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2018-03-04 11:46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


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往昔生活透露出脉脉温情。
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人世间》 梁晓声 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近,著名作家梁晓声新作《人世间》在京首发。作品紧紧扣住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这一基本主题,多角度、多层次地展现了社会现实的丰富和生动。全书逾百万字,从20世纪70年代写至2016年,堪称一部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被出版界视为“一代人的时代阅历”。该作品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是梁晓声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新的高峰。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波

半个世纪的光荣与梦想

评论家李师东指出:“这部一百二十余万字的作品,历经数年倾心打造,可以看作是梁晓声对自己创作和思考的一个阶段性总结。”

《人世间》分上中下三卷,以平民子弟周秉昆的生活轨迹为线索,围绕春节欢宴、家庭聚会、重大事件布局全篇,展示近五十年来中国社会的发展变迁。贯穿其中的,既有中国社会发展的“光荣与梦想”,也直面了改革开放进程的艰难和复杂,展现“周秉昆们”人到中年时面对生活的艰困窘迫并没有退缩,而是互助互帮,自立自强的美好。在这部作品中,梁晓声对现实生活的表现,不再指向某个单一的社会阶层和某一特定的人群,而是面向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重在展现人世间的社会生活情形。

在新书里,我们看到,这近五十年里出现过的上山下乡、三线建设、知青返城、高考、出国潮、下海、工人下岗、自谋职业、棚户区改造、反腐倡廉等重大社会动向和重要社会现象,对小说中的不同人物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上都发生过深刻的人生影响。

《人世间》体现了作者驾驭生活的非凡能力。同时,在新书里,作者倾注了自己对普通百姓生活的真切关怀。在时代大潮中,每个人追求更好的生活,有其必然的合理性。但追求的方式和手段,具备的素养和能力,又往往决定了他们人生努力的价值优劣。平民百姓如何改变人生和命运,生活向往如何得到有效实现,这是作者尤为关切的。

作为时代亲历者,作者的小说创作从《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里的无悔青春到现实关怀,再到基层关怀,经历了一个“微型中国”。将历史的感受和现实的思考融为一体,是知识分子对于现实的本能担当。

年轻人要了解

父母那代人的经历

梁晓声是因表现知青生活而知名的,是“知青文学”的代表作家。他后来创作的长篇小说《雪城》《年轮》等,也主要描写知青和后知青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创作逐步涉及到对非知青人群现实生活的描写和表现。

在当代文坛上,梁晓声是一个有着鲜明的文学个性和思想力度的作家。最新长篇,梁晓声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原点,他从自己熟悉的城市贫困区的底层生活写起,然后一步一步发散到社会的其他阶层和人群,写不同社会阶层的生存状态,写人与人之间的纠缠,写人生的悲欢离合,写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从而勾画出了一幅错落有致的世间百姓群像图。

关于新书,梁晓声告诉记者:“期待《人世间》出版后,周氏三兄妹的奋斗和选择,能给当下年轻人带来两种启思:一是关于善的教育。因为这些故事大部分源自亲身经历,文学与真善美的结合,在这里不再是一个夸大的想象,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二是帮助当代青年补上对中国最近的历史的认知。他认为,古装电视剧的热播,让年轻人“穿越”到清朝、唐朝,从这些花样不断被翻新的朝代故事中,去感知历史。但对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的中国,年轻人却知之甚少。年轻人要跨过这个认知上的盲区,了解父母那一代人的经历,在那样特殊的时代,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他们怎么看待利益、友情、亲情关系。”

梁晓声甚至认为,这种认知有助于缓解年轻人的现实焦虑,找准人生方向。

梁晓声:

小说家应该成为 时代的文学性书记员

谈及创作,梁晓声告诉记者:“我的小说创作,从内容上基本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属于知青文学;另一部分小说创作大抵属于‘当下’题材,我的关注视角和创作动念都会伴随时代的进程有所调整。”

他认为:“小说家应该成为时代的文学性书记员,这是我的文学理念之一。”

作者说:一路写来,我渐渐意识到,一个时代过去了,一个时代开始了,时代和时代之间不可能像打隔断墙那样截然分开。前一个时代与后一个时代,总会或多或少地发生部分重叠。诚如我们常说的,旧的问题、矛盾遗留下来,尚未完全解决,发展中的新问题、矛盾接踵而来。二者彼此交融,纵横交错,中国各方面的发展成果都得来不易。

如果要将发展成果讲足,最有说服力的方法是比较。既要同别国进行横向的比较,也要同自己的从前进行纵向的比较。在这种比较中,民间的实际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尤其具有说服力。于是,我就想写一部年代跨度较长的小说,尽可能广泛地通过人物关系描绘各阶层之间的亲疏冷暖,从民间角度反映中国近五十年来的发展图景。


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往昔生活透露出脉脉温情。
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人世间》 梁晓声 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见证50年百姓生活史
 
最近,著名作家梁晓声新作《人世间》在京首发。作品紧紧扣住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这一基本主题,多角度、多层次地展现了社会现实的丰富和生动。全书逾百万字,从20世纪70年代写至2016年,堪称一部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被出版界视为“一代人的时代阅历”。该作品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是梁晓声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新的高峰。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波

半个世纪的光荣与梦想

评论家李师东指出:“这部一百二十余万字的作品,历经数年倾心打造,可以看作是梁晓声对自己创作和思考的一个阶段性总结。”

《人世间》分上中下三卷,以平民子弟周秉昆的生活轨迹为线索,围绕春节欢宴、家庭聚会、重大事件布局全篇,展示近五十年来中国社会的发展变迁。贯穿其中的,既有中国社会发展的“光荣与梦想”,也直面了改革开放进程的艰难和复杂,展现“周秉昆们”人到中年时面对生活的艰困窘迫并没有退缩,而是互助互帮,自立自强的美好。在这部作品中,梁晓声对现实生活的表现,不再指向某个单一的社会阶层和某一特定的人群,而是面向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重在展现人世间的社会生活情形。

在新书里,我们看到,这近五十年里出现过的上山下乡、三线建设、知青返城、高考、出国潮、下海、工人下岗、自谋职业、棚户区改造、反腐倡廉等重大社会动向和重要社会现象,对小说中的不同人物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上都发生过深刻的人生影响。

《人世间》体现了作者驾驭生活的非凡能力。同时,在新书里,作者倾注了自己对普通百姓生活的真切关怀。在时代大潮中,每个人追求更好的生活,有其必然的合理性。但追求的方式和手段,具备的素养和能力,又往往决定了他们人生努力的价值优劣。平民百姓如何改变人生和命运,生活向往如何得到有效实现,这是作者尤为关切的。

作为时代亲历者,作者的小说创作从《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里的无悔青春到现实关怀,再到基层关怀,经历了一个“微型中国”。将历史的感受和现实的思考融为一体,是知识分子对于现实的本能担当。

年轻人要了解

父母那代人的经历

梁晓声是因表现知青生活而知名的,是“知青文学”的代表作家。他后来创作的长篇小说《雪城》《年轮》等,也主要描写知青和后知青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创作逐步涉及到对非知青人群现实生活的描写和表现。

在当代文坛上,梁晓声是一个有着鲜明的文学个性和思想力度的作家。最新长篇,梁晓声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原点,他从自己熟悉的城市贫困区的底层生活写起,然后一步一步发散到社会的其他阶层和人群,写不同社会阶层的生存状态,写人与人之间的纠缠,写人生的悲欢离合,写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从而勾画出了一幅错落有致的世间百姓群像图。

关于新书,梁晓声告诉记者:“期待《人世间》出版后,周氏三兄妹的奋斗和选择,能给当下年轻人带来两种启思:一是关于善的教育。因为这些故事大部分源自亲身经历,文学与真善美的结合,在这里不再是一个夸大的想象,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二是帮助当代青年补上对中国最近的历史的认知。他认为,古装电视剧的热播,让年轻人“穿越”到清朝、唐朝,从这些花样不断被翻新的朝代故事中,去感知历史。但对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的中国,年轻人却知之甚少。年轻人要跨过这个认知上的盲区,了解父母那一代人的经历,在那样特殊的时代,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他们怎么看待利益、友情、亲情关系。”

梁晓声甚至认为,这种认知有助于缓解年轻人的现实焦虑,找准人生方向。

梁晓声:

小说家应该成为 时代的文学性书记员

谈及创作,梁晓声告诉记者:“我的小说创作,从内容上基本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属于知青文学;另一部分小说创作大抵属于‘当下’题材,我的关注视角和创作动念都会伴随时代的进程有所调整。”

他认为:“小说家应该成为时代的文学性书记员,这是我的文学理念之一。”

作者说:一路写来,我渐渐意识到,一个时代过去了,一个时代开始了,时代和时代之间不可能像打隔断墙那样截然分开。前一个时代与后一个时代,总会或多或少地发生部分重叠。诚如我们常说的,旧的问题、矛盾遗留下来,尚未完全解决,发展中的新问题、矛盾接踵而来。二者彼此交融,纵横交错,中国各方面的发展成果都得来不易。

如果要将发展成果讲足,最有说服力的方法是比较。既要同别国进行横向的比较,也要同自己的从前进行纵向的比较。在这种比较中,民间的实际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尤其具有说服力。于是,我就想写一部年代跨度较长的小说,尽可能广泛地通过人物关系描绘各阶层之间的亲疏冷暖,从民间角度反映中国近五十年来的发展图景。



上一篇:恋爱和结婚的区别还是相当明显,老司机跟你讲讲        下一篇:成都大手笔勾画世界都市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