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人”连续奸杀女子一人还有身孕 逃亡24年

2017-01-22 10:58 来源:未知 作者:澳门在线百家乐投注平

  1月14日上午10点,淳安县威坪镇的威坪大桥上,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民警们静悄悄聚了起来。被他们围在中心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工人,两人正在桥面上铺人行道的地砖。

  

女工人先发现了民警,四下一看也没别人了,民警们似乎就是冲他们来的,她赶紧拉了拉地上的男工友。

 

  女工人先发现了民警,四下一看也没别人了,民警们似乎就是冲他们来的,她赶紧拉了拉地上的男工友。

  这个男工友头发花白、留得挺长,身高一米七不到,身板瘦弱,加上长年的户外工作,看着特别沧桑。他抬眼一看,微微有些吃惊,但还没来得及给出什么反应,就被民警们按住了。

  表明身份,民警质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他没反抗,回应只有沉默。

  


24年前县委党校旁惊现一具衣不蔽体的女尸

  24年前县委党校旁惊现一具衣不蔽体的女尸

 

  连环强奸杀人案曾让全县陷入恐慌

  事情要回到1993年。

  当年11月22日清早5点,天还只有微亮,一个早起的晨练者,在淳安县委党校旁的一处石阶上看到了血迹。顺着血往前几步,一具衣不蔽体的年轻女尸赫然出现在转角。

  

当年的案发地

当年的案发地  县委党校一带是千岛湖镇(当年还叫作排岭镇)上最繁华的地块之一,附近各种罐头厂、丝绸厂林立,还建有学校,人来人往的极是热闹。没多久,围观案发现场的镇民就聚起了好些,县公安局的民警也都到了。

 

  有当年在现场围观过的老镇民回忆,那天天气苦寒,霜冻的厉害,被害的女子孤零零地被人扔在墙角,头上血迹斑斑,身上也有不少伤痕,其中不少都是人类牙齿留下的咬痕。

  经过法医鉴定,被害的女子死亡时间在凌晨0点左右,死后还有被强奸的痕迹。

  民警走访后查证,她30岁,本地人,是附近一家工厂的职工,案发时刚下夜班,独行在回家的路上。她当时已经有了婚约,婚礼就定在1994年元旦,事发时还带着2个月身孕。

  那时的淳安县城人口还不足4万人,县城最中心的地带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案件,一时间全县女子人人自危,千岛湖镇上同在厂里上班的女工们,更是数月间都没人再敢独自上下班。

  几个月过去,就在县民们逐渐平复,差不多要忘了那起凶案的当口,1994年3月25日清早,另一个衣不蔽体的女子被发现躺在千岛湖镇上的淳安技校旁边。她的脖子上有一道可怖的勒痕,身上也是遍布咬痕,发现她的路人都一度以为她已经身亡。万幸经过医院抢救,她被证明只是因窒息产生了休克,并没有被伤及性命。

  她当年47岁,早已成了家,也是附近一家企业的职工,遇险时也是刚下夜班,独行回家。她遇险的地点,离第一个受害人的距离还不足300米,通过技术比对,两起案子是同一人所为这一点也得到了警方的确认。她的性命虽然保住,在县里引起的恐慌却并不比第一个受害人小。当时的淳安县公安局,也陷入了相当苦闷的境地。

  举步维艰的调查中透出一丝曙光

  嫌疑人很可能是个工人

  2015年底到淳安刑大当重案中队长的时候,邵威第一天就听同事提起了这起积案。

  

本案的案卷

本案的案卷  “每个到淳安刑大当重案中队长的,都不可能忘得了这个案子。20多年了,前前后后200多个民警参与过,它还是没破。”邵威叹了口气。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新安江水库的建立,整个淳安县城都是新建起来的,户籍管理上,“有人无户、有户无人”的情况并不少见,加上那时候交通不发达,出行基本全靠步行或自行车,放在淳安这个特殊环境里,走水路的人也占很大比例,种种因素叠加,发了案子,排查起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监控更不必说了,当时根本没有。我甚至听前辈讲过,那时候案发地千岛湖镇虽然是很热闹的中心地带,但连基本光照覆盖都还没有做到,入夜后跟村里区别也不太大,不少角落都是乌漆墨黑……”

 

  办这个案子的过程中,能算得上万幸的只有两点,一是在杂乱的案发现场,当年的办案民警尽最大可能,收集到了嫌疑人的毛发等关键物证,虽然当年的技术水平还不足以在这些物证上有什么太大的发挥,但却为最终破案留下了可能性;另一点就是第二位受害人的奇迹生还。

  “我们调查确定,第一个受害人是被人都背后突然袭击,用大石头砸中了后脑勺后死亡的,第二个受害人则是被一根绳子险些勒死。两个受害人都遭到了凶手强奸,从第一个受害人死后遭强奸这一点推断,凶手很可能是以为自己的行为已经造成第二个受害人死亡,对她实施强奸后离开了现场,他绝对没想到,第二个受害人居然只是被勒昏过去了。”邵威说,第二位受害人苏醒后,配合当时的专案组给凶手画过像,不过因为她也是黑暗中突遭毒手,接着马上就被勒昏,要让她把凶手的样貌精确形容出来,难度很大。“虽然如此,但根据她对凶手衣着打扮的粗略描述,我们还是能估计出来,这个人很可能是个镇上打工的工人。”

  然而当年的县公安陆续排查了2万多个怀疑对象,进展并没有出现。

  从一个“家系”中锁定嫌疑人身份

  DNA技术成为了最大转机

  去年6月,淳安县公安局DNA实验室正式投入使用。同年10月,县局宣布刑大再次成立“11.22”、“3.25”系列抢奸杀人案专案攻坚组,在现代科技加持下,结合传统的侦查方法,力求破案。

  “专案组成立以后,分析研判下来,我们划出了淳安县内的1个重点镇、5个重点乡,包含近11万人口的一个范围,开始兜底式排查。”邵威解释说,因为淳安县下辖的各个乡镇都有各自的就业特点,比如这个乡的人大都外出做小生意,那个乡的则清一色去工地打工,他们结合当年“凶手很可能是个工人”这一点,划出了这6个重点乡镇。从去年10月到今年年初,专案组对这6个乡镇里9000多个家系、12000多个男性都采集了生物样本,因为工作强度过高,一直坚守第一线的、淳安资格最老的法医胡立新,期间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岗位上,至今都还在医院治疗。

  

今年1月6日,专案组在DNA样本检测时发现,这6乡镇的其中一脉钱氏族群,有作案嫌疑。

今年1月6日,专案组在DNA样本检测时发现,这6乡镇的其中一脉钱氏族群,有作案嫌疑。  “讲得通俗一点,我们的排查方式是由粗到细的。先用男性Y染色体检测技术,把有作案嫌疑的一脉族群给锁定,因为同姓的一家人,父子传承下来,在几代人的范围里,Y染色体的吻合程度都是非常高的。确定了一脉族群后,我们再在这个族群里进行完整的DNA检测,把目标精确到个人身上。1月13日晚上,我们确认了嫌疑人钱某的个体样本,跟当年案发现场提取到的DNA样本完全吻合的。”邵威说,时隔24年,利用科学技术突然破了积案,当时整个专案组都沸腾了。

 

  到威坪大桥上抓人前,专案组已经到钱某生活的村子里摸过情况。

  他今年50岁,几乎一生都生活在这个小山村里。村里外出基本靠水路,船开到县城都要个把小时,端的是偏远。听村里人说,钱某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日常生活中,村民间的一些小摩擦在所难免,但他一辈子没跟人争过,遇事向来都是隐忍退让。生活方面,大家也都觉得他平平无奇,跟妻子结婚20多年了,感情一直挺好,两人育有一子一女,都已长大成人。

  到案后,钱某花了好几天才冷静下来,认清了自己被抓的事实。

  “他自己也反复说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被抓住的一天。”邵威说,“当年的案情他已经交代出来。90年代初,国内小录像厅很流行,不小都会偷偷播放一些带有色情内容的三级片。他说他当时就在千岛湖镇上一个建筑工地里当小工,离案发现场才几公里距离。晚上下了工,他去录像厅看了这些三级片,情绪就开始失控了……”

  警方判断,钱某可能有一定的性变态倾向性。他作案时完全不计后果,就地取材(第一次是绿化带里翻出来的石头,第二次是地上捡来的绳子),直取要害,随后把人拖入暗处的草丛中实施强奸,再随手把尸体丢弃在近旁,而做下这些恐怖行径时,他已经是个结婚3年、夫妻和睦、而且有了孩子的成家之人了。

  据钱某交代,作案后他一度逃去安徽跟杭州市区,短暂地做过小工,后来回到村里学了泥瓦匠的手艺,自此数十年如一日地在村里小心生活。“他说他也是看到那会儿县里到处都是警察查这案子,慌了,加上当时社会上其他一些恶性案件的影响,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将带来的是严重的后果,这之后没有再敢犯案。”

  目前钱某已被淳安警方刑拘。

  从民警这里听说,案件中的第二个受害人、侥幸生还的张女士,一生都为这起经历所扰。去年2月,在没见到案件告破的情形下她含恨离世,实在另人扼腕叹息。


上一篇:男子强奸杀人获无期 此前他人被当凶手判死缓        下一篇:周立波国内律师回应毒品:就算是 也不是他的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