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自己的心灵升级,就是让生命来升级

2017-10-15 14:22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让自己的心灵升级,就是让生命来升级


提问:庆山老师您好,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激动,像刚才这位读者一样喜欢您十多年了,每次在您的文字里面都会找到共鸣。说一句很大的话,您的文字就像我的人生信条一样一直追随着我,从您两次风格的转变,我感觉自己从少女时代也在蜕变,在后期的文字风格中我感受到您的平静、平和,但是目前我还没有找到这样一个突破口。我希望庆山可以带着我们一起感受到平静。

庆 山:刚才您说的这些观点,有很多读者在邮件里面跟我写过。他们会说你走的有点快,就是好像我赶不上你了,当我赶不上你的时候,我看你的书就找不到早期看你的书有比较强烈的共鸣或者比较深的吸收力,有一些东西觉得我没有办法呼应上了,是这样的一种感受吗?

我是觉得作者和读者的关系,应该彼此要有一些余地,不可能是永远都会两者之间会互相并存、互相依靠得非常紧密的一个关系。因为哪怕在现实中,你跟你一个非常爱的人之间,都不可能达到这样一种永恒不变的、彼此永远都是紧密相随互相都有沟通和呼应的阶段,这个是很难的。

对我来讲,我是觉得走的有点快,当我写完新长篇以后,可能有更多的读者觉得我走的更快了,有很多东西更加追不上了。我怎么办呢?我是等在那里呢?还是我再写以前的东西呢?我觉得对我来说,这很难做到。因为写作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自我表达,在写作这个事情上,我没有任何的非常强大的野心和动机要去描绘一个时代,或者要记录时代,或者说让自己如何。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写作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把自己的生命记录下来,整理出来,有总结、有整理、有沉淀、有提炼,这样的一种方式和行为,所以只能是跟随着自己的心走,而不可能跟随着读者或者是跟随着外界对我的评价或者需求去走。

我走到哪一步就算是哪一步,大家能跟到哪里就跟到哪里,觉得不想跟了就不跟,过几年再跟,或者过十年以后等到生活中整个起起落落平复一些了,还想回头再看一看这些有关心灵的书,就是关于我们内部非常深层的情感和心灵的感受的书,也许你会觉得我又想拿起来看一看。有时候比如说我们结束大学阶段,开始进入社会要就业,面临婚姻、面临职场各种各样复杂的事情,你的确觉得好像有一些书我不能看了,就是现阶段只想看一些特别有目的性的书,如何帮助在职场成功,或者看一些专业的书、有关成功学的书,看一些很现实的世间层面的书,这都是很正常的。大家要跟随着自己一个新的状态去选择阅读。有时候你觉得这个书我不想看了,不想看的时候也不要去否定任何的书。我们不要去否定任何我们自己觉得没有感觉的书。因为有一些书可能很快能切入你的心灵,有一些书没有办法切入你的心灵,这之间有一些很微妙的缘分和因缘,彼此的心能不能互相合上,是有因缘的,但是不要存在一个过于简单粗暴的判断。所以也不必受到他人的影响。因为所有的阅读和写作行为其实是一些私人行为,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好像这也是需要勇气的,比如说我要去写作或者说我要告诉别人我在读一些什么样的书,为什么这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这些所有行为都关系到一个非常内在的我,这些内在的我有时候不想让别人发现,不想让别人发现知道我有这样一个我,他有一个非常复杂的情绪和情感,但是在生活中我就是想让大家觉得我在生活中是特别完美的,我是特别玩世不恭的,或者我特别有力量的一个人,但是事实上你不是。有一些书会告诉你,你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在这样的一些个体性的非常私人的行为上,我们不必要存在一些判断,没有必要去判断,我们只是跟随自己的心往前走就可以了。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我们今天讨论到的男欢女爱的主题,我觉得在您早期的小说里面像姐妹情谊双生花也是出现过很多次,您这个年纪对于双生花会有什么不同的理解?您觉得这样的关系会有什么相处模式?

庆 山:我早期写过很多关于两个女性之间的事情,比如像拍了电影的《七月与安生》,还有长篇《二三事》,都是涉及到两位女性之间。事实上我觉得在这些书里面或者在这些作品里面,这两个女性通常代表的是我自己的两个层面。我在现实中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女性朋友,但是为什么在书里面要这么写?因为我需要两个人物来分担两个不同的层面的力量,要把它塑造出来。包括在《七月与安生》这样的电影里面,她们看起来好像是两个人,七月、安生,她们完全不一样,但是事实上她们代表的是那一个阶段我自己灵魂中的两个面,有一面就是七月,那时候我在银行上班,我过着那样的生活。但是另外一面我是安生,因为我想我要走,去很远的地方过我想过的生活。但是这两个人最后谁力量大一点,谁会占据我内心主要的声音,事实证明最后我跟着安生走了。

在我所有的作品里面的两个女性都是代表我自己自我思考的两个面,《二三事》也是一样,良生和莲安之间也是两个面,就是她们对生活的追求。一个是回到了生活,一个在漂泊当中死了,那个也是代表我那个阶段的一个思考。曾经有一个阶段我觉得我的困惑极其大,内心的黑暗与困惑极其大,一直在想我要如何解决,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一直都是在通过书写,通过我笔下的这些人物,通过她们来分担。我让书里面多几个人物出来,让他们互相的冲突、互相的递进来进行探索。

提问:庆山老师您好,我读您的书已经十三年了,大概初三时候第一次读您的作品,今天来到这里特别激动。其实刚才大家说的阅读是一件特别私密的事,对于我来说,我有时候觉得可能这个有点像那种色子,就是可以帮你去挑选你的朋友,因为你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跟他有所共鸣或者没有共鸣。我上学时期算是性格比较封闭的人,特别喜欢您的作品,我们周围会有一些人特别想靠近您或者了解您,会通过阅读您的作品发现您不想给别人展示的一面,有一些人告诉我不太看得懂您的作品,我不太愿意跟这样的人交往。

我高三的时候,曾经给您写过很多邮件,其实也没想着让您回复,可能就是单纯自己情感的抒发。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发现,随着您作品的变化我也是有一个成长,其实我一直想说在您的读者当中可能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也许有很多人会把情感寄托到您的身上,或者说您有点像我们的人生导师,也是一步步跟着您的脚步走,这个东西会不会给您带来压抑?或者您怎么去面对这样的感情?可能这样的形容有一些不适合。我不知道能和您走多久,但是至少现在一直没有掉队。

庆 山:关于我的读者,他们是我写作一个很大的动力,我在给孩子们讲写作的时候也有讲过,我们写作如何才能够持续,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动力就是你是需要有人阅读的。比如跟我同时期出来的一些人,有一些他们早年也写作,但是后来他们基本上都不写了,都去做了各种各样的别的行业,真正坚持下来写作的人很少,像我这样十六年来一直在写,包括到目前或者是未来我还是会写,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来自于我的读者带给我的动力。有很多人在阅读你的书,并且他们写来邮件因为看了你的书带给他们心灵上的慰藉或者说曾经在某个最痛苦的时候这些书成为他们的良药,如果作者经常收到这样的邮件的话,哪怕他一开始是抱着游戏的态度,随便写写写着玩玩的,慢慢十几年下来,感受到这些非常深沉的读者的心声,其实对自己的要求是会提高的。会觉得应该要写一些更好的东西,或者能够提供给他们更多帮助的作品,而不仅仅是讲一个故事或者是取悦大众,这没有太大的用处。最终作品和读者之间产生的连接是在心灵产生的,我们的心跟心要对上,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有时候我们会发现看一本书,我也有这样的感受,有一本书翻开我读四五页,看到其中一段会觉得这是我需要的,我想看,然后你就会花时间把它看完。但是有一些书翻了十页下来,虽然看起来文字非常好,但是你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你也完全没有办法在文字中得到一些点切入,你就会放弃阅读。

这些事情是很微妙,我刚才讲了是有一种非常微妙的心与心之间的缘分才能联系上,你刚才问读者有没有带给我压力?我没有受到压力。我接收到很多邮件,我唯一感到内疚的是我没有时间一一回信。我自己是比较有礼貌的人,我觉得别人写东西过来,我是一定要有一些回复才行的,但是事实上这个工作量对我来说有点大,我不能做到每一封信都去回复,因为会占据我很多时间。有时候就要挑选,挑选特别紧要的,他看起来有当下非常大的问题,需要我的一些建议,我就挑选一些这样的来信回复,有一些来信可能就是抒发一下自己的情绪、讲一下自己的状态,我觉得并没有太大的困难,这些信有时候我就不回复了,但是我觉得依然是不太礼貌的,我内心还是有一种内疚和歉意吧,就是对我的读者。

所以我希望尽可能在一个公众的平台上进行回复,这样大家有共同的问题可以共同探讨,共同的来得到一个建议。因为我觉得我也不是说是一个特别能够提供完美答案的人,我不是的人,我也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只能是站在我的角度上给出我自己的一些观点,然后给大家一些参考吧。仅仅是起到这样一个作用,而不是说我能真正能帮助大家解决问题,我觉得我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也没有这么高的一个水平。所以说,压力这个事情肯定是不存在的,事实上我是对我的读者抱有感恩之心的。

提问:庆山老师您好,我到现在还记得大概是2003年的时候,我在大学宿舍的阳台上翻看您的《二三事》,自己在那里反复阅读了片断。我现在回过头来想,那个时候那些行为对我来说的意义是什么?就是我可能在青春期最困惑的时候,在寻找一个问题答案,我是谁,我应该怎么定义自己。可能刚好那个时候在您的书中能够找到一些共鸣,我有时候想,为什么您的书对我们在年轻时候那些人那么重要呢?很多艺术作品或者很多东西是让我们面对我们的责任、面对我们的家庭、面对我们的学业、面对我们的工作、面对我们的金钱等等很多东西,但是不会让我们面对我们自己。但是您的作品是让喜欢的人能够找到我们怎么样面对自己,我们常常在深夜的时候去翻看您的书,然后我们去反省我们的生活。

我现在有一个困惑,有的时候我也会有一些念头,就是我想写下一些什么。我自己的困惑就是我一旦开始动笔,我就难以回避我的原生家庭,原生家庭会带给我一些痛苦,我写的时候就不想触碰这个东西。您带给我的感动就是您的为人就是很赤诚,可是当我自己不能赤诚面对自己的时候,我写作难以下笔,这是我的一个困惑。

还有一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您一直以来的写作还是在围绕自我的一种主题的写作,情感也好、哲思也好、还有佛学相关的理论也好,您自己有没有想过有没有可能以他人为主体的写作?

庆 山:我听明白了。第一个问题我先回答你,关于当自己想要写作的时候,好像不想去触及自己内心比较痛苦的那一部分。

我刚才也已经说过了,写作对于我们的帮助,我们为什么要写作?首先它是自我表达,然后这自我表达应该是一个工具,以这个工具可以用来治愈我们的生命。我刚才有提到若干的这样的一些观点,这是为什么呢?有种说法是这样的,就是当我们生命当中有一些事情没有被非常完善的解决,或者说它没有得到一个结果,没有被完善的解决、也没有得到一个结果的时候,这个事情有可能会成为你内心里面一个非常永久的堵塞,它堵塞在里面的时候,它事实上会影响你整个的思维,就是你考虑问题、处理问题然后面对各种事物的情绪上的表达方式,它会成为一个黑色团块。我在我的书里面经常有这样的描写,人心里有一个黑色的块在那里。这个黑色的块就是因为原生家庭也好,有可能是因为家庭、父母之间这样的一些关系,或者说是一些情感经历也好,总之会有各种因素会造成一个一个的团块。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些未被了结的事情,解决它最好的方式是从头再来一遍,什么意思呢?我从头再把它做一遍吗?比如跟父母关系不好,就要变成小孩子跟父母重新相处一下吗?这个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在精神层面是有可能发生的,我们没有解决好的事情,回过头我们把这个事情重新梳理一遍,有时候写作就是最好的方式,写作就是一个梳理,因为在写作过程中我们会写到很多往事,写到比如以前的事情、比如经历过的、遭遇过的,不管它是痛苦、尴尬还是很荒唐的,甚至让别人听到觉得很可怕的,甚至带有恐惧感、很黑暗、有负罪感的,总之带有各种各样形容词定义的事件。这样的一些事情,对我们来讲是很深的,就是隐藏在里面的,你有可能不去面对它你就觉得它好像没有,但是仔细地梳理它把它弄清楚、扒干净了,给一个通道排列出来,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得到很多答案。
上一篇:市南区第11届社区教育节 一家四口华山跳崖        下一篇:文化能够为都市生活加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