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道菌群与情感障碍是什么

2018-07-11 11:41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


肠道菌群与情感障碍是什么


    一般认为肠道菌群在胃肠道疾病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令人惊讶的是,最近几年的研究表明肠道菌群似乎也与大脑生理和行为密切相关,从而可能影响宿主的心理健康。实际上,普唯尔生命科技发现,益生菌已经成为一种潜在的治疗焦虑和抑郁的手段,至少在动物模型的研究中是这样的。科学家提出“psychobiotics”一词用来描述对精神疾病有益的益生菌,我们称之为“益心菌”。
 
  肠道菌群紊乱:情感障碍的起源之一
  情感障碍如抑郁、焦虑等,存在着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al axis, HPA轴)的异常,抗抑郁药通过使HPA轴正常化来改善抑郁症状。情感障碍中的炎症反应失调涉及到全身多个系统的相互作用, 体现了其“心身共病”的特征。
  微生物代谢会产生一系列短链脂肪酸,如丁酸盐脂肪酸,可以影响血液-大脑屏障的生理功能。肠道微生物通过改变菌群结构、细菌代谢产物和神经递质水平,影响HPA轴及免疫炎性反应等调节抑郁症状或抑郁样症状。
  肠道微生物种群可影响人体中枢神经系统的发育及调控,同时,中枢神经系统也可通过多种途径影响肠道微生物种群,微生物可产生血液循环中的许多化学物质,这些物质经过宿主修饰,对哺乳动物的中枢神经系统产生重要的影响。
研究者分析了30名健康人及49例抑郁症患者的粪便样品,后者包括29例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评分≥20分(A-MDD组),17例HAMD评分<20分且被允许住院治疗(R-MDD组)的抑郁症患者,通过测序发现,与健康对照相比,A-MDD组肠道菌群α道多样性显著增加。A-MDD及R-MDD组肠道微生物中拟杆菌门、放线菌门和变形菌门比例升高,而厚壁菌门细菌比例明显降低。
 
  益生菌:调节肠道菌群,缓解焦虑
  抑郁症患者与健康人群肠道的微生物菌群结构存在明显差异。在抑郁症患者胃肠道内,拟杆菌属的数量明显不足。肠绞痛婴儿的肠道菌群种类也少于正常婴儿,变形菌属密度增多,厌氧杆菌数量少,且日后易于罹患肠易激综合征、焦虑症和抑郁症。
  在患有肠易激综合征的小鼠,给予瑞士乳杆菌和双歧杆菌等益生菌干预后,大鼠的焦虑行为有所减少,情绪有所改善。同样,使用鼠鞭虫感染大鼠后表现出焦虑增加,血清中的犬尿氨酸/色氨酸比例增加,证实肠道菌群可以影响焦虑、情绪、认知和疼痛,暗示肠道菌群可能是通过脑-肠轴发挥作用。
普唯尔生命科技发现,已知的基础和临床数据表明,肠道调节物有望作为精神障碍的一种治疗手段。如益生菌可有效改善宿主的抑郁、焦虑、认知功能等。益生菌的运用,如双歧杆菌、干酪乳杆菌、鼠李糖乳杆菌等可通过改变菌群结构,有效改善动物模型中的抑郁焦虑样行为。

 
  一项双盲随机对照研究,给予平均年龄61.8岁健康人群为期3周的含有益生菌的牛奶,在干预前、干预后第10天、第20天检测情绪和认知能力。结果发现,之前无便秘的人群自我感觉头脑更清楚和自信。之前感到抑郁者,接受益生菌干预后情绪低落症状有所改善。之前患有便秘的人群便秘情况未见改善,提示情绪的好转与便秘无关。一项临床研究发现,给予健康志愿者益生菌(瑞士乳杆菌和双歧杆菌)30天,可以减少医院焦虑量表的得分,缓解了焦虑症状。
  越来越多的研究聚焦于肠道微生物与精神疾病的相互关系及可能的调控机制。肠道微生物通过肠道神经系统、神经内分泌系统、神经免疫系统和代谢等影响大脑的发育及功能,从而影响精神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其机制很复杂,涉及多个直接和间接通路。肠道通透性增加似乎是“肠-脑轴”交互作用的基石。请关注我们,普唯尔生命科技将为您继续解读。
上一篇:为何很多人疏远亲戚,却跟朋友亲近        下一篇:知名情感节目被停播,媒体担当不能丢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