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娘之外,另一个最可爱的中国女子

2017-10-25 15:58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芸娘之外,另一个最可爱的中国女子


明清时期,先后出现过几种以文言笔记体来写家庭生活,尤其是夫妻琐事闺阁趣味主题的作品。其中沈复《浮生六记》因林语堂等人的荐读,尤其受大众热捧。其实,在《浮生六记》之前早有冒襄《影梅庵忆语》开此类忆语体先河,之后还有陈裴之《香畹楼忆语》、蒋坦《秋灯琐忆》等嗣续佳作。

我们最近出版的《忆语三种》即收录了《浮生六记》之外的三篇。青年作家文珍特为本书撰写了导语,分别解读了三部作品。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是第三部分:试看蒋坦《秋灯琐忆》。从中我们可以领教:《浮生六记》的芸娘之外,另一个最可爱的中国女子,一对堪称“奇迹”的夫妻……

嫁人当嫁蒋宝玉:试看《秋灯琐忆》

忆语三篇,我独爱此篇。林语堂说芸娘和秋芙,是古代中国最可爱的两个女子,的确各有千秋。芸娘天真娇痴,一生为憨直所误;而秋芙慧黠聪敏,却是少有的妙人。作者蒋坦并非高士,秋芙也非名妓,而风流蕴藉,不输冒董;鹣鲽情深,更压倒陈紫表面同心。

如果说陈裴之无法超越时代,那么老秀才蒋坦却真正是贾宝玉式的先驱,赞秋芙辩才远胜自己十倍,让人看了眼熟,俨然有“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见了男人便觉浊臭逼人”的声口。他对秋芙的爱慕,也颇类贾宝玉在林、薛前的自惭形秽。在那样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能有如此见识殊难。仅此,即使他终身未仕,才学平平,但对秋芙而言,生平之福,却远胜小宛、紫湘。所谓相濡以沫、情深意笃、夫唱妇随、鸳鸯于飞……一切考语,在他们身上都用得上;而志趣清逸,更与众不同。

《秋灯琐忆》不是从初遇开始写的。新婚之日,“欢笑弥畅”,两人坐在床边聊儿时嬉戏往事,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早记不清了。——这一点也和《浮生六记》里的沈复和芸娘相似。青梅竹马,知根知底,大概容易有比较深刻的感情。

多年后的蒋坦清楚记得,那天秋芙梳的是堕马髻,穿的是红纱衣,当年情态,历历在目。两人联句,房间里充满素馨花的香气,而蚊帐内外蚊虫嘤嘤如在耳边;那天他一定是非常快乐的,从这样平淡的语句里都能够感知他漫溢的喜悦。不需天雷勾动地火,不需三生石上注定,更不需万众瞩目,都是寻常男女,只求细水长流的福分。

因是“琐忆”,作者也便不管结构章法,随意为文。写文适值秋芙归宁,回娘家看望父母。一别三十五天,方得此文缘起。日日掐指,最平淡不过的数目字,却泄露无限相思,他想她在家姐妹众多,“兴亦不浅,亦忆夜深有人尚徘徊风露下否?”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古代多见闺怨,如此“夫怨”,却是弥足珍贵,罕如珠宝的。

因妻远行,他又想起一桩小事来。她的琴技是他教的,发现她病后疏于指法,还着急地督促她复习。有一天她弹啊弹,突然弹断了第五根弦,大概因为五的数字主火,很快听丫鬟报说不小心烧着了帷幔。这样细小琐碎的事体,本不值一提;因为和她有关,仿佛也特别地富有情味起来。

他还记得秋芙会做一种很美的绿诗笺,是用戎葵叶和云母粉一起拖染成的。她还为他抄过《西湖百咏》,虽然书法不是上佳,字迹仍十分秀媚可爱——可惜被朋友拿走了。

又一个酷热的夏夜,秋芙约他去理安寺游玩,遇到好一场大雨。雨后竹林清风飒飒,山峰如蹙,又在寺里遇到了有趣的查姓僧人留他们吃饭。那天秋芙兴致特高,题了诗,还弹了琴。用毕斋饭,又在月色中踏上苏堤归路。回家后才发现家里已成泽国,让丫头用烘笼烘干衣物睡下,差不多已五更了——好不曲折的一天,可多么值得记忆!

秋芙还会画牡丹。只因柴米一日日弃置了——蒋坦的回忆里仿佛有某种遗憾,可是他性不耽溺感伤,立即又想起一桩趣事弥补。有年春天秋芙兴之所至,拾桃花瓣砌成字样,却被狂风吹散,他赶紧开解说:真是风狂春不管啊。这样她就立刻被逗笑了。
上一篇:故事号 · 要命的感情 北京地铁故障        下一篇:农历九月十二生肖情感分析 宁波限购
相关文章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