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离互联网第一梯队城市还有多远?

2019-09-09 11:33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武汉离互联网第一梯队城市还有多远?

一、艰难中萌芽
 
2011年高考前夕,付小龙坐在宿舍里用人生第一台智能手机听广播,电台里正在讲述姚欣休学创业做出了用户量逾4亿的视频平台PPTV。
 
夜深人静时,仿佛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付小龙的内心,“像姚欣一样‘开公司,做事业’,这个念头种进我脑子。 ”
 
不久后,他以620分的成绩进入姚欣的母校华中科技大学,加入姚欣曾扎根过的创业社团冰岩作坊,在这里他做起为情侣打理感情的生意,开发了恋爱记APP,聚焦浪漫产业。
 
很快恋爱记就以极快的速度狂揽10万用户,一年后用户突破100万。 他形容当时推进项目的场景: “通宵达旦,晚上集结,早上告别; 各司其职,很接近一家公司的状态”。
 
在此期间,付小龙带队赴京参加360首届大学生应用开发大赛,他们顺利斩获第一名并得到周鸿祎的指导和80万现金。 经过武汉本地媒体的报道,付小龙在当地创投圈迅速成名,流量和资金上的支持让恋爱记迎来第一波增长。
 
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恋爱记运营成本压力水涨船高,付小龙将融资提上议程。 他尝试各种途径给天使投资人发商业计划书,“明星效应”也并未给恋爱记加分,付小龙投出的BP几乎全部石沉大海,甚至和投资人见面的机会都稀缺。
 
好不容易约到第一个投资人,也在见面之后寥寥数语就谈崩。 对方问付小龙需要多少钱,他答500到1000万。 对方继续问,“既然你500万和1000万干的效果都一样,那我为什么要给你一千万?”,不欢而散后他又继续去见其他投资人,这一年还是大学生的付小龙深刻地体会到融资比新闻报道里实在难太多了......
 
最后见了超过30家投资机构,恋爱记才在上海受到世纪佳缘的青睐。
 
与此同时,距离华科5.9Km外的武汉大学,在测绘遥感信息国家重点实验室任职的吴渊拉来从华为离职的师弟张振宇,带着何斌、黄胜蓝几位华科、武大的在校学生聚在一起探讨如何让验证码不那么惹人讨厌。
 
在吴渊看来,如果要评选互联网上最让人讨厌的东西,验证码一定名列前茅。
 
当时的字符验证码数字模糊、字母扭曲、文字重叠,大家苦这个“互联网交互端口的第一扇门”久矣,又别无他选。 因为它太重要了,担负着筛查机器人、反黑产“薅羊毛”等重任。
 
模糊扭曲的验证码已经存在十几年,用户早已习以为常,倔强的吴渊、张振宇想去改变这个习以为常,极验验证应运而生,他们提出用行为验证来让验证有另一种选择。
 
很快,他们几人就将产品模型、商业逻辑梳理清楚,但刚有点起色极验就因资金问题陷入困境。 一方面产品早期较难打入市场,另一方面在接触投资机构时也常常碰壁,公司一度差点倒闭。 后来张振宇回忆: 那年冬天很冷,我们在一个狭小、混乱的民房里吃饭、睡觉、办公......
 
“下班之后我们一起跑步、打篮球、玩英雄联盟。 有一天晚上,我们打赌,一定要赢一把才能睡觉,就一直打一直输、一直打一直输,直到凌晨五点,终于坚持到胜利。 ”
 
他们的坚持换来了天使湾、武汉科创、IDG资本、红衫中国、火山石资本等一线机构的共4轮融资。
 
同样是这一时期,作为学生创业典型代表的黄承松在一次DEMO咖啡举办的创新沙龙活动中结识了毕业6年、参与过PPTV创建的师兄夏里峰。 两人一拍即合在“九块邮”商业模式的基础上推出了平价电商平台卷皮,他们也和当时很多的武汉创业者一样在武汉见了一圈投资人后在外部完成融资......
 
有创业者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直言,2012年左右武汉整体创业氛围不错,属于创业浪潮的萌芽期,很多现在不错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在这一时期“冒出”创业的想法。
 
但与创业者蓬勃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时外界环境对创业并不友好,钱难融、资源匮乏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大部创业者既没有经验又缺少辅导,很少有机会能与成功的创业者、投资人接洽,更多的是闭门造车,学生创业这一现象更加凸显,而武汉又正好拥有数量最多的在校大学生。
 

 
二、浪潮在酝酿
 
察觉到创业浪潮正在萌芽且急需资源、投资对接平台的人不在少数,何萌就是其中一个,他在北京体验过车库咖啡、知道杭州有贝塔咖啡,也想在武汉召集一些创业者、投资人攒“人头”,做一家类似的主题咖啡空间,帮助武汉互联网创业者创建一个建立人脉、交流想法、会见投资人的平台,有了想法的他立马在知乎发帖提问项目的可行性。
 
本来是抱着探讨的目的去提问,结果响应者迅速,严重捷、詹凯等20余人立马把想法付诸实践,合伙出资在光谷软件园成立了DEMO咖啡,直到开业一年多,仍不断有人加入,最终股东达35人。
 
营业之后,创业沙龙、分享会、高新论坛、科技峰会等大大小小的创新活动迅速在DEMO咖啡落地,他们还通过人脉请来汪潮涌、曾李青、袁岳等全国闻名的圈内大佬站台,一时间去DEMO咖啡参加沙龙、见投资人、聊行业动态成为众多武汉创业者创业取经的首选。 甚至有外地投资人来武汉出差,哪也不去,专门在DEMO咖啡轮流见武汉创业者。
 
遗憾的是,在经历辉煌的同时DEMO咖啡自身却因经营亏损等问题陷入困局,即便后来政府出面为其授牌“湖北省科技企业孵化器”和“TMT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并陆续补贴资金近百万人民币也没能缓解DEMO咖啡盈利之痛。 在营业的第三年,詹凯、何萌、严重捷几位核心创始人决定关闭DEMO咖啡实体。
 
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何萌总结,没有商业模式靠政府资金支撑的DEMO咖啡是扭曲的,就算有理想和热情也注定不可持续。
 
回过头看,这家本地最早的创业咖啡虽然没能如愿延续创始人们的梦想与希冀,却为后来武汉的创业浪潮埋下沃土,众多本土知名项目在这里萌芽,甚至有本地媒体将其称为“光谷互联网创业者的精神圣地”。
 
DEMO咖啡的股东们也在这里找到各自事业的新方向,何萌做了线上金融平台有道金融、严重捷成立了国家级孵化器去创吧、夏里峰的卷皮网用数年时间成为独角兽、邵凌霜和他创建的车来了在行业内崭露头角并完成数轮融资、詹凯加入东湖天使一年投了十多个项目......
 
DEMO咖啡的出现与退场正是当时武汉创业氛围变化的一个缩影,亲历者刘顺认为: “DEMO咖啡之前武汉缺少类似的交流平台,在它之后效仿者不在少数,高校里、科技园、孵化器附近这样的平台渐渐冒出芽,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 ”
上一篇:澳门百家乐投注:房产市场重心开始偏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澳门百家乐投注:房产市场重心开始偏移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