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1对儿女被拐 原地等待20年

2016-11-25 09:28 来源:未知 作者:澳门在线百家乐投注平
 在这个简易的修鞋摊上,印着摊主的寻子信息:“二十年了,华兰,华白,全家人等你们回家”。20年前,他们7岁3个月的女儿胡华兰和5岁半的小儿子胡华白被人拐走。夫妻二人没日没夜地四处寻找,却一无所获。 为了让孩子们回来能找到家,这位妈妈坚持在老地方摆摊修鞋。59岁的她一说到被拐的女儿和儿子就会流泪。她说自己越来越老了,只盼能再见到孩子们,但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他们的遭遇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寻子故事被网友大量转发。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巡视员陈士渠也在微博上呼吁网友爱心扩散,帮帮这对夫妻,一起寻找1996年在贵州省都匀市平桥小河边失踪的姐弟俩。

  母亲罗兴珍:华兰、华白,你们在哪个地方?你爸爸妈妈实在很想念你们,你们为啥子不来见你的爸爸妈妈呀?爸爸妈妈从你们走后,没有过一天的好生活啊。

  这样的眼泪,流了二十年。对儿女的思念,也在这二十年中的每一天煎熬着罗兴珍和丈夫。思念至极的时候,罗兴珍总会拿出仅有的几张照片,看一看,摸一摸。姐弟俩都有个大脑门儿,比较容易辨认。 母亲罗兴珍:姑娘像我,儿子就像他爸爸,他爱动,和他爸爸一样的性子。我们一生就挂念他们两个,瞌睡的时候也要想到他们,基本上一个星期要看三次才睡觉。

  由于家里经济状况不好,两个孩子就拍过这一次照片。找孩子用去了一多半后,也就只剩这几张了。

  母亲罗兴珍:姑娘穿的衣裳就是她读书时候穿的,那个仔穿的也是最漂亮的那两件衣裳,经常穿,他最喜欢穿那两件衣裳。看这个照片,看我的两个儿女,我的心肝。幸亏给他们照了这两张照片。

  看过之后,罗兴珍小心翼翼地把照片装进信封,她说,这是她的心肝,是无价之宝。

  原地摆摊 担心孩子回来找不到家

  早上9点,二十年如一日,罗兴珍一大早就来到了都匀市的平桥客运车站附近的街边,开始支起修鞋摊。布往后扯了扯,露出了寻找儿女的字板。“二十年了!华兰,华白,全家人等你们回家。”

  罗兴珍一边为别人修鞋,一边盼望着路人看到这块字板后,可以告诉她孩子们的下落,更盼望着两个孩子可以凭着记忆找到鞋摊,回家团聚。

  母亲罗兴珍:1996年7月2日就丢了,有个小姑娘在那边租房子住,她说接孩子们到她家里去玩。到下午四点钟以后,我家老头子就去接人,结果四点钟回来跟我说,华兰华白不在了。

  二十年前的事情,罗兴珍记得还是那么清楚。就是在这个鞋摊前,她的丈夫慌张地跑过来告诉她孩子不见了。

  新来租户突然离去 疑似拐走儿女布往后扯了扯,露出了寻找儿女的字板。“二十年了!华兰,华白,全家人等你们回家。”

  罗兴珍一边为别人修鞋,一边盼望着路人看到这块字板后,可以告诉她孩子们的下落,更盼望着两个孩子可以凭着记忆找到鞋摊,回家团聚。

  母亲罗兴珍:1996年7月2日就丢了,有个小姑娘在那边租房子住,她说接孩子们到她家里去玩。到下午四点钟以后,我家老头子就去接人,结果四点钟回来跟我说,华兰华白不在了。

  二十年前的事情,罗兴珍记得还是那么清楚。就是在这个鞋摊前,她的丈夫慌张地跑过来告诉她孩子不见了。

  新来租户突然离去 疑似拐走儿女布往后扯了扯,露出了寻找儿女的字板。“二十年了!华兰,华白,全家人等你们回家。”

  罗兴珍一边为别人修鞋,一边盼望着路人看到这块字板后,可以告诉她孩子们的下落,更盼望着两个孩子可以凭着记忆找到鞋摊,回家团聚。

  母亲罗兴珍:1996年7月2日就丢了,有个小姑娘在那边租房子住,她说接孩子们到她家里去玩。到下午四点钟以后,我家老头子就去接人,结果四点钟回来跟我说,华兰华白不在了。

  二十年前的事情,罗兴珍记得还是那么清楚。就是在这个鞋摊前,她的丈夫慌张地跑过来告诉她孩子不见了。

  新来租户突然离去 疑似拐走儿女罗兴珍的两个孩子是被一个姑娘带走的。这个姑娘带着两个老人在罗兴珍家附近租住,搬来才刚刚两个星期。

  接孩子时发现已经空无一人的屋子,让罗兴珍夫妇意识到,孩子是被这三个人贩子拐走了。他们立刻到公安局报案。之后,两人开始拿着照片到都匀火车站寻找。

  母亲罗兴珍:一个守这头,一个守那头,就怕上火车后难找,一直找了十五天,没有找到下落。我就问列车员,有小娃崽上你们的火车没有?他们说没有。过后就没得办法了,饭都没有吃,走路都走不动了,我们都没有力气了。

  当时,罗兴珍家里的经济条件本来就不好。孩子被拐走后,罗兴珍的鞋摊也不摆了,丈夫的工作也辞掉了,没有了经济来源。为了节省开支,两个人每天徒步在城市里寻找,不吃不喝就这样找了十五天,却始终没有孩子们的下落。

  母亲罗兴珍:当时孩子找不到,老头子走路都有点疯疯癫癫的了。我有时候走路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会遇到一些退休的老年人。别人问我,妹呀,你上哪里去?我说我到平桥,找不到路回去。上班开车的那些人说,来来,我带你,他们就会把我带到平桥小河那里。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几个月。罗兴珍夫妇为了找孩子欠下了不少债,但是依旧没有儿女的音讯。没有人再愿意借钱给他们了。

  外出寻子 父亲打工一年换一城

  于是,孩子丢了半年后,罗兴珍的丈夫开始到外地打工,一年换一个城市,一边打工一边找孩子。而罗兴珍恢复了摆鞋摊的生意,守在都匀市,这一摆,就一直摆到了今天。

  罗兴珍的丈夫胡照周已经六十多岁了,现在在广东打零工。罗兴珍说,她丈夫这个岁数已经很难找到工作了,并且工作本来就十分辛苦,工作之余还要找孩子。因此,罗兴珍什么困难都不和丈夫说,怕他分心。

  母亲罗兴珍:他就问那些人,拿照片给那些人看。白天有活儿就去打点工,没有活儿的时候就去问,我老头说问得都不好意思了。

  记者:你老公一共回来过几次?

  母亲罗兴珍:20年了,一共回来过五次,没有办法。

  二十年来,他走遍了许多座城市,打工赚一点钱之后,就要到乡下去找孩子。如今老胡已经61岁了,记者在珠海找到他时,他正和几个年轻小伙子一起,在一处地下通道里装电缆。父亲胡照周:我去年就来珠海了,因为现在岁数大了,不认识人工作也不好找,像高层建筑的工地就不要你。干上两三个月,身上有上几千块钱,就可以到那些地方去找孩子。

  胡照周今年61岁,他的老乡把他介绍到了现在的施工队,工队经常接一些安装电缆电线的技术活。胡照周不会技术,主要负责搬东西、下电缆沟等体力活。由于他年纪大了,如果不是朋友介绍,不会有施工队雇佣他。因此,他格外地卖力气,因为他十分需要这个工作。

  父亲胡照周:从乡下到镇上,到处找孩子,就得花钱。

  胡照周明白,这样的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但他这样坚持了二十年。为了多攒一些钱找孩子,61岁的他干起活来比年轻人还要拼命。

  胡照周的工友:有的时候下电缆沟,里面又黑又脏的,他也不嫌脏、不嫌累。对他60岁的人来说是挺累挺苦的,有时候我们还要加班加点,年轻小伙子有时候都有点吃不消。

  胡照周所在的施工队管吃午饭晚饭,管住宿,所以,平时胡照周不花一分钱。为了省下更多的钱,他甚至几年不回一次家,不舍得给家里打一个电话。

  父亲胡照周:钱这个东西,像吃饭一样,你吃一点就少一点,你用的多就没钱剩。我们老板管午饭、晚饭两顿,所以我们一般都不吃早饭。

  寻子20年 夫妻分隔两地艰难生活

  这对丢了孩子的夫妻,一个在家摆鞋摊等待,一个在外边打工边寻找,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年过去了。别人家团圆的时候,罗兴珍夫妻二人分隔两地,忍受着对儿女的思念。同样折磨着他们的,还有艰苦的生活。对于年近60岁的罗兴珍来说,粘鞋底需要的切、压动作已经有些吃力了。她的眼睛花了,修鞋的技术也都还是土办法,因此来找她修鞋的人越来越少。

  由于住得远,罗兴珍在距离鞋摊两公里的地方租了一个小仓库,位置小的只能放下铁皮柜,月租金为300元。再加上修鞋时需要用的胶水、皮子等成本费用,一个月下来剩不下多少钱。但是,她依旧坚持着,风雨无阻,一天都不会缺席。

  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商户们都知道罗兴珍孩子被拐的故事。因为他们刚来这里的时候,罗兴珍就已经在这里摆鞋摊等孩子回来,直到现在,商户们换了一拨又一拨,罗兴珍依旧在这里等。

  母亲:孩子一定记得鞋摊,一定不能离开

  母亲罗兴珍:我就在那里等孩子,因为我在那里补鞋子几十年了,我怕他们回到都匀来找我们,我要是离开了,他们就无法见到我的面了。

  罗兴珍说,他们都知道妈妈在这里摆鞋摊,也经常来鞋摊这边玩。两个孩子被拐时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应该会有一些记忆。因此,罗兴珍认为,孩子们一定记得这里,一定会回来和爸爸妈妈团聚。所以自己一定不能离开,生意再不好,也要坚持下去。

  母亲罗兴珍:我就是想再坚持十年,看找不找得到。实在找不到的话,我就去火车上磕头找。

  为省饭钱 经常吃餐馆剩菜剩饭

  每天下午两点,是罗兴珍吃午饭的时间。她有时候吃包子、发糕,有时候吃这样的一小包杂面酥,总之,标准就是一块钱。有的时候,周围的小餐馆如果有客人吃剩下的相对完好的剩菜剩饭,工作人员也会打包送给罗兴珍,这样的话,她就能省下这一块钱。

  母亲罗兴珍:下午两点钟吃,不敢吃早了,要不会饿。

  记者:撑到什么时候吃晚饭?

  母亲罗兴珍:晚上十点多钟。

  这包像锅巴一样的食物,需要帮助罗兴珍扛过8小时。罗兴珍说,“饿了就喝点水,没有办法”。

  吃过简易的午饭后,直到5点收摊,这一整天,一共只有5个客人来修鞋,总收入12块钱。罗兴珍说:“那我也得继续摆鞋摊,要等孩子嘛,没有办法”。

  收摊后,罗兴珍推着两百多斤重的铁皮车,穿过马路,步行将近两公里的路程,把铁皮车存进一个小仓库内。她本就瘦弱,腰也因为疼痛直不起来,还要不时地躲避过往的行人车辆,十分吃力。

  鞋摊摆上一个月挣的钱,除去300块钱的房租,也不剩多少。为了生存,罗兴珍又开始了每天的另一项工作,她背上竹篓,拿上编织袋,沿路捡废品。母亲罗兴珍:收了摊我就去捡垃圾,一般我都是捡到十点钟才回家。要捡一口袋多,我就挑起来回家,用背篼背回来,还有工具材料那些东西。一般会捡些纸壳,能够卖得出钱的,乱七八糟的我都捡。

  从太阳刚落山开始捡废品,直到晚上10点钟将背篓装满,罗兴珍这才回到家。

  晚饭的时间到了。焖饭是昨天煮的,菜是今天别人吃剩下送给罗兴珍的。饭菜已经凉了,但是只要可以填饱肚子,别的都不重要。 她的住处十分简陋,是亲戚可怜她借给她住的,里面堆满了废品。罗兴珍说,自己现在的经济条件这么差,就算找到了孩子,也不会要求孩子赡养自己。

  母亲罗兴珍:我只要求找到他们的下落,不要求他们养我,不要他们拿好多钱给我,知道他们在哪里就行了。如果他爸爸找到了,看一眼他们在的地方回来告诉我,我不去都可以。我只想找到他们的下落,老天爷帮我把孩子找回来吧。 再来看一下这两个孩子小时候的照片,女孩胡华兰,小名华兰,被拐时7岁3个月,今年27岁。男孩儿胡华白,小名华白,被拐时5岁半,今年25岁,父亲名叫胡照周,母亲罗兴珍。孩子们知道妈妈的工作是摆鞋摊,爸爸的工作是开汽车。两个孩子走丢时年纪不算太小,也许会有一定的记忆,记得父母的工作,记得经常到母亲的鞋摊那里去玩。如果您有他们的线索,可以联系我们或者向当地警方报案。期待这一家人早日团聚! 再来看一下这两个孩子小时候的照片,女孩胡华兰,小名华兰,被拐时7岁3个月,今年27岁。男孩儿胡华白,小名华白,被拐时5岁半,今年25岁,父亲名叫胡照周,母亲罗兴珍。孩子们知道妈妈的工作是摆鞋摊,爸爸的工作是开汽车。两个孩子走丢时年纪不算太小,也许会有一定的记忆,记得父母的工作,记得经常到母亲的鞋摊那里去玩。如果您有他们的线索,可以联系我们或者向当地警方报案。期待这一家人早日团聚!


上一篇:小学老师体罚学生将其“扔飞”受警告处分        下一篇:周杰伦陈奕迅加盟中国新歌声2 粤语歌有新空间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