有迹可寻。

 

1

 

 

有位老人家说,个人奋斗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忽略时代进程。细细思量,何止是个人呀。

 

都知道,“小超人”李泽楷过早抛售了腾讯股份,套取蝇头小利离场,最终成就了南非报业,使得这家非洲公司成为腾讯最大股东。

 

其实,同样的戏码也曾在阿里上演,倒霉蛋就是大名鼎鼎的高盛集团。

 

马云卸任后,蔡崇信也半隐退,目前最耀眼的身份是NBA篮网老板,但在阿里内部,传说犹在,他被戏称为神奇的财神爷,总能在关键时刻拉来投资,给狂飙突进的阿里续命。

 

外界常常都以为,是日本软银老板孙正义成就了马云的商业帝国。殊不知,最早雪中送炭者乃是原高盛集团私募部门亚洲区主管林夏如,她从一位朋友处听说了马云和阿里,颇感兴趣。

 

对,这位朋友就是蔡崇信。

 

林夏如,作为哈佛大学高材生,愣是被马云的理想主义和口才倾倒,说服高盛集团高管,首轮投了阿里500万美元,获得50%股份。

 

搁在今天,这笔投资的回报将是天文数字。可惜的是,2003年林夏如离开离职去高校教书,2004年高盛集团就以7倍的价格把所持阿里股份全卖了。

 

孙正义却慧眼独具,手捧2000万美元入场,拿到了阿里34.4%股份,最终让软银赚到了上千亿美元。

 

大变动时代,选择果真比努力更重要。

 

2004年,高盛集团还发生了一件事,不过这次是与腾讯有关。

 

当时正值腾讯上市前夕,在陪着腾讯高管们全世界路演的飞机上,刘炽平在睡梦中被陈一丹拍醒:“喂,你愿意加入腾讯吗?”

 

刘炽平,当时是高盛集团亚洲投资银行部电信、媒体与科技行业组首席运营官,负责操刀腾讯上市事宜。

 

“他是我见过的香港人中普通话说得最好的。”马化腾十分欣赏刘炽平犀利的眼光。

 

审慎思考过后,刘炽平加入腾讯,成为马化腾身后的男人,重要性好比蔡崇信之于马云。

 

同样是2004年,对于成立才五年的阿里来说,头等大事还是活下去,初创的淘宝网正与ebay打生死战,不容有失,遂招兵买马。

 

有个叫张建锋的浙江大学毕业生入职淘宝技术部,担任架构师,按照阿里的江湖文化,他选了“行癫”作为花名,源出《鹿鼎记》中李自成的法号,寓意勇猛果敢有谋略。他的这种特质很快就发挥地淋漓尽致。

 

而日后要跟他打擂台的那个男人在一年后也来到了腾讯。

 

2

 

 

2005年,腾讯虽已在香港上市,但还只是一家2000多人的中等规模公司,在社交领域远不如今日风光,正和51.com鏖战。

 

彼时,51.com是中国最大最早的社交网站,背依红杉资本、巨人网络、英特尔资本等金主,主打“真人配对玩游戏”,气势如虹。

 

腾讯时任业务负责人打报告,申请加100台服务器,结果被马化腾否决,他提醒下属多把力气花在提高效率上。

 

老板发话了,高管们自然不能闲着。怎样才能提高效率?找技术大牛做创新。

 

就这样,刘炽平找到了汤道生。

 

汤道生,香港人,密歇根大学大学毕业后在Oracle公司负责数据库研发和测试工作,随后又去斯坦福大学攻读电子工程硕士学位,期间认识了老乡及校友刘炽平。

 

后来刘炽平去了高盛,汤道生加入Sendmail软件公司,管理研发团队开发大型邮件系统,反垃圾邮件过滤系统等。

 

为了避嫌,汤道生入职后,起初跟随的不是刘炽平而是吴霄光。

 

吴宵光这个人蛮神奇,曾是腾讯口碑最好的人,上上下下都亲昵地喊他为“小光”。其实他是腾讯第6号员工,绝对的元老级人物。在腾讯17年,最高职务是高级执行副总裁。

 

吴宵光痴迷于天文和计算机,与马化腾甚是投缘。在腾讯的前几年,他担任QQ研发团队项目经理、即时通信产品部总经理和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

 

汤道生跟QQ的缘分就此结下。在吴宵光的带领下,他从助理做起,由ISD研发管理部经理到QQ秀产品经理。

 

QQ秀,即QQ会员增值服务,是腾讯第一个赚钱最多的业务,后来占腾讯营收半壁江山的网络游戏也沿用了这一模式。当QQ空间、QQ相册等推出后,腾讯一举奠定了在社交网站的霸主地位。

 

QQ空间一战成名后,汤道生步步高升,当吴宵光接手腾讯电商业务后,他成了QQ新掌门,并一路做到腾讯高级副总裁。

 

如果汤道生的故事就这么平铺直叙,显然他很难脱颖而出,毕竟腾讯内部还有另一座大神——张小龙,在内部PK中,手机QQ可是输给了微信。

 

汤道生的王牌来自云计算。

 

论及云计算,媒体动辄翻出一段早期视频。2010 年3月,中国IT 领袖峰会上 ,BAT话事人看法不一。

 

" 云计算这个东西,不客气一点讲它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 李彦宏很不看好。

 

" 它是一个超前的概念,目前布局为时过早。" 马化腾喜欢稳当。

 

只有不懂技术的马云给予了坚定的支持:“必须要做,客户需要,市场需要。”

 

如钱穆先生所言,后人读史,应对前人抱“同情之理解“,即要设身处地予以通盘考虑。BAT的战略各有侧重,对云计算的预判不同,实属正常。

 

3

 

 

阿里如此坚决,与“五彩石“项目不无干系。

 

2008年10月,阿里进行了一次被称为“给高速飞行的飞机换发动机”的大手术,启动“五彩石”(即女娲炼石补天用的石头)的项目,其核心诉求就是将淘宝与淘宝商城(后改名天猫)在数据和业务层面完全打通。

 

张建锋就是" 五彩石" 项目的总PM,他首次引入了中间件和分布式架构, 拟用统一的互联网架构支撑淘宝和淘宝商城。

 

这件事意义长远。很多年后,中间件和分布式架构在技术圈“封神”。

 

2009年, 一共动用了200多人的“五彩石“项目结束,最终为阿里沉淀了一套技术标准。

 

基于此前的成功尝试,阿里云成立,开始自主研发云计算操作系统“飞天”,目标是将全球数百台服务器连成一台超级计算机,让任何企业、机构和个人只要联网就能获得即开即用的计算能力。

 

但阿里云早期发展并不顺利,首任总裁王坚博士带领一帮工程师在黑暗中摸索,从第一行代码写起,既不被外界所理解,还在内部遭遇嘲讽。

 

马云不得不亲自出来灭火,“每年给阿里云投10个亿,投个十年,做不出来再说。”

 

相较于阿里云的高举高打,腾讯云的出世就完全是无心插柳。

 

2008年秋天,中国白领们的作息颠倒,数亿人都在偷菜。凭借“偷菜游戏“,开心网成为社交黑马,人人网走上巅峰。

QQ空间顺势推出QQ农场,但游戏火爆的背后是程序员们在拼命维护。为了支撑QQ农场的正常运行,腾讯在一个月内额外采购了4000台服务器。

 

这是一笔巨额开支。作为QQ空间的技术负责人,汤道生知道不是每一家公司都能像腾讯一样不停加购服务器,如果游戏不火了,这些服务器就闲置浪费了。

 

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

 

正巧,国外发布了一系列讲述GFS架构的学术论文,汤道生带领团队分析技术细节,结合业务实际,研发出一套新的底层数据保存方式,对客户开放腾讯的计算能力和流量。

 

这就是腾讯云的雏形。

 

饶是有马云站台,阿里云尚且在阿里内部遇阻,遑论旁支斜出的腾讯云了。在腾讯内部也出现了两种意见。

一种意见是停止业务,因为云是一个“挖煤的苦活”,重投入高成本没利润,前景不明;另一种意见则认为云很重要,不能轻易放弃。

 

马化腾没有表态。对于内部创新,只要明显无害,他向来都持默许态度,不会给更多的资源支持,但也不会叫停。

 

这就足够了。汤道生得以辗转腾挪,让腾讯云存活下来。

 

4

 

 

阿里云和腾讯云以两种不同姿态往前跑。

 

2013年,阿里云“飞天”系统单一集群规模达到5000台,成为世界上少数具备这一能力的公司,也是第一个对外提供这种能力的公司。同年,阿里最后一台IBM小型机下线。

 

2014年9月19日,阿里在美国上市。对外宣讲中,阿里一再强调的核心业务之一是“云”和大数据,业务战略是“云+端”。

 

腾讯云也迎来转机。2013年4月20日,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当地绝大部分网络游戏瘫痪,只有架构在腾讯云上的游戏能用。

 

在当年的腾讯云开放战略发布会上,汤道生自豪地谈及此事。面对着台下创业者,他说:“今天的创业者很幸运,因为云的出现,你们不需要再为服务器的压力焦头烂额了。”

 

2014年,全球第一个部署云端的MOBA大型对战游戏《超神英雄》上线。从2016年第二季度开始,腾讯云开始以三位数百分比高速增长。

汤道生终于把腾讯云从边缘业务带向舞台正中央。

 

张建锋这时距离他执掌阿里云还有精彩一跃,那就是主导了后来风靡业界的“中台”战略。此前,他已史无前例地同时执掌了阿里淘系三家明星公司——淘宝、天猫和聚划算的技术业务。

 

中台,这个概念最早来自马云。2015年,他带领阿里高管拜访了芬兰移动游戏公司Supercell,这家公司开发了《部落战争》《海岛奇兵》《卡通农场》等爆款游戏,每年能创造15亿美元的税前利润,但只有不到200名员工。高效的工作成果全赖游戏中台支撑。

 

2015年底,阿里效仿Supercell,成立中台事业群,张建锋任总裁,提出了“大中台、小前台”的概念。

 

2016年4月,张建锋被任命为阿里CTO。

 

两个月后,腾讯以86亿美元收购Supercell84.3%的股份,刘炽平顶感冒发高烧的强烈不适,飞了10个多小时的飞机赶到芬兰敲定了合约。

 

5

 

腾讯和阿里,中国互联网的两张名片,在全球都拥有巨大的市场份额。尽管彼此商业模式差异极大,但跨界之争不可避免。

 

腾讯正在发展零售和金融服务,而这一直是阿里的强项。反过来,阿里也意欲打破腾讯的信息垄断,正为中小企业提供相应信息技术支持。

 

两大巨头都将B端视为下一个20年的命门所在,先手棋分外重要。

2018年9月10日,马云宣布卸任计划,如无意外,张勇将接棒,账下良将如潮,张建锋和蒋凡(淘宝&天猫总裁)等三代目们正冉冉升起。

 

为了这一天,马云准备了十年之久。

 

虽不似马云那般天马行空,但冷静克制的马化腾亦在悄然落子。

 

他曾在2015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明确表示,腾讯每隔七年便会有大调整。但这次,腾讯提早了一年,从TO C转向TO B。

2018年9月下旬,香港一间小餐馆的包厢里。腾讯“总办”十几名成员围桌而坐,每个人的手机都被收缴了。他们是腾讯的最高决策者。

 

马化腾最先发问:“现在,云到底是不是腾讯最重要的、一定要做的?”

 

与会者知无不言,热议至深夜,马化腾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几天后,在40多个副总裁参与的扩大会议上,刘炽平问:“觉得云的业务对公司未来发展非常重要,公司一定要去做的,请举手。”

 

全员举手。

 

汤道生并不意外。

 

作为产业互联网的抓手,云是最重要的战略工具。尽管2018年前三季,腾讯云收入达60亿,在游戏及直播领域维持领先地位。但是阿里云在2018财年营收预计将超130亿,此前连续三年实现三位数增长,跃居亚太第一、世界第三。

 

局势很明朗,腾讯核心高管们不可能不感到压力。这是一场硬仗、乃至恶仗,但必须打,狭路相逢勇者胜。

 

2018年9月30日,腾讯发公开信,启动史上第三次改革,将原七大事业群压减至六个,新成立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

 

前者由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任宇昕担任总裁,后者则交由时任SNG总裁的汤道生,他们都是腾讯三代目中的佼佼者。

 

任宇昕,曾把腾讯游戏做成全球第一,他在腾讯的地位类似蒋凡在阿里的地位,守住大本营,提供不竭的现金流。

 

汤道生则是直接对标张建锋,二人分别肩负托起腾讯和阿里技术底座的重担。

 

从CSIG庞大的业务范围可见一斑。根据调整方案,腾讯B端业务统一打包到CSIG,包括:云、智慧零售、安全、地图、医疗、物联网、智能平台等。

两个月后,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在实施中台战略过程中构建的智能化能力,以及达摩院的前沿技术,全面和阿里云相结合,向全社会开放。

 

张建锋接替金融家胡晓明,成为阿里云智能总裁。

 

在这个重要节点上,腾讯和阿里不约而同地把云业务交到技术派手中,整个行业毫无疑问将面临新一轮的实力比拼。

 

云计算看似庞杂,但政务云才是战略高地。过去一年,阿里和腾讯在数字政府领域杀得难分难解。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政务云发展白皮书(2018)》,到2021年,国内云计算市场总规模将达到1858亿元,其中政务云以813亿元规模占比高达43.8%。

政务云将是决定现有云厂商市场容量的主要考量标准,且从“重建设轻应用”转向“注重深化应用”。

腾讯云挟微信小程序之威大杀四方,阿里云则是举整个经济体之力南征北战。

6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2019年9月10日,马云潇洒交棒。他曾说:“我努力工作,是为了离开公司的时候能过上清静日子,而不用回来返工,比如修理厨房什么的。”

 

比他小7岁的马化腾依旧斗志昂扬,再战江湖。他将腾讯第三次调整归结为三个关键词:“革新”“升级”“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

 

2019年9月25日,杭州云栖大会,阿里第一颗AI芯片含光800亮相,张建锋称“这只是平头哥的万里长征第一步”。拨开迷雾,阿里已是中国最大AI公司。

 

压轴环节,阿里云三任总裁王坚、胡晓明及张建锋罕见同台,这既是对过往荣光的致敬,也是吹响进攻的新号角。

与此同时,腾讯全员都在复盘总结“930变革”。

 

汤道生自称过去一年“心情挺好的,但是也如履薄冰”。他左拥张小龙,拓展腾讯云业务场景;右抱卢山(腾讯TEG总裁),成立“技术中台”,推动内部数据和技术开放。

 

阿里总部位于古城杭州,腾讯老家深圳则是中国最发达的新兴城市。阿里西溪园区采用了苏州园林式建筑风格,而腾讯进驻了摩天大楼。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但剑指同一个方向。

 

作为中国两大科技巨头的三代目们,高调也罢,谦虚也罢,他们履新后,经过小心翼翼地试探,现在是该真刀真枪干一场了。


上一篇:这样东西正在从你的手机上渐渐消失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这样东西正在从你的手机上渐渐消失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