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老龄化情况如何?

2019-09-07 19:10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一线城市老龄化情况如何?

  如果以人口超过20%作为深度老龄化的标志,以户籍人口来看,深圳还年轻,广州已经逐步接近深度老龄化,而北京和上海已经是深度老龄化社会。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33.2%、24.5%、18.03%、6.6%。
 
  这是截止到2017年底,上海、北京、广州和深圳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老年人所占比例。
 
  到了2018年底,这一数字还在上升。据上海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上海市户籍老年人口已达503.28万,占户籍总人口的34.4%。而在8月底举行的全国老年护理工作发布会上,上海卫健委副主任秦净预计,2020年上海的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达530余万,老龄化程度将达到36%。
 
  如果以人口超过20%作为深度老龄化的标志,以户籍人口来看,深圳还年轻,广州已经逐步接近深度老龄化,而北京和上海已经是深度老龄化社会。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户籍人口连续老龄化
 
  上海是全国最早进入深度老龄化的城市之一。
 
  数据显示,从户籍人口看,上海从2006年就进入老年人口占比超过20%的深度老龄化社会。
 
 
  进入21世纪以来,上海市户籍人口老龄化比例呈现连续上升态势。
 
  2000年,60周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到上海户籍人口的18.3%;
 
  2003年,上海户籍人口老年人的数量为254.67万人,占全部户籍人口比例为18.98%;
 
  到了2018年,上海户籍人口老年人的数量几乎翻番,达到了503.28万,占全部户籍人口比例上升到34.4%。
 
  和上海相比,北京的户籍人口老龄化要晚得多,但也进入了深度老龄化阶段,且也“涨个不停”。
 
  2012年,北京户籍老年人口的比例首次突破20%,达到20.3%。
 
  其中,截至2008年底,北京市户籍人口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18万,占总人口的17.7%;
 
  截至2009年底,北京市户籍人口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26.6万,占总人口的18.2%;
 
  截至2010年底,北京市户籍人口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35万,占总人口的18.7%。
 
  截至2011年底,北京户籍总人口1277.9万人,其中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247.9万人,占总人口的19.4%;截至2013年底,北京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已达279.3万人,比上年增加16.4万人,占总人口的21.2%。
 
  这一数据到2017年已经上升至24.5%。
 
  从时间线上来看,北京2009年户籍人口老龄化比例与上海2000年相当,换句话说,从户籍人口上看,上海比北京要早将近十年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
 
  和上海和北京相比,广州要年轻得多,且户籍人口老龄化的上涨速度不算太快。
 
  2013年,广州市户籍老年人超过133万,占户籍人口的16.03%。截至2015年底,广州户籍老年人共计147.53万,占户籍人口的17.27%。
 
  截止到2017年底,广州市户籍老年人口数161.85万人,户籍人口的18.03%。
 
  而深圳则更为年轻。
 
  截至2015年底为止,深圳户籍老龄人口24万,老龄化率6.5%。
 
  截至2017年底,深圳户籍老年人28.87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6.6%。
 
  养老基金仍有结余
 
  究竟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差别?
 
  “在四个一线城市里面,情况不太一样。北京上海情况比较接近,就是经济发展、教育和收入水平比较高,预期寿命长,同时城镇化率高,计划生育执行规范,加上收入水平提升导致生育意愿下降,几个因素叠加,导致北京上海老龄化问题严重。”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大国大城》作者陆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深圳是全国平均年龄最年轻的城市之一。
 
  “这主要是因为大量吸引外来移民,而外来移民通常来说都年轻人口占比较高。广州的情况也类似,所以整体来说,深圳和广州的人口年龄结构会比较年轻一些。”陆铭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户籍人口老龄化和全部人口老龄化,并不能完全划等号。
 
  “由于户籍制度,对外来人口在本地长期居住,仍然存在很多制度上的障碍,我国养老保障地区之间仍然是分割的,公共服务和户籍是挂钩的。就导致一线城市户籍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但加入外来人口的话,老龄化程度其实是较低的。”陆铭说。
 
  根据已经披露的数据,目前来看,四个一线城市养老金仍然有结余。
 
  《2018度北京市社会保险事业发展情况报告》显示,全年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619.5亿元,基金支出1716.2亿元,比上年增加321.8亿元,基金当年结余903.3亿元。全年城乡居民养老保障基金收入86.8亿元,基金支出77.7亿元,基金当年结余9.1亿元。
 
  根据2018年度深圳市社会保险信息披露通告,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1133.103亿元,基金支出435.755亿元,当期结余697.348亿元。年末基金滚存结余4685.403亿元,其中统筹基金1957.309亿元;个人账户基金2728.094亿元。结余资金中委托运营322亿元。
 
  城镇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0.357亿元,当期结余-0.016亿元,年末基金滚存结余0.353亿元。机关事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4.717亿元,当期结余66.833亿元,年末基金滚存结余220.370亿元。
 
  上海的数据则显示,2017年,上海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658.86亿元(含财政补贴收入13.70亿元),基金支出1906.48亿元,比上年增加253.44亿元,年末基金累计结存2029.34亿元。2017年,上海市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62.48亿元(含财政补贴收入55.42亿元),年末基金累计结存76.53亿元,其中个人账户基金累计积累57.87亿元。
 
  2017年度广州市社会保险信息披露通告则显示,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560.44亿元,基金总支出449.72亿元;当期结余 110.72亿元。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26.53 亿元,基金总支出 33.65亿元,基金累计结余 162.44亿元。
 
  老龄化会加速吗?
 
  “一线城市是大量吸引外地人口流入的地方,所以中国的一线城市,养老金都是结余的。”陆铭表示。
 
  他指出,值得注意的反而是其他问题。“比如,北京和上海出现控制人口的政策,如不改变,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出现年轻人补充不足,而导致出现养老压力。”
 
  目前,北京和上海都提出了人口调控的目标。
 
  其中北京提出北京常住人口2020年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万人,比上年末下降0.8%。上海则提出,到2035年,上海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左右。2018年,上海常住人口总数为2423.78万人,比上年增加5.45万人。
 
  陆铭认为,如果缺乏年轻人的流入,加之本地户籍人口养老压力大,有可能会在未来带来问题。“这个问题我认为重视是不够的。”
 
  而如果缺乏年轻人的流入,本地人口老龄化可能会加速发展。
 
  与此同时,深圳和广州仍然对人口流入“敞开大门”。2018年末,广州常住人口1490.44万人,同比去年增加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达到1302.66万人,同比去年增加49.83万人。同时,这两个城市的落户政策也比北京上海宽松得多。而这也带来一个明显的后果:两地户籍人口老龄化上涨速度不算高。
 
  而对于新流入的人口,需要保证他们的基本福利,才能“留住人”。
 
  “在人口流入地区,外地人在本地缴纳社保,未来怎么保证他们享受到相应权利。从近期来说,他们在城市缴纳了社保,尤其在子女教育、廉租房,怎么让他们平等享受。从长远来说,就是退休以后的养老福利。”陆铭说。

上一篇:炎炎夏天 古人避暑的妙招多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炎炎夏天 古人避暑的妙招多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