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张叙利亚小男孩的照片如此特别?

2016-08-28 17: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或许需要一张这样的图片,来唤醒我们。

发布在《纽约时报》头版的叙利亚男孩照片。(Omran Daqneesh)

最近,一段叙利亚小男孩被救出、呆坐救护车后座的视频在微博上广为流传,甚至登上热门话题。在媒体的描述中,这位小男孩名叫奥姆朗·达克尼斯(Omran Daqneesh),在叙利亚阿勒坡地区(Aleppo)的一次空袭中幸存,“死里逃生”,“安静地坐在救护车里”,“不是用手擦擦脸上的血迹”。小男孩的照片发表在了8月19日的《纽约时报》头版,和所有战争中无辜孩童的影像一样,这张图片无疑引起了公众的同情伤怀与对战争的反省,同时引起了对于视觉伦理的许多讨论:照片是否为摆拍?我们该如何使用如此令人心碎的影像?战地摄影承载了谁的、怎样的意识形态?媒体如何通过图像探讨敏感的地缘政治问题?如何平衡其中的新闻价值、图片审美与情绪反应等等要素?

对于这张无岁男孩的照片所引起的轩然大波,《纽约时报》经验丰富的编辑也觉得疑惑。为此,《纽约时报》图片编辑克里格·艾伦(Craig Allen)写了一篇文章,希望探讨在“叙利亚每天上演着连续不断的痛苦与绝望,《纽约时报》和其他新闻组织都在积极报道这些不幸”的大背景之下,为何这张照片会如此特别?

叙利亚政策研究中心估计,截止到去年12月,在五年多的时间里,在战争中丧生的人已达47万人,伤亡儿童的数量已有数万人。克里格·艾伦说,《纽约时报》图片编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照片,也并不会在使用这样的照片上有所闪躲。从战争开始以来,《纽约时报》已经发表了数个关于叙利亚平民深陷战火的故事了,这些故事和照片一直都是其报纸头版、网站主页和客户端关注和回复的焦点。艾伦希望读者能够认识到,编辑在使用这些关于不幸与死亡的照片时十分敏感和谨慎。但是因为进入战区报道的人数有限、机会难得,媒体有认真完成报道、描述叙利亚残酷现实的任务和使命。《纽约时报》摄影部副主任贝斯·福林(Beth Flynn)说,叙利亚纷飞的战火是“一个你需要摆在人们面前的政治地缘问题”。

再具体操作中,《纽约时报》摄影部对于此类图片也有着许多讨论。“我们可以每天轻易选择一张叙利亚伤童或者亡童的照片”,图片编辑凯伦·赛汀卡雅(Karen Cetinkaya)认为,“但我们试图了解读者们对这些冲击极强的图片会作何反应。也就是说,在将叙利亚大屠杀的照片从众多选择中挑出以置于头条之前,我们需要研究,是否当天已经有了来自这个区域的新闻故事,因为这些新闻中的人物不能被遗忘,这一点很重要。他们的处境已经如此悲怆,而和平却遥遥无期。”

副主任梅根·罗瑞姆(Meagan Looram)也同意影像在未来的某一天终将超越言词,“通常,我们会让头版编辑们注意到这样的照片,我们也会单独刊发一张照片,独立于所有故事。这通常就是叙利亚的相关照片,我们用这样的影像来展示平民的伤亡状况。”“图片编辑和头版编辑会针对最终是否采用图片进行审慎的讨论,考虑到当天新闻和新闻价值、情绪反应和照片审美元素等多种因素”。

对《纽约时报》来说,平民在战争期间遭遇屠杀的图片许许多多,叙利亚只是其中之一。两年前,加沙一沙滩遭遇以色列炸弹袭击,《纽约时报》在当天头版上刊发了一张两个男孩遇难的照片,由普利策奖得主泰勒·海克斯(Tyler Hicks)拍摄。之后,《纽约时报》还刊发了无数张关于伊拉克战争的照片。

在编辑艾伦看来,小男孩奥姆朗的照片之所以让全世界的人们感到伤心,原因之一是他无辜的凝视,“他的眼神落在镜头之外,在今时今日引发了一种有时很难触碰到的情绪:同理心。这张照片是战争没有赢家只有输家的明证:冲突只有一日继续,就会有成千的平民们非伤即死。”——小男孩十岁的哥哥阿里,爆炸中深受重伤,已于周六去世。爆炸之后,在医院和倾圮的楼房中拍摄的多数照片都十分恐怖,然而“这张照片不仅触动了人们的良知,还在难以言传的信息和难以直视的画面之间把握了微妙的平衡”。这张照片“很有说服力,又不会令人毛骨悚然,可以进入Instagram和Facebook的照片墙,唤起人们的同情,在不把战争最残酷一面的展示给观众的情况下,在人群之间流动、分享,并引起广泛的关注”。

有那么多战争影像令人难忘——乔·罗森尔(Joe Rosenthal)在硫磺岛拍摄的升旗,艾迪·亚当斯(Eddie Adams)拍摄的被处决的越南共产党员,还有詹姆斯·纳切威(James Nachtwey)和唐·麦卡林(Don McCullin)拍摄的各方冲突。而在社交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在照片被刊发之前,可能已经在网络上犹如病毒一样迅速传播开来。艾伦认为,在这样一个自由的双刃剑下,来自认真负责的记者们的图片和文字,往往需要和未经检验的信息同台竞技。

归根结底,不管是通过《纽约时报》或者社交媒体,向世界上最不幸的地方投射一束光,对这片土地而言非常重要。或许,我们对于像小男孩奥姆朗一样的许多苦难常常置若罔闻,有时或许需要一张这样的图片,来唤醒我们。


上一篇:微商两千元减肥产品无功效 成本只有几元钱        下一篇:《谍影重重 5》:超越自己有多难?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