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发电生意城市样本

2019-07-30 12:56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垃圾发电生意城市样本

  虽然坐拥不菲的利润,但对济南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来说,即将全面推行的垃圾分类,却可能成为不确定因素。章丘绿色动力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具体标准还没出来,影响到底如何还真不好说。 8年前,济南第一个填埋式生活垃圾处理厂因“超龄”封存时,恰逢山东省会的第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建成投运。由此,济南的生活垃圾处理,也正式有了资本的印记。 这个全称为“光大环保能源(济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济南)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是亚洲最大的垃圾发电投资商和运营商光大国际(00257,HK),在济南投资设立的全资子公司。
 
  “那时全市的垃圾运过来,都不够它烧的。”在光大济南投运的第二年(2012年),当时仅有的这家垃圾焚烧发电厂,已经烧不完济南与日俱增的垃圾。
 
 
  这也让敏锐的资本嗅到了商机。2018年10月,在二期扩建验收后,光大济南年处理生活垃圾能力突破90万吨,年发电量3.66亿度。垃圾焚烧生意依靠补贴电价和处理费,毛利率并不低,而且还解决了垃圾围城难题,也赚得吆喝。
 
  如今,盯上这块“肥肉”的,已经不再是光大济南一家。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济南垃圾焚烧发电市场,将会呈现光大国际、绿色动力(601330,SH)、启迪桑德(000826,SZ)等环保上市公司三足鼎立之势。
 
  不过,面对强势而来的最严垃圾分类要求,在46个垃圾强制分类城市之一的济南,光大济南虽仍是满负荷运转,但靠“烧垃圾”生存的三企业能否吃饱喝足,却是个未知数……
 
  二线城市样本:焚烧厂扩建不及垃圾增速
 
  7月10日上午,一场降雨的来临,并没有阻断标有各区“城管”字样的垃圾清运车,驶入位于济阳区孙耿街道的济南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以下简称第二垃圾处理厂)。
 
  这个位于104国道东侧的垃圾处理厂,是除章丘和莱芜外,济南其他区唯一使用的垃圾处理厂。对常住人口有700多万的济南来说,这样一个垃圾处理厂,是安放全市生活垃圾的主要地点。
 
  2011年之前,济南还有一个填埋式生活垃圾处理厂——济南第一生活垃圾处理厂。这个1998年建成投产的填埋场,2009年就到了封存年限,但由于没有其他替代者,这个早该“退休”的处理厂又超期服役了两个年头。
 
  直到2011年,第二垃圾处理厂接过了前任的枪。相比于一厂的填埋方式,第二垃圾处理厂在设计上除了两个厂(场)区填埋场,还包括一个焚烧发电厂。
 
  这种设计,也与国家发改委、住建部2016年发布的《“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不谋而合。按照规划,到2020年底,全国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能力占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50%以上,其中东部地区达到60%以上。
 
  一位不具名垃圾焚烧发电厂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垃圾快速增长,通过传统的填埋方式进行处理已经不现实,垃圾焚烧发电这一方式已经成为处理垃圾,以及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一种重要方式。
 
  相比于填埋,焚烧发电显然是一种更为长远的方式。事实上,2011年11月,第二垃圾处理厂填埋场基本建设完成,之前两个月,由光大济南承建并运营的济南第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建成投运。
 
  获取的一份项目验收报告显示,光大济南最初建设规模为4条500吨/日垃圾焚烧生产线,年处理生活垃圾66.67万吨,年发电量约2.7亿度。济南市政府网站2012年信息显示,该项目属超大规模的焚烧发电厂,一次性建设规模在亚洲最大,是江北最大的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
 
  2012年,第二垃圾处理厂日均垃圾处理量为2721吨(不含章丘),除去填埋部分,光大济南的焚烧能力绰绰有余。用济南市生活废弃物处理中心负责人的话讲,“那时全市的垃圾运过来,都不够它烧的。”
 
  不过,这种局面在第二年即被颠倒。2013年,第二垃圾处理厂接纳生活垃圾的数字变成了3373吨,日均量增长率高达24%。
 
  一位光大济南相关人士告诉记者,2017年焚烧厂每天焚烧的垃圾已经接近2500吨,远远超过2000吨/日的设计能力。此外,超过燃烧能力的垃圾被运进了灰渣及垃圾应急填埋场。
 
  随着垃圾量的急剧增长,2016年,在拆除原有食堂、宿舍、办公楼后,光大济南为增加垃圾处理规模,对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扩建,新增年处理生活垃圾能力27.375万吨(750吨/日),年发电量9594万千瓦时。该项目于2018年建成投产。
 
  但这并没有跑赢垃圾的增量。来自当地媒体的报道显示,2018年济南(章丘和莱芜除外)日均产生垃圾量突破5000吨,至5009吨。2019年上半年,该数字已达到5299吨。
 
  不能及时焚烧的垃圾,只能就地填埋。但挖坑掩埋似乎已经不足应对,在黄河北岸的第二垃圾处理厂,早已开始了向上的“筑山”。
 
  7月10日上午,记者驾车路过时看到,来自各区县的垃圾清运车,络绎不绝地驶入第二垃圾处理厂,厂区内的垃圾已经堆积数十米高,在垃圾山的顶端,一辆推土机正将各区县运往这里的垃圾平整。
 
  一位来自济南高新区的环卫车司机告诉记者,原本设计高度只有25米,但二厂垃圾山如今的高度有40多米,比一年前高出了近一倍。
 
  焚烧生意诱惑:各路资本入场“圈地”
 
  “目前2700吨进了焚烧厂,2900吨进了二厂填埋场,填埋比例比焚烧还要高。”济南市生活废弃物处理中心人士表示,正常情况下可焚烧2950吨,填埋2350吨左右,正常填埋比例在45%。
 
  这种情况已然是一种普遍情况。中央环保督察2018年的反馈意见指出:(山东)全省生活垃圾处理能力缺口超过1.5万吨/日,80个生活垃圾填埋场中,超负荷运行的有48个;37个生活垃圾焚烧厂中,超负荷运行的有10个。
 
  虽然让负责垃圾清运处理的城管部门挠头,但对垃圾焚烧发电企业来说,这却又是一场饕餮盛筵。在“垃圾围城”的济南,嗅觉敏锐的资本早已展开布局。
 
  以济南最早从事垃圾焚烧发电的光大济南为例,从股权关系来看,其是亚洲最大的垃圾发电投资商和运营商光大国际的全资子公司。
 
  作为光大国际旗下56个垃圾发电项目之一,在经过一次扩建后,光大济南目前处理生活垃圾能力达94.045万吨,年发电量3.66亿度。光大国际2018年财报显示,其56个垃圾发电项目共处理生活垃圾1823.6万吨,较2017年增加55%;提供上网电量合共54.195亿度,较2017年增加58%。
 
  在济南布局的不只光大国际一家,按照政府部门既定的垃圾清运方向,他们也已经划定了各自的势力范围。

上一篇:这个村的村民抱团闯城市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这个村的村民抱团闯城市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