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振峰:攻打石家庄巷战异常惨烈

2017-10-16 15:00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牛振峰:攻打石家庄巷战异常惨烈


牛振峰现年89岁,1947年解放石家庄时,他所在的野战军八旅二十二团是主攻部队之一。当时,他是该团一营二连机枪班的战士。攻下内市沟,进行巷战时,牛振峰和战友们与敌人近距离激战,许多战友牺牲了,最终战士们凭着勇敢和顽强消灭了敌人。战后去完成背汽油的任务时牛振峰差点被活活烧死,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战争结束了,但是一起参军的亲密战友从此再无音信,这令老人一生难过。


牛振峰,1929年出生于河北饶阳县,1946年入伍,同年入党。历任班长、副排长、指导员、教导员,西藏墨脱独立营政委,1983年从保定军分区副政委的岗位离休,现居住在保定。他参加过许多战役,其中有解放石家庄战役、太原战役、兰州战役、宁夏追击战、抗美援朝中的五次战役;1960年随大军进藏,参加了对印自卫反击战的后方支援工作。


1947年深秋季节,部队战士正在北京以北地区行进,突然接到命令,战士们跑步前进,直奔保定徐水以北白塔铺地区。在横跨铁路东西的地方紧急挖战壕,准备打击从北京来的敌人,阻止其增援被困在清风店的敌人。



战士们昼夜不停地挖战壕。一天上午,战士们正在休息时,一股敌人由北向南大举开进。因为正是秋收季节,地里长着玉米和高粱,敌人可能没有发现我军。当敌人离我军阵地四五十米远的时候,战士们以猛烈的炮火打击敌人,敌营一下子就乱了。在这之后,敌人采取正面多梯队向我军阵地进攻,结果一次次地被打退。战士们抓紧时间抢修工事,有时边打边修,有时晚上还抽出小分队偷袭敌人。


战士们多次打退敌人进攻,敌人伤亡很大。于是敌人又换了战法,地面进攻同时,天上飞机轰炸,战斗打得异常激烈,炸弹就在距离我军阵地很近处爆炸,刚修好的战壕被轰烂。有的战友牺牲了,有的战友被土埋起来,其他人很快把战友从土中扒出来继续战斗。那时睡不上觉,战斗间隙就抓紧时间闭一会儿眼,几天吃不上饭,实在饿得不行就掰个生玉米吃。



“我们坚持了许多天,没让增援清风店的敌人前进一步。战斗结束后,我们部队转移到山区休整、训练。后来才得知此次战斗全歼清风店之敌,活捉了敌整编第三军军长罗厉戎。”牛振峰老先生回忆道。



攻打石家庄巷战异常惨烈



解放石家庄时,牛振峰所在的野战军八旅二十二团是主攻部队之一。当时,他在该团一营二连机枪班当战士。我军经过激烈的战斗,攻破外市沟,又攻破内市沟,最后攻入了内城。敌我双方距离很近,连说话声都能听到。牛振峰所在连队有个同志,听对方口音是自己的老乡,不假思索向对方喊话,动员对方投降。



“当时,我们和敌人一个院落对一个院落,一间房子对一间房子进行争夺。一墙之隔时,就拼手榴弹,敌人扔过来的手榴弹在身边还冒着烟,顺手抓起抛回去,有的就在院落中爆炸了。”说起当时的情况,牛老先生连说带比画。




战斗打得异常紧张激烈,牛振峰旁边有个战友突然倒下,他才发现土墙被敌人打穿了。战士们腹背受敌,只好撤退,重新调整部署后,再反攻回去。当打到一个三间北房的院落前,顽敌在里面固守。又打了一会儿,敌人用枪挑起白布表示投降。当我们的战士接近时,敌人突然开枪,有的同志牺牲了。营长、连长气得直骂,最后下决心用“土坦克”(战士身上披着浇过水的湿棉被)带上炸药包冲了上去。“轰”的一声,在猛烈的爆炸声中,房子被炸飞,敌人被消灭了。



终于胜利了,但也牺牲了许多同志。沿途有不少伤员被送往后方,群众用担架抬着,一路照顾,问寒问暖。




战后的石家庄到处破破烂烂,电厂被破坏,不能发电,晚上一片漆黑。牛振峰所在的排住在一个大院子里,连长命令他们排派人到一个大院的地下室去背汽油回来点灯。排长的绰号叫“小黑子”,他抽调了包括牛振峰在内的四个人前往。大家带着一只白铁桶,有位同志还带着一盏油灯。



到地下室十几米处,大家点亮油灯,透过灯光看见,地下室有两个大油桶,一个竖立着,一个倒着。一名战士把倒下的油桶抬起来,然后拧开油桶盖,半斜着往外倒油。由于不懂汽油不能见明火,油快倒满白铁桶的时候,旁边照明的油灯突然引燃了桶里的汽油。顿时大火迅速燃烧,浓烟滚滚,大家赶紧向外边跑。




借着火光,看到哪里有空当,牛振峰就往哪里钻,不多时听到爆炸声。油烟呛人,他的喉咙被浓烟呛得像火烧一样难受,眼睛也睁不开,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到处乱钻。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坚持跑出了地下室,过了许久牛振峰才睁开眼看到,到地下室的几位战友被烧得轻重不一。他摸摸烧焦的头发,发现衣服也被烧了不少窟窿,双手烧得又红又肿,喉咙像针扎一样疼,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没有条件,也没有及时治疗。过了很长的时间,牛振峰的嗓子才慢慢地可以发声。



“那时不懂得汽油不能用来做油灯的燃料,更不能靠近明火。太危险了,想起来真是后怕!我事后想,没在战斗中牺牲,在这次事件中死了才冤枉呢。”牛老先生回忆起当年的情况,情绪有些激动。


部队撤出石家庄后,住在藁城的一个村庄,部队处于训练状态。有一天,排长叫牛振峰从队伍中出列,并且对他说:“你父亲来看你,赶快回连部去吧!”牛振峰回忆说,当时他脑袋一下子就乱了,因为他一直没有给家里写过信,弄不明白父亲是怎么打听到的。父亲的到来,真是天大的喜讯,牛振峰脚下生风,往连部跑去。



到了连部,牛振峰一眼就看到了父亲,旁边还有一位老人,老人是他们邻村西支沃人,是战友宁子的父亲。看到父亲,牛振峰很激动,又高兴又难受,眼泪也随之流了出来。由于他的嗓子发不出声,他没有说出一句话。宁子比牛振峰大,是和他一块儿参军的,两人关系亲密,当时宁子已经结了婚,可能给家里通信时顺便提到和牛振峰在一个连队。父亲见到了牛振峰,而宁子父亲没有见到他的儿子宁子。在保北阻击战中,宁子头部负了重伤,后来两人再没有见过面。



听到这个消息,宁子的父亲很难受地离开了。后来,牛振峰一直打听宁子的消息,但一直没有下落,估计他可能牺牲了。再后来,听说宁子的媳妇也改嫁了。战友音信皆无,这令牛振峰一生都感到难受。

离休后的牛振峰,在保定和儿子生活在一起,每天坚持读书,看报,写字,画画,锻炼身体。他说:“列宁同志说得好,‘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把这些经历讲出来,一是为了怀念那些故去的战友,二是为了激励后辈们珍惜现在的一切,努力工作,报效祖国。在石家庄解放70周年之际,我在保定祝愿石家庄越来越美好!”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全部解放,成为用攻坚战术打下的第一座较大规模的城市。在石家庄解放70周年之际,寻找并记录散落于民间的历史细节、情感记忆,是我们所望,更是我们之责。本报日前推出大型专栏“口述石家庄”,请石家庄解放前后的亲历者、见证者讲述那段难忘的历史,以飨读者,以励后人。如果您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及其后人,请拨打96399与我们联系。
上一篇:《迷你世界》宣布国内用户破亿 海南小学校长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