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人生就是“一部中国现代戏剧史”

2017-10-26 16:12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他的人生就是“一部中国现代戏剧史”


田汉不愧为融汇中西的话剧大家,是“中国的戏剧魂”。他的人生就是“一部中国现代戏剧史”,他努力“把话剧转化为富有民族特色的艺术,促成了话剧民族品格的形成,标志着中国现代话剧的确立”。

田汉:探索中国戏剧现代转型的民族艺术家

田汉,作为中国现代戏剧的奠基者和开拓者,被誉为“中国易卜生”的戏剧诗人,一生创作了百余部艺术作品,戏曲、话剧、电影等均有佳作。田汉始终在现代性艺术的追寻中深入探求中国戏剧的改革与拓展,在民族性风格的延续下不断挖掘民间戏剧的内质与魅力,以独特的写作风格、精进的研究态度、浓郁的创作激情,在中国戏剧现代转型的探索之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田汉可谓与戏剧相伴终生。他对戏剧的情有独钟与儿时的耳濡目染关系甚大。田汉从小酷爱地方戏曲,一有机会就去看戏,4岁时他就创作了第一部戏曲作品《新教子》,虽不成熟,但所有这些积淀为他日后坚定地走上戏剧艺术道路,并致力于中国传统戏剧的改革奠定了兴趣与深厚的根基。

田汉早年参加过学生军,亲眼目睹了中国社会现实的动荡和黑暗,积累了许多创作素材。后留学日本期间,他表现出了对戏剧的无比痴迷,并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中。回国后,他积极创办《南国》月刊、南国剧社和南国艺术学院,对中国戏剧运动和创作倾注了满腔热情与极大的心血,并体现出理性的见解和深刻的思索。一方面,在中国戏剧的探索与实践过程中,田汉始终执守着对艺术的清晰认知和自觉追求,主动借鉴莎士比亚、易卜生等西方戏剧大师以及当时流行的象征主义、表现主义等文艺流派的思想精髓,在早期作品中揉入现代性艺术因子,为其独特的戏剧风格刻下了烙印。另一方面,他力求在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戏曲民族性的基础上,更新其主旨内容,摒弃其形式,特别是融入与时代特征和中国生活相契合的现实主义要素,使中国戏曲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田汉:他的人生就是“一部中国现代戏剧史”

田汉作品《获虎之夜》 剧照

在田汉看来,中国戏曲“不独不能和我们的时代和生活共步调,甚至根本不反映我们的生活,何论我们的愿欲与苦闷”。虽然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传统戏曲的弊病,但是,相较于当时文坛上普遍对戏曲的全盘否定以及对西方话剧的热衷吹捧,他对戏曲则一直持谨慎的态度与革新的意识。他主张要“尊重中国的传统,以现有的‘京剧’乃至‘昆剧’为根据寻觅其没落之径路,阐发其原有或应有之精神,对于其形式施以改造,或使多量吸收新的要素”。为此,他还曾提出了“新国剧”的概念,“为什么叫新国剧呢?因为音乐与戏剧最重国民的传统,而传统的歌剧,到现在实在不是失了生命,便是走入魔道,就是旧了,所以我们要建设新的国剧”。而“旧剧若完成了它的自我批判,同时从本国的国外的各种姐妹艺术及至民间生活的艺术源泉吸取滋养,行再度的大综合,能提高到更高阶段担负起更大的任务”。由此可见,在民族性与现代性的问题上,田汉既非故步自封的保守,又无完全西化之执念,而是期待以包容开放的姿态接纳各类文艺要素,以实现中国戏剧的现代转型。

因此,浓厚的抒情性、故事的传奇性、语言的诗化性等中国“旧剧”的个性特色,与浪漫主义、唯美主义、伤感主义等现代派艺术表现技巧,在田汉早期的作品中交错杂糅,形成了不同于当时广受追捧的社会问题剧的另类风格,使其在戏剧界独树一帜。例如,这一时期的《梵峨嶙与蔷薇》《咖啡店之一夜》《获虎之夜》等作品中那种挥之不去的忧郁、哀婉冷凄的气息,以及对主人公灵与肉之冲突与挣扎的尽情展现,似乎总脱不了中国“旧剧”深沉的影子,又常有一种连田汉自己也承认的“无政府主义的颓废的倾向”。但与此同时,他对现实主义的创作准则依然保有足够清醒的认识。他曾意识到自己在东京的某个阶段,几乎走上了唯美主义、颓废主义的歧途。但作为“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出生的、有良心的中国孩子”,面对祖国苦难和民族危机,他又重新觉醒和振奋。在受王尔德、爱伦坡、波德莱尔等西方作家艺术思想深刻影响的同时,他又开始崇拜赫尔岑、托尔斯泰等现实主义文学巨匠,及时地“迷途折返”了。所以,他早期的作品中总是弥漫着独有的诗化现实主义之风。不过,到了20世纪30年代,田汉戏剧创作的现实主义倾向变得愈加明显。

20世纪30年代,随着社会革命思潮的涌动,南国剧社内部左倾和右倾矛盾日益激化,再加之田汉本人左倾激进思想和革命抗争意识逐渐强烈,他从思想行动到艺术创作都开始自觉地“向左转”。1930年3月,田汉作为发起人之一参加了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他还专门发表了近十万言的宣言书——《我们的自己批判》,主动对他领导下的南国艺术运动作深刻检讨,对自己之前的戏剧创作实践予以批判,大胆地进行自我否定,从此坚决地走上了左翼文艺道路。当然,他并未改变对戏剧的热爱与执守,并且对戏剧的现实功用分析透彻,他反复强调说,“正因为有严重的国难,所以要干戏剧运动;因为戏剧固然能使民众沉酣在艺术世界里忘记国难,但更能通过艺术世界使民众都注意国难而急求所以突破之道”。

现实主义精神是革命文学思潮的主流精神。革命文学的倡导者主张文艺成为政治宣传的工具,为政治斗争和人民大众的解放服务。田汉积极响应时代号召,主动寻求转型,将戏剧创作与思想转型紧密结合,集中写作了一批“反抗”主题的作品,展现出强烈的现实精神与鲜明的阶级立场。田汉在1935年组织中国舞台协会公演时就曾公开表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几个戏剧艺术的研究者不敢自忘其责任”,“我们希望使戏剧艺术与当前的现实结合得较紧”。这一时期,田汉饱含十分强烈的现实责任感和社会使命感,格外注重文学的现实功利作用,代表作如《梅雨》《回春之曲》,就是分别以工人运动和抗日爱国为背景的,前者反映了工人阶级对资产阶级剥削压迫的反抗,后者则塑造了抗日时期爱国军人的光辉形象。
上一篇:决定年轻人城市生活层次的因素绝不是金钱        下一篇:繁华的都市生活背后真实一面:必须关注老年朋友的健康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