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情向左,爱情向右

2017-10-23 15:44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世情向左,爱情向右


世界上没有哪一部小说,像红楼梦的结构这样复杂。

作者不愧出身江宁织造家,他定是从小就看惯了织锦,看惯了那些千丝万缕的线,每一根线既与别的丝线纠结缠绕,又各自有着独立的经纬走向。明中有暗,断中有续,最后成为一幅巧夺天工的锦绣绫罗。

《红楼梦》就是作者织成的一幅锦。大手笔,集合了所有最复杂的工艺。有凤姐这样闪光的织金线,也有刘姥姥这样朴素的粗棉线。

在第三十二回,作者就让宝钗,黛玉,湘云,袭人这些各色彩线,在这一回中交集,组合出五颜六色的图案来。尤其是宝黛这两根主线,在经历各种回环纠结之后,终于在这一回,织出了他们的同心结。

“精读红楼”:世情向左,爱情向右

首先是湘云这根线,一向明快的色彩发生了些变化。

如果说黛玉和宝玉是青梅竹马,那么湘云和宝玉也是两小无猜。那个心直口快的,大说大笑的,喜欢乱穿别人衣服的,和小丫头扑雪人儿摔了一身泥的小女生,终于渐渐的长大了。有人来给她说亲了。

这一回的内容从湘云和袭人叙旧说起。正因为袭人服侍过湘云,所以二人非常熟悉,湘云给袭人带来了绛纹石的戒指,袭人请湘云帮她做针线。

从绛纹石的戒指自然就讲到了宝姐姐的好处。宝玉一句“不必说了”,湘云立刻把话题转到黛玉身上。细品湘云的话,矛头指向的还是宝玉,宝玉对黛玉的态度,对黛玉的好,让她很不服气。

其实黛玉和湘云,一个率真,一个天真。两人的脾性都得赋一“真”字。她们都不喜欢过多掩饰,彼此说话便不提防,一向直来直去。可以说,黛玉和湘云是一对损友。

“精读红楼”:世情向左,爱情向右

第二十回,黛玉说湘云“偏是咬舌子爱说话”,湘云回敬“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那才现在我眼里”。

第三十一回,黛玉说湘云“真真你是个糊涂人”,湘云回敬“你才糊涂呢”。

她们之间会闹些小别扭,像两个因争了玩具,或是因游戏一方耍赖而相互赌气的小女孩儿,可爱得令人莞尔。而宝钗则更像是在一旁笑着看着她们的大姐姐。湘云自然是喜欢宝钗。但其实,她和黛玉才是最像的,后面的情节也越来越证明这一点:

芦雪庵雪中联诗,是黛玉和她一起抢;香菱学诗,黛玉仔细教,湘云也滔滔不绝;中秋夜联句,也是她们二人互不服输,才有了“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妙对,才一直联到栊翠庵去,联到丫鬟八下里找不着。

“精读红楼”:世情向左,爱情向右

湘云在家很辛苦,这辛苦是黛玉无法体会的。黛玉不怎么做针线,高兴了,一年才做一个香袋儿,不高兴了,管是谁做的扇套,拿过来就剪两段。女红于黛玉是玩意儿,于湘云却是工作。她每天做针线到半夜的辛苦,只除了说给宝钗,无人知道。

从读书赏花的富贵小姐,到夜夜针线的辛劳女工,家道的衰落外面看来虽不明显,内里的细节却影响着湘云的生活。更兼父母早亡,在家无人疼爱,这些事情磨练着湘云,她逐渐变得懂事了。

她学着人情世故,懂得了把绛纹石的戒指,分别送给贾府中地位最紧要的四个大丫鬟。她体会到世路艰难,懂得了男人要读书上进,仕途经济、安身立命才是正途,是一个男子应该完成的责任。

这些变化在湘云,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是她许久不到贾府,宝玉忽然从她的口中听到“仕途经济”几个字,大吃一惊,大失所望。

这,还是那个咬舌子叫着他“爱哥哥”的小女孩儿吗?

“精读红楼”:世情向左,爱情向右

这是湘云第一次正式劝宝玉。宝钗早就劝过。作者自然不会每次都写,而是用袭人的话带出来,一明一暗。彼时的宝玉自然是不听的,很反感。他只有在多年之后,沧海桑田,才会痛悔的写道,以往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劝之德,以致于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

湘云是个极聪明颖悟的女孩儿,近来夜夜做针线的经历,让她体察到了一种危机感。节省费用便得自己动手,她开始懂得养尊处优的富贵生活是需要某种保障、某种条件的。但是宝玉还毫无所觉,贾府高大的屋檐帮他遮挡着风雨,大观园正是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未涉世事的少年,还以为这样可以一直到永远。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同样是劝说,宝玉对湘云和宝钗的态度是不同的。对宝钗,他只是“拿起脚来就走了”,并未恶言相向。而对湘云,他却下了逐客令:“姑娘请去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这知经济的人”,并当着湘云的面说这是“混账话”。

这是因为,以宝钗沉静的,循规蹈矩的性格,说出这话来在宝玉的意料之中,宝玉一直以来听惯了宝钗的说教。比如不能吃冷酒啊,比如,娘娘不喜欢的字你诗里就不要出现啊……等等。所以宝钗劝他读书上进,他虽然不爱听,却也不觉得意外,尚能接受。而且宝钗是姐姐,长幼有序,宝玉对她有一份敬意,不好随意顶嘴
上一篇:《高能医少》收官 上海米其林餐厅        下一篇:情感细腻的人,格外关注婚姻生活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