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八区 | 定西地震安置房被指豆腐渣 墙砖可抽出

2016-08-19 06:5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东八区 | 定西地震安置房被指豆腐渣 墙砖可抽出

劫后余生的苏孝中陷入了新的“劫难”。

2013年7月22日,甘肃省定西市岷县、漳县交界发生6.6级地震。苏孝中夫妇抱着还在睡觉的孩子刚跑出房间,屋子就塌了。

得益于定西地震异地安置政策,在住了两年帐篷后,2015年8月,苏孝中一家成为地震移民,住上了漂亮的安置房。

7.22岷县漳县6.6级地震省内异地安置区纪念碑矗立在村头。

可没住多久,苏孝中初见新家的喜悦就消失了。“就是个门面货,不中用”,苏孝中摸着墙上的裂缝,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孙子孙女,眉头蹙在一起:“娃娃们每天在墙根底下跑来跑去,院墙要是倒了,娃娃们命就没了。”

据苏孝中所在的富坪村村干部介绍,全村共1095户,有超200户人家的安置房存在安全隐患,有村民家的房屋墙面透光,有的甚至可以徒手将墙砖抽出。

土木工程专家认为,这样的房子“有随时倒塌”的可能。“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调查发现,房屋质量和安全隐患的背后,疑似存在官方监督不到位、承建方低价竞标、违法分包等问题。

对于村民的质疑,定西市政府通过网络回复称,安置区民宅工程质量合格,主体结构安全和使用功能达到设计要求,不存在工程质量隐患。

安置房是个“门面货”

去年8月,苏孝中举家从岷县山区搬到靖远县北湾镇寺儿坪安置点之一的富坪村,成为地震移民。

根据甘肃省委、省政府的规划,2015年8月中旬,岷县、漳县1690户7713名受灾群众集中搬迁到白银市靖远县北湾镇寺儿坪、五大坪。

刚到新家,苏孝中很激动。安置房青瓦白墙朱红大门,独门独院整齐划一,跟岷县山区的家风貌完全不同:“一排排的房子可漂亮,跟城市里的小别墅一个样!”

青瓦白墙的安置房一排排漂亮整齐好像小别墅,但住进去却问题重重

搬进新家没几天,苏孝中才发现安置房只是个漂亮的“门面货”,一场大雨就让它现了“原形”。前院的唯一一个排水口“好像个摆设”,后院成了个小池塘,积水淹到小腿肚。厕所在后院,全家人只能趟水上厕所。

苏家后院的墙上至今依然留着那次积水的印记:离地面高20厘米的水印,清晰可见,贯穿了整整一面墙。

寺儿坪安置区25号苏孝中家后院墙上,积水留下的印记离地约20CM。由于排水设计有问题,下大雨时后院积水没过脚踝。

被淹的不止苏家一户,第一场雨过后,多户村民给后院加盖了顶棚,还在地面上用水泥抹了一个小“水坝”,用来拦截从前院流过来的雨水。

积水的烦恼还没散去,很快,苏孝中发现更严重的问题,房子北面的主墙墙根处与地面之间裂了一条长长的缝。他担心,积水会从裂缝处灌入房子的墙面,甚至地基,最后,令房子倒塌。

并且,这样的缝在苏家不止一条。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看到,一道2米2长的水泥“疤痕”爬在厨房的内墙上。据苏孝中介绍,这条“疤痕”是为了补一道三毫米宽的裂缝留下的。

此外,院子四面墙上的柱子与墙面之间均有裂缝,四五条纵向的裂缝都是沿着柱子从墙头裂到墙根,最大的裂缝达到5毫米左右,通过裂缝能看到墙外的光。

苏孝中家,房屋和院墙之间有一条宽约一指的缝隙。

看着院子里那些令人不安的裂缝和正在玩耍的孙子孙女,苏孝中觉得心都悬起来了。

超200户房屋存质量问题

苏家的问题并不是个例,“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随机走访富坪村内8户安置房,发现几乎每家都存在着院内积水严重、地基下沉、地皮发空、墙面裂缝、墙灰剥落等问题。

北湾镇驻富坪村干部赵雪平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介绍,从岷县迁到富坪村的灾民共1095户,经过村里初步统计,至少有超过200户的房屋存在质量问题。“还没有统计完,但肯定不止200户。”

寺儿坪安置区,一户人家后院地面的裂缝长度超过两米。

中寨组33号黄俊义家,墙根上方20厘米处一条裂缝围绕整栋房子裂了一圈;此外,以房子为中心四条地面裂缝一直辐射到院墙。

93号韩山生家,搬来不到一个月外墙墙灰就掉了。砖和砖之间只填充了少量的泥砂浆,以至于裸露的墙面上可以看到大量的空洞,韩山生用手就能把砖块抽出来。屋内同一位置,红砖和一截埋在墙内的水管也裸露在外,砖块之间的缝隙可以伸进两根手指。

寺儿坪安置区93号韩山生家的房子,砖与转之间的缝隙可伸进两根手指。

韩山生儿媳称,两个月前,打了几次报修电话后,安置房工程的中标商——八冶公司的人来过,他们把墙面切开,检查里面的砖有没有垒实,“来检修的人说我们这个是危房。”她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但他们并没有提出解决办法。

93号村民韩山生家卧室内,白色的墙面上红砖裸露。

领导高度重视的安置房工程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查询媒体报道发现,定西异地安置房项目从招标、中标到施工、监理各个环节都是在“各级领导高度重视”、“亲自指挥以及严格监督下”完成的。

2014年2月28日,甘肃省政府常务会议决定,由定西市实施岷县漳县6.6级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省内异地安置项目。定西市政府随即成立了现场协调领导小组,市住建局局长刘倡清负责安置区现场的总体协调工作。

安置房建设以来,省委、省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多次现场调研、专题研究解决异地安置区建设中的困难和问题;下设靖远现场工作组和兰州协调组,也分别由1名县级领导担任组长,定西市还抽调19名干部脱离原岗位、常驻靖远县开展工作。

2014年10月9日-2014年10月11日,定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布招标公告。公告显示,工程总建筑面积15984.36平方米,概算总投资4500万元。

最终,中国八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冶公司”)中标,甘肃省建设监理公司和兰州华铁工程监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中标岷县、漳县工程的监理单位。

央广网在报道中曾这样表述:“定西市决定由实力雄厚的八冶集团公司中标承建安置区项目”。

据八冶公司公开资料,该公司曾获得“全国守合同重信用企业”、“全国优秀施工企业”、“中国工程建设社会信用AAA级企业”等殊荣,多项工程获“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奖”和省(部)级优质工程。

八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李元曾在接受工程后表态,从原材料采购到建设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专人严格把关,发现问题立即整改,哪怕推倒重建,也不能容忍质量问题。

在工程建设当中,靖远现场指挥部也组织工程建设、施工、监理等单位对施工企业推荐进场的建筑材料进行实地考察调研。同时,建立工程巡查机制和工程例会制度,施工企业和监理单位每天坚持现场检查。

但就是在各方的层层把关下,该安置房还是曝出了质量问题。

工程分包价被曝低于成本价

“安置房质量出现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必然的。”张天融(化名)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

张天融,安置房的承建商之一。2014年9月,他在一级分包商李兴财处拿到了靖远县寺儿坪的61栋安置房的材料及劳务工程。

据张天融透露,八冶公司中标后便将工程直接或间接分包给17个公司或个人。

“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包工头带的施工队没什么经验,技术员少,一些技术不达标。”张天融(化名)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透露。

五大坪安置区,一户村民家的台阶里砌筑的是碎砖。

八冶兰州分公司施工负责人李书记也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称,八冶的受包方“有个别没有资质,大部分有资质。”

2015年11月,张天融因拖欠欠款将八冶公司和三立公司告上法庭。法院最终认定:张天融建设了受包建设工程事实属实。2014年9月13日,八冶公司与李兴财个人签订建设工程(安装)施工分包合同。2014年9月21日,李兴财又私自以三立公司的名义与八冶公司签订103幢安置房的协议,并将工程再次转包。上述协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三款,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承包人自行完成的规定。

对于违法分包的说法,“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致电八冶集团兰州分公司,其法人代表冯寒冬回应称,八冶集团是劳务分包,不违法。

白银大公律师事务所吴玉军律师认为,八冶集团的分包方式违法。他解释,劳务可以分包,但是劳务分包对象只能是具有劳务分包资质的单位,不能是个人。且分包内容只能是劳务范围,不能从工程组建、人才、机械等全部分包。

除了违法分包,在张天融看来,这一工程一开始的投资额就存在问题,“钱太少,难保质量”。据公开资料,按照民房设计方案,每户住宅建设总投资12.96万元,其中政府补助10万元左右。八冶公司在和三立公司签订的合同里约定每幢房屋包工包料价款为125000元,分包到张天融手里时,价格变成了每幢12万元。

而张天融根据房屋设计图纸和当地材料造价计算,每幢房屋预算应在13.5万元到15万元之间,“不可能低于13.5万!”他强调。

五大坪安置区,凿开墙灰后,墙里的转砌得参差不齐。

李书记也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证实,12.96万元的竞标价“挣钱不可能,谈不上利润。”

转包价定在12万,张天融称,这就意味着如果严格按照设计图纸施工,每幢房屋至少亏损1.5万。为了盈利,包工头或者公司势必会在工序和材料上缩水。

此外,该安置房工程还存在拖欠工资的问题。

“因为甲方不给钱,工人天天逼着发工资,还有一位张姓包工头不堪压力喝了农药。后期工人钱发不上来天天闹事,有人一看干脆中途不干了。”张天融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在此情况下,八冶公司只能派出突击小组加班加点地赶工期,“工程质量可想而知”。

拖欠工资的说法也得到了印证,在岷县党政网一篇题为《“7.22地震三周年”灾后重建省内异地安置区建设纪实中》的报道中提到:“到了安置区建设中期,由于施工企业管理不善而拖欠农民工工资,导致部分民工上访,曾一度围堵施工现场和办公场所。”

官方称房屋质量合格

在了解安置房的状况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张君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表示,房屋存在倒塌的可能性。

张君称,房屋、地面裂缝是由于地基不均匀沉降引起的,地基没做好,房屋就容易倾斜。再加上排水设计不合理,下雨积水通过墙壁与地面之间的裂缝渗进墙壁和地基,时间一长地基软化,就存在倒塌的风险。此外,对于砂浆不饱满的问题,如果涉及墙体内大部分砖,也容易造成倒塌。

正值暑假,安置区的学校空无一人。

分包商张天融也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证实,施工队存在偷工减料的现象。比如在碾压地基前需要先洒水,每立方水花费16元,还需要花钱租用压路机,很多施工队为节省成本就采取少洒水,不租机械的办法。这种做法的后果就是地基沉降不均匀,混凝土和地表土有空洞,导致地皮空洞、房屋裂缝。

而官方的说辞却不太一样。

2015年9月,有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给甘肃省领导留言称安置房质量差、偷工减料等问题。

随后,定西市委在留言板上回复:通过现场查看发现,安置区民宅工程质量合格,主体结构安全和使用功能达到设计要求,不存在工程质量隐患,“网友反映所建房屋偷工减料之事不实。”

回复还称,网民反映的门窗、墙体及地面均有大程度的开裂和凸起等质量问题,实际为个别民宅存在门窗安装不牢靠、院墙局部裂缝、地面局部空鼓开裂等质量问题,政府已组织监理公司和施工企业对民宅中存在的上述质量问题进行全面整改。截至目前(2015年9月17日),已整改992户,占总户数1690户的59%。 

针对富坪村的情况,八冶集团兰州分公司法人代表冯寒冬也表示,房屋质量经过施工、监理、政府质检工作人员组成的工作组监督验收,房屋主体结构无问题。

“出现这些问题主要是因为当地地质结构的原因,当地是湿陷性黄土,见水塌陷、沉降,地面才出现裂缝。”李书记解释,往墙上抹灰的过程中天气干旱,没有及时浇水导致墙体出现裂缝,也只是装饰性问题。

李书记还称,八冶兰州分公司已经开始了修缮工作,预计十天内能完工。但村民认为,目前只是简单的把裂缝抹上,地面积水和地基下陷等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

寺儿坪安置区,46号苏明强家,5米长的台阶,间隔不到半米一道裂纹,一共裂了9道,两道裂纹之间水泥板可以掀起。

当“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致电监理方甘肃省建设监理公司法人代表魏和中时,他表示,对安置房出现质量问题不知情。

在富坪村,许多人家的门楣上都贴着一张“服务小组人员名单”,落款为八冶兰州分公司第一项目部。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以家里房子出现问题为由致电服务小组的一名负责人,对方称:“这事不归我管,你找别人去吧!”

47号苏报同家也因房屋、地面多处出现裂缝打了十几次负责人的电话,直到电话那头的人凶巴巴地对他说,“嫌房子不好,就搬走!搬回你们岷县去!” 苏报同放弃了再拨打电话。

“没人理我们,我不相信他们了。”苏报同说。


上一篇:石家庄召开全市检察工作暨司法改革动员会议        下一篇:姐妹淘感情依旧 小S坚称范玮琪是最好的朋友 幼幼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