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剧是现实生活的一勺凉水 不是火上浇油

2017-05-11 15:3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行业剧是现实生活的一勺凉水 不是火上浇油


  《继承人》收官,《外科风云》10日晚大结局。一部律政剧,一部医疗剧,在制作层面上,都属于电视剧金字塔尖上技术含量颇高的行业剧。

  比起玄幻剧、年代剧、历史剧,现实题材中的行业剧更是难上加难。对准一个行业开火,把行业内的各种隐疾翻腾出来营造故事冲突,些许不严谨之处就会遭受指责。另一方面,行业剧又独具魅力,律政剧、医疗剧、刑侦剧是天然的矛盾冲突场,没有冲突不会上法庭,没有事故不会去医院,警匪之间都是悬疑故事。刑侦剧受相关政策管控退出黄金档,律政剧和医疗剧本应是市场上的大热门,然而,比起美剧、日剧、港剧,国产剧中的医疗、律政剧简直少得可怜。

  所以,两部卖相不错的行业剧同时播出实属难得,也在收视榜上稳坐一二。《外科风云》和《继承人》与理想中的行业剧都尚有距离,但前者更受关注,争议更多。《外科风云》的主创团队在电视业内被誉为行业良心,对细节一丝不苟得了个“处女座”剧组的绰号。即便如此,这部剧也没逃掉“不专业”的质疑,从“医生怎能穿五厘米以上的高跟鞋”这种人所皆知的常识问题,到“手术前消毒动作不标准”这种半专业性问题,还有“演员手术、抢救动作不标准”等专业问题。导演解释,在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之间有所取舍,毕竟,不是拍一部医疗纪录片。《继承人》又是另外一种情况,编剧和出品人是从业30多年的成功律师,不允许有任何法律方面的漏洞出现,涉及《继承法》的各种常见纠纷和法律细则都写进了戏里,起到了普法的作用。比如,首个案例就是“孝顺养女与不孝亲生女争夺遗产”。从情感上来讲,观众都倾向于孝顺的养女,但决定官司胜负的关键在于遗嘱是否公证,以及公证级别。看完这部剧,对在老人健康时立遗嘱怀有道德压力的人完全可以释怀,法律意义上,立遗嘱反而是保障亲情不受伤害的有效手段。

  《继承人》的编剧从法律界转行到影视圈,带着新手的生涩,故事讲得磕磕绊绊,不够精彩。《外科风云》比《继承人》更好看,剧情悬念迭出,节奏感好到无可挑剔,服装、置景、道具比偶像剧还讲究。故事由30年前一宗医疗事故引发的两条人命归西开始,将各种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巧妙地编制在一起,医药代表、不良律师、大款、小三、艾滋病患者等一波接一波地催化着医院内部矛盾爆发,医疗业的暗面和中国社会人情的冲突拧在一起,从头到尾紧紧扣住观众。但是,为了加强节奏冲突不断,编剧对真实牺牲太多,在艺术与真实的取舍间建了一座海市蜃楼。所以,《继承人》的问题在技术层面,而《外科风云》手法老到的在行业剧里掺入了狗血手段,让人总有些意难平。

  讲好故事之外,电视剧还另有责任。若说一部行业剧肩负着缓解社会矛盾的责任,未免太过沉重,或者可以将之视为一种姿态,真正吸引观众,走进人心灵的不是任何创作技巧,也不是情节,恰恰是这种姿态。就像《继承人》最终让观众意识到:“财产是暂时的,亲情才是永恒的。”《外科风云》里,最打动我的不是泪眼汪汪的生离死别,而是那位医药公司老总的父亲,在病床上回顾一生,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一辈子就是个平庸的小大夫,几十年只跟头疼脑热、小病小灾打交道,没有科研成果,得疑难重症的病人不会找他看。然而一位十几年前被他治好慢性咽炎的病人认出了他,在病人的印象中,他就是大夫中的高手。手术前,老人欣慰感慨:“原来小大夫也有幸福感。”毕竟,天才是少数,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是每个人每天面对的课题,放下剑拔弩张去感受喜悦的能力是我们最有可能拥有的,触手可及的幸福感。

  一部医疗剧不可能解决医患矛盾,但为促成医患之间的互相理解而努力的姿态是要有的,而且要诚恳才好。行业剧是现实生活的一勺凉水,而不该是火上浇油。几年前,家庭伦理剧被狗血手段搅得浑浊不堪,带来的是人们在心理上对亲情的不信任,尤其是“婆媳关系”的预设对立;抗日神剧拍得像武侠片一般,造成混乱的历史观。前车之鉴,时刻警醒。

  《继承人》收官,《外科风云》10日晚大结局。一部律政剧,一部医疗剧,在制作层面上,都属于电视剧金字塔尖上技术含量颇高的行业剧。

  比起玄幻剧、年代剧、历史剧,现实题材中的行业剧更是难上加难。对准一个行业开火,把行业内的各种隐疾翻腾出来营造故事冲突,些许不严谨之处就会遭受指责。另一方面,行业剧又独具魅力,律政剧、医疗剧、刑侦剧是天然的矛盾冲突场,没有冲突不会上法庭,没有事故不会去医院,警匪之间都是悬疑故事。刑侦剧受相关政策管控退出黄金档,律政剧和医疗剧本应是市场上的大热门,然而,比起美剧、日剧、港剧,国产剧中的医疗、律政剧简直少得可怜。

  所以,两部卖相不错的行业剧同时播出实属难得,也在收视榜上稳坐一二。《外科风云》和《继承人》与理想中的行业剧都尚有距离,但前者更受关注,争议更多。《外科风云》的主创团队在电视业内被誉为行业良心,对细节一丝不苟得了个“处女座”剧组的绰号。即便如此,这部剧也没逃掉“不专业”的质疑,从“医生怎能穿五厘米以上的高跟鞋”这种人所皆知的常识问题,到“手术前消毒动作不标准”这种半专业性问题,还有“演员手术、抢救动作不标准”等专业问题。导演解释,在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之间有所取舍,毕竟,不是拍一部医疗纪录片。《继承人》又是另外一种情况,编剧和出品人是从业30多年的成功律师,不允许有任何法律方面的漏洞出现,涉及《继承法》的各种常见纠纷和法律细则都写进了戏里,起到了普法的作用。比如,首个案例就是“孝顺养女与不孝亲生女争夺遗产”。从情感上来讲,观众都倾向于孝顺的养女,但决定官司胜负的关键在于遗嘱是否公证,以及公证级别。看完这部剧,对在老人健康时立遗嘱怀有道德压力的人完全可以释怀,法律意义上,立遗嘱反而是保障亲情不受伤害的有效手段。

  《继承人》的编剧从法律界转行到影视圈,带着新手的生涩,故事讲得磕磕绊绊,不够精彩。《外科风云》比《继承人》更好看,剧情悬念迭出,节奏感好到无可挑剔,服装、置景、道具比偶像剧还讲究。故事由30年前一宗医疗事故引发的两条人命归西开始,将各种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巧妙地编制在一起,医药代表、不良律师、大款、小三、艾滋病患者等一波接一波地催化着医院内部矛盾爆发,医疗业的暗面和中国社会人情的冲突拧在一起,从头到尾紧紧扣住观众。但是,为了加强节奏冲突不断,编剧对真实牺牲太多,在艺术与真实的取舍间建了一座海市蜃楼。所以,《继承人》的问题在技术层面,而《外科风云》手法老到的在行业剧里掺入了狗血手段,让人总有些意难平。

  讲好故事之外,电视剧还另有责任。若说一部行业剧肩负着缓解社会矛盾的责任,未免太过沉重,或者可以将之视为一种姿态,真正吸引观众,走进人心灵的不是任何创作技巧,也不是情节,恰恰是这种姿态。就像《继承人》最终让观众意识到:“财产是暂时的,亲情才是永恒的。”《外科风云》里,最打动我的不是泪眼汪汪的生离死别,而是那位医药公司老总的父亲,在病床上回顾一生,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一辈子就是个平庸的小大夫,几十年只跟头疼脑热、小病小灾打交道,没有科研成果,得疑难重症的病人不会找他看。然而一位十几年前被他治好慢性咽炎的病人认出了他,在病人的印象中,他就是大夫中的高手。手术前,老人欣慰感慨:“原来小大夫也有幸福感。”毕竟,天才是少数,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自己的存在价值,是每个人每天面对的课题,放下剑拔弩张去感受喜悦的能力是我们最有可能拥有的,触手可及的幸福感。

  一部医疗剧不可能解决医患矛盾,但为促成医患之间的互相理解而努力的姿态是要有的,而且要诚恳才好。行业剧是现实生活的一勺凉水,而不该是火上浇油。几年前,家庭伦理剧被狗血手段搅得浑浊不堪,带来的是人们在心理上对亲情的不信任,尤其是“婆媳关系”的预设对立;抗日神剧拍得像武侠片一般,造成混乱的历史观。前车之鉴,时刻警醒。


上一篇:造成离婚的原因到底有哪些,手机成为离婚的最大元凶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