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易县出土“神秘”铜玺, 它竟是烙马印

2019-08-10 13:23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河北易县出土“神秘”铜玺, 它竟是烙马印

河北的易县在春秋战国的时候,是属于 燕国 的地盘,相信燕国的太子丹派刺客刺杀秦王的故事,没有人不知道。
这枚铜印是材质是青铜,可是颜色却是黑黝黝的,上面写的印文是“日庚都萃车马”。很多读者看到这里,都会觉得奇怪——这也不像是古代官员用的印啊!
 
 
我们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明朝的铜印上,写着“木答里山卫指挥使司”这几个字,说明这是一枚戍边的指挥使司用的官印。北宋的青铜印上写着:“拱圣下七都虞侯朱记”说明这个印是北宋禁军,一位都虞侯的印信。
评书大师单田芳有一句话,经常挂在嘴边——大将军没有战马,如折双腿。这句话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说,冷兵器时代,你想上阵杀敌,必须要有战马,没有战马,基本上会死得很难看。
 
可是根据资料记载,当时的燕国有军队几十万人,战车六百辆,战马六千匹。士兵会说话,将军问士兵的名字,他可以张口就答,可是马匹不成,那么如何更好地区分马匹的归属,当时聪明的工匠们,就创研出了一种烙马印。
当时的河北 易县 有一个地方,名叫日庚都。这个地方应该是燕国一个主要的战马饲养场,为了区别燕国其他处的战马,凡是日庚都的战马,都必须烙上“日庚都萃车马”的印章。
为何这枚烙马印,窗户里面吹喇叭——声名在外,并堪称难得的宝贝,这道理有三点:
首先:国内曾经出土过几块烙马印,可是不管哪方铜印,都没有“日庚都萃车马”的年代最久,用现代人的话总结这件文物就是:人们都知道,第一个踏上月球的是尼尔·阿姆斯特朗,谁会记得第二个踏上月球的人是谁?第一就是这样的独特和排他。
接着:这方烙马印上的镌刻是精品中的精品。现代人的唐诗、宋词和毛笔字都没古代人写的好,而让现代镌刻师们骑着快马跑三天,也是追不上古人刻印的境界。
为何这样说,道理很简单。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了那个全民都使用印章的大范围,刻印师不管多厉害,都达不到古代刻印师的那种娴熟、稳重的境界。
现代的刻印师曾经这样形容这方烙马印:清袁三俊《篆刻十三略》:章法须次第相寻,脉络相贯。如营室庐者,堂户庭除,自有位置,大约于俯仰相背间,望之一气贯注,便觉顾盼生姿,婉转流通也。
最后:这方烙马印揭示了燕国时代的 马政 制度。
春秋战国 的时代,各诸侯国之间,流传着这样一种共识: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为何马政会如此重要,要知道,古代运输用的是马车,前线打仗用的是战马,就连皇帝出游,都得乘坐六乘或者是四乘的马车。

上一篇:​石家庄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石家庄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了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