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真实灵异事件大全(三)

2016-05-12 21:3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06-19

第二十一章 生死一瞬间 我今天要讲的真实故事叫夺魂,但不是鬼差或者什么冤鬼冤魂来夺魂,我要说的是人和鬼争夺魂魄,争夺生命的故事。 在四年前,我的姑父是开化工厂的,大概是制作化工产品一般都是对人体又害的,再加上姑父操劳成疾,病得奄奄一息,到过很多家医院诊治,换了好几位医生。最后在广州中医院进入深什么治理室。在姑父彻底的昏迷过去了,我爸爸和姑姑一直陪着他,就在主治医生后来宣布没得治了,能过得多久就是多久,可能他会随时去的。家里的人听了后给他穿上寿衣了,准备身后事。姑姑呼天抢地的哭,姑父家的其他家人边哭边安慰着,到了快下午5,6点傍晚时分,忽然,整个天空都呈现着惨淡的黄色,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医院的门窗被吹得砰砰作响。我的叔叔(爸爸的弟弟)和姑父家其他家人也许感到害怕,也许是时候离开,于是他们都一一请辞离开了,只留下爸爸和姑姑了。 爸爸吃过饭后,见天色有异,就跑到外面的商场买来了几瓶烈酒回来,把三瓶的烈酒随手洒在病房的地面,然后自己又喝了1瓶多,弄得满身酒气的,搬了张凳子坐到了病房门口。医院是不许喝酒的,医生和护士都来说过几遍了,软硬兼施的要把地方清理干净,我爸爸就是不允许。到了晚上11点多的时分,天色更是难看,风刮得更狂了,周围的气氛死一般沉寂,爸爸要姑姑拿出纸钱在门口边烧了起来,室内的一阵风把烧透的纸钱灰吹到半空绕了几个圈再徐徐飘下来,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诡异。爸爸又再喝了点酒,又洒了点在地面,浓烈的酒气熏得整个房间—— ---------------------------------—— 就在1点的时候,又一个医院的清洁工要进病房,说要打扫打扫那些吹散一地的纸钱灰,然后就进门了,爸爸看着清洁工的背后,忽然看见她的脚是踮着走了,脚跟不到地了,于是,爸爸猛的站起来,搭上那清洁工的胳膊,拉住了她,从口袋里掏出300块钱递了过去,让她先出去,暂时不需要打扫卫生,说了些客气的话,于是那清洁工半推半就之下,拿了钱就离开了。也许你不相信,慢慢的,姑父的心跳逐渐增强了。到了早上5点多,他慢慢的醒了过来。 他看见姑姑坐在他旁边,姑姑问他感觉怎样了,姑父说他睡了一会,姑姑告诉他“你已经昏迷一个星期多了”。后来姑父又告诉姑姑和爸爸,在他昏迷的时候,他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穿着古代的新郎喜服,准备要迎娶几位新娘,他看见姑姑在不停的哭,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就在他骑着白马,领着几抬花轿快要入大门的时候,忽然看见大舅爷(我爸爸)拿了跟大棍站在大门口,大声吆喝着,举棍就对着那些新娘打下去,打得她们都落荒而逃,我爸爸把姑父训斥了一番后来他就慢慢醒过来看见姑姑坐在床边了。经过那一夜,姑父的病逐渐好转,医生们都说这是个奇迹,都已经下死亡判断,想不到他居然好转了。 后来爸爸就把这事回来跟妈妈和我说了,我也觉得这事真的好玄,好离奇啊!爸爸所做的将酒洒满地、喝酒弄得满室酒气熏天是辟邪驱凶之道?鬼怪都怕脏东西嘛!你听说过,如果人踮起脚跟走路,可能是鬼上身了。那个踮脚行走的清洁工会不会就是什么黑白无常、牛头马脸之类的鬼差来索命呢?因为怕那些酒气什么的,借人成形进屋索命?还有我曾经看过这么一本书,书上是这样说的:“阴间娶媳妇,阳间添牲口”,难道如果这次姑父梦境成真救活不了,他就要轮回六畜道?!难道是爸爸阻碍了鬼差收魂的时辰,把姑父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 第二十二章 晚上他会来上 老规矩第一人称了.不过这次的主角是一个女的,哎! 98年,我和班上另外五个同学到常州一家酒店实习。那时候我们是一个老师带6个女生,一个男生,到全国各地的酒店实习,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客人吃饭的时候跳舞。那时候的人们好像都还很纯朴,我们演出的时候,从来没有遇到过客人骚扰,演出环境也非常单纯。而我们几个更是过得自由自在。 酒店在常州市的开发区,离市区比较远,周围也比较荒凉,但是酒店的生意很好,那时候吃饭时有演出的酒店还不太多,也比较流行,来这里吃饭的大多都是有钱人或者是当官的。 酒店是新建成的,修得非常漂亮,外表是修成城堡样子的,这幢房子分成两部分,左边是一家市级的射击俱乐部,右边就是我们实习的这家酒店。 酒店里的装修也不错,舞台非常大,舞台后面还有一个更衣室,那是专门给演员们用的,我们就住在舞台的后面。不过要从我们住的屋子走到外面,得走过一条很长的走道,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也就是说我们住的屋子在酒店的最里面,在舞台的背后,要出来的话得经过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全是镜子,那是为了方便给演员们化妆用的,走廊一到晚上就没有灯,不过有那种灭蚊灯,莹光蓝的灯,在晚上看起来让人心里发毛。屋子倒也不错,就是有一点,屋子里没有窗户,因为屋子四面都是被酒店包围着的,就算是白天,屋子里要是不开灯,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屋子里太潮湿了,每天早晨起床,地上都是水,全是从地底冒上来的泛黄的水。我们问过这是怎么回事,结果酒店经理告诉我们是因为房子是新建成的所以才会这样。其实我们住的条件真的还不错,因为酒店的服务员全是住在酒店对面的一幢很旧的民房里,整个酒店就住了我们6个女孩,隔壁住着大堂经理和领班,也是女孩子,酒店经理和我们的带队老师及男生住在外面的包房里—— ---------------------------------—— 在这里的生活很开心,我们中午演出一声,也就一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晚上演2小时,其余的时间有时候排练,大多数都没什么事。那时候我和好友燕子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抱一大堆书回屋子里看。那天我们刚起床不久,就听到外面有很多服务员(她们大多数也是学校的学生来实习的。)在聊天,很热闹,我们也出去凑热闹去。原来是一个女孩说她们对面住的屋子闹鬼。我一听就害怕了,因为这几年总是遇到这样的事情,让我越来越胆小,可是偏偏你最怕什么,什么就会来找你。她们说得很是正经,说什么总是听到女人的高跟鞋在走廊里不停的走来走去,还说窗外看到过一个没有脸的女人,那个说见到鬼的女孩一边说还一边发抖,更是让人觉得她不是胡说的。当时我们6个女孩还一个劲说,幸亏我们住在酒店里,要是住在对面的屋子,估计得被吓死了。 也就过了不到一个月吧。有一天晚上我们大约折腾到二点多了才睡,我刚睡着,就被对面床下床的女孩春阳的哭声给吵醒了。她哭得很小声,但我还是醒了。当时实在是太困了,我也没有起来问她为什么哭。 第二天中午演出结束后,我把春阳拉到一边,问她昨天晚上到底怎么了。春阳吱吱唔唔的不肯说,被我问急了,才说:“昨天晚上我……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我床边盯着我看。”要是换作以前,我早就乐了,可是自己经历过一些解释不了的事情以后,对这种事情也比较敬畏了,于是安慰春阳说:“你一定是做恶梦了,咱们宿舍这么黑,你怎么可能能看见什么小女孩啊!”前面我也说过,我们住的屋子里如果不开灯,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春阳想了半天,觉得也是啊,这么黑她怎么可能看得清呢?春阳说:“难道真是我做梦了?”我又安慰了几句,春阳才放下心来。我让春阳不要告诉别的同学了,我怕吓着她们。更何况我最好的朋友燕子胆子超级小……平时连鬼片都不敢看,万一她知道了,估计又得害怕了—— ---------------------------------—— 谁知道就在第二天晚上,我半夜又被吵醒了。不过这次不是被哭声吵醒的,是被我下床的小玉骂人的声音吵醒的。我迷迷糊糊的就听到小玉非常大声的骂道:你这个脏东西,敢来害我?滚,我可不怕你!·#¥%%……—*(呵呵,原话比这个可要狠多了)小玉是回族人,平时性格非常泼辣,胆子也很大,她平时骂起人来那叫一个狠。这次,我们大家全被吵醒了,都问她怎么了,小玉很大声的说:“没事,你们睡你们的!”大家见小玉不说,也没办法,何况又是半夜,当时就想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于是大家也都去睡了。 第二天一起床,小玉就说了,半夜里正睡得香,突然感觉呼吸有点困难,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坐在她床边。这时候我正要反驳小玉,小玉就说,其实也不是看到,但就是知道是一个小女孩,用手正在拉她的被子。小玉当时就急了,她胆子大,听老人说过,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就得骂,叫它知道你不怕它,所以她就大骂起来,果然,那个小女孩就消失不见了。 又是小女孩?我心里一惊,想起了春阳说的那个梦。难道春阳不是在做梦吗?听了小玉的话,大家都好害怕,最后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师~(当时最大的小玉也才17岁左右吧) --------------------------------- 第二十三章 晚上他会来下 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领队的蔡老师,本来以为他会教育我们,没想到蔡老师听了以后却很慎重.先是带着我们去常州的大佛寺一人求了一个平安符,后来说又什么要在宿舍里洒米抓鬼.我当时那叫一个汗啊!当老师的比我们还迷信当然,我们没有听他的在宿舍里洒米,不是不相信他,而是我说:万一那鬼没想过害我们,我们洒米会让它觉得我们有恶意反而报复我们怎么办?大家一想都觉得有道理,于是我们就只是把平安符拴在了各自的床头. 后面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直到有一天中午,我们演出结束以后,我和燕子照常抱着小说躺在床上看,另外几个女孩在下铺聊天,我一边听她们聊天一边看小说,突然之间,我觉得头一阵一阵的发麻,是真的发麻的感觉,然后就好想睡觉,但下意识里我却害怕自己睡着,好像睡着了就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一样.耳边还传来她们聊天的声音,我的眼皮却越来越沉,我拼命告诉自己不要睡着,可是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脑.这时候,我听到燕子说了一句:这个猪,怎么一下就睡着了!我想告诉她我并没有睡着,可是我说不了话也动不了.正在这个时候,我就看到宿舍的门被人推开了.(我的床正对着门,我是脚朝着门躺的,后来才知道脚朝门睡觉是非常不吉利的.)一个穿着我们跳水兵舞的演出服的小女孩子走到我床上!真的是走到我床上的,我睡上铺啊!小女孩梳了个马尾,样子很清秀,皮肤很白,她坐到我的床边,两只脚就吊在床边,还一晃一晃的.我想大叫,可是我叫不出声,小女孩把手指放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我惊恐的盯着她的手,她却突然开口说话了:你怕吗?我拼命点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点了头的,因为我动弹不了)小女孩接着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出来话,只能盯着她,她一下子笑了,说:我就是你们说的鬼啊!我心跳得历害,耳边还传来同学们聊天的声音,我挣扎着想去拉我床头的那个护身符,小女孩又笑了说:没有用的,你不要怕,我这就走了.说完,她跳下床,一蹦一跳的从门口出去了.她一走,我马上感觉浑身有了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哇的一声就哭了!燕子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啊,刚才睡得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啊!我抽泣着说没事,做了个恶梦,结果大家都笑了,说我做梦都哭,果然还是小朋友.我也没把这件事告诉她们,最主要的还是怕吓着燕子.我回过神来去找我的护身符,却发现那个本来绑在我床头上的护身符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从绳子中间断掉了,断开的口很不整齐,像是让人使劲扯断的.最后我才在床底下找到了那个护身符.当天晚上我就生病了,整整发了两天的烧才渐渐恢复—— ---------------------------------—— 我被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梦事情吓得半死,但随后的几天里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我也就安慰自己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但是我却很清晰的记得那个小女孩穿的就是我们跳水兵舞的那件衣服,白色的衬衫、蓝色的裙子,和我们的演出服一模一样。随后的几天里,我们每次演出,一穿上水兵舞的演出服,我就感觉浑身发冷。 住在包间里的我们唯一的一个男生,有一天晚上跑来找我们。那天经理还有我们老师及两个住在隔壁的大堂经理、领班都出去玩了,整个酒店就我们七个人。男生小亮便叫我们一起去厨房偷东西吃。(呵呵,那会常常偷点水果啥的吃)我们几个一起来到厨房,厨房很大,除了切菜用的桌子,四周全是高入屋顶的大冰柜。不知道谁说了句:呀,这些冰柜好像医院太平间放死人的!这话一说,我们几个浑身都觉得一阵阵发冷。或许是因为有这么多大冰柜的原因吧。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我们匆忙的拿了些水果便跑回了宿舍。吃完水果,我就想上厕所,但我自己根本不敢去,便叫上燕子跟我一块去。宿舍到厕所也必须经过那一条长长的、两边全是镜子的走廊,晚上也没有灯,在灭蚊灯的照射下,整条路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蓝光之中。我俩根本不敢往两边的镜子看,慌里慌张的上完厕所就往宿舍跑。路过更衣间的时候,我发现更衣间的门是开着的。我明明记得来的路上这个门是关着的呀!(因为每天演出完以后,有专门的人锁门)这时候我更不敢多想,拉着燕子一溜烟的跑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已经是夜里了,大家关上灯便睡觉了。我不知道怎么的,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也就是在我一个转身的时候,我却突然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我吓了一跳,还没反映过来,那张脸便不见了。因为脸太白了,在黑暗中,反而特别明显!我刚想大叫,结果就发现燕子的呼吸很急促,于是我试探着叫了一声燕子,没想到燕子哇的一声就哭了。她这一哭,全宿舍都惊动了,原来,大家也没有睡着。我问她怎么了,燕子一边哭一边说,有人摸她的头发。这时候春阳说,我又看见那个小女孩了。小玉叫大家冷静点,她摸索着去开灯。我枕头下放着一个打火机,我伸手去摸,想给小玉照点亮,却怎么也找不着打火机。(平时打火机都是放在枕头下的,因为我要抽烟,所以在床上随时放了一个。)小玉去开灯,灯却怎么也开不亮。宿舍里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气氛。我想起了一件事,便说:会不会是经理把电闸给拉了?他以前也常这样,据他说是为了省电。大家当时都吓坏了,听到我这样说,马上觉得心里安慰多了。(汗`大家那会没想到我们偷吃东西的时候灯都是亮的,那时候经理早就走了!)都说,一定是经理干的。我们也不敢再睡,燕子爬到我床上,我俩挨在一起,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时间过得太慢了,我们都困得不得了的时候,突然听到大厅里的音乐声响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每天早上8点大厅响音乐,服务员都来打扫卫生了。)小玉又试着开了一次灯,这次,灯亮了。宿舍一下子亮了起了,我们几个也觉得活过来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们昨天晚上拼命找的的打火机以及另外三个打火机,被重叠着放在屋子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四个打火机全部诡异的立在一起! 这件事闹得很大,我吓得不敢在宿舍里住了,并且打电话给我妈妈对她也说了这件事。经理知道以后,便安排我们住到了别的地方,酒店晚上也再也没住过人。二个月以后我们实习期满了以后便离开了那里。 后来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屋子里那张椅子并不是酒店里的,是我们在马路对面的一个小卖部里借的。我想起有一天我去小卖部买东西,店主的女儿还开玩笑对我说,你们借的椅子是我们用棺材板做的。当时就当她开玩笑,后来想起来,却感觉到在酒店里发生的一切,或许与这张椅子有点某种神秘的联系也说不定 --------------------------------- 第二十四章 狐仙 一个朋友曾经提出的故事: 关于狐仙的故事我听了很多,但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般出现狐仙的地方多在北方。在北京呆了七年,认识很多北方的朋友,也听他们说起了很多关于狐仙的故事,现在我选几个可信度较高的故事说给大家听。为什么说可信底较高呢?一是因为我信得过讲给我听的人,二是我分析后觉得他们没有骗我的动机和必要。 (一)李哥是我认识的一个制片人。李哥是河北人,在北京呆了很多年,离婚后一直在北京生活。我一个妹妹曾经和他谈过恋爱,所以我们常常在一起吃饭啥的。我第一次听到狐仙便是听他说起的。 拍戏的人一般都比较信这些,常常在开机前会拜拜佛求个平安啥的。李哥也不例外。他告诉我,他认识一个狐仙。那个狐仙姓付,(这里用的是化名)青岛人,在北京影视圈里很有些名气,很多剧组开拍前都会找他问问吉凶。李哥说付狐仙本来就是一个村子里的农民,四十出头,时不抽烟不喝酒,有一次生病,好了以后就说自己被狐仙附体了。其实在电视里常常能看到这样的结果,当然最后的解释都说是这些人装神弄鬼。但李哥说,付狐仙一旦被狐仙上身以后,立马就像变了一个人,神情神态完全是一个活脱脱的老太婆,而且说一口标准的东北话,并且抽烟抽得很历害。李哥说即使是最专业的演员,也不可能演得这么像。更何况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呢?李哥说05年的时候,他们剧组就遇到一件事,剧组一个姓何的男人挪用了剧组的公款大约有二百万左右,人就不见了踪影。报了警以后也没办法,警方也一直找不到这个人。大家没了办法,于是就找到了这个付狐仙。付没多说什么,直接就请狐仙上身。只见他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不到10分钟,就见他不停的打呵欠,随后便挣开眼睛,变成了一个老太太的模样,伸手就要烟抽。李哥赶紧递上烟,狐仙便说: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这个何某某会身穿白色的衣服,出现在北京某小区的楼下。李哥听了以后赶紧记下来,结果果然在那一天那个时间,在那个地方堵住了何某某,并顺利的要回了钱。经过这件事情,李哥更是相信这个付狐仙。大约就是去年夏天,李哥还说付狐仙到北京来了,我本来想跟去看看的,可是李哥说不太方便,狐仙一般不见外人,我也就没勉强了。关于这个付狐仙,李哥还说了一件事情。05年冬天,他们在青岛拍戏,便顺便又找到了这位付狐仙,请他算算剧组这次顺不顺利,结果付狐仙便说这次拍戏会出人命。大家开始有点不相信,因为剧组所有的戏都在青岛城区拍,况且并不是什么危险的戏,可是就在开拍后的第二个星期,便出事了。一个演员在拍开车的戏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位灯光师,当时也没什么,就是把腿撞了,大家问灯光师有没有事,灯光师说没事,可是就在大家把他送到医院时,灯光师就不行了。原来撞到了大腿动脉。据说这个灯光师的老婆都怀孕6个月了,没想到出了这种事。这件事在当时好像电视都报道了的吧。 妞妞是我大学同学,后来和我一个哥哥结了婚。妞妞是黑龙江绥化人,前年秋天和我哥结的婚。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他们,去年我还在北京的时候,有一天他们来看我,大家不聊起了这方面的事,结果我哥就给我说了一件狐仙的事—— ---------------------------------—— 结婚后,06年的春节,我哥便和妞妞一起回东北老家。妞妞的爷爷家在哈尔滨效区的一个村子里。那天下很大的雪,他们刚走到村口,忽然就看到一只狗窜到了他们的面前。(#我哥说当时他就以为是一条狗)把我哥吓了一跳,但我哥是非常喜欢狗的,所以见到这只全身雪白的狗就想上去摸,但是他刚往前走了一步,这只狗就往后退,忽然前肢抬起,后脚站在地上,双手做出像人作揖的样子,朝他们拜了三拜就跑了。我哥和妞妞当时就觉得这狗好可爱,也并没有多想。结果到了妞妞爷爷家,就说起了在村口遇到的这件事,结果奶奶当时就说,这不是狗,是他们家的狐仙,知道你们新婚,是来恭喜你们的。并且把我哥带到一间房子里,只见屋里的桌上供着一个牌位,还上着香,上面写着某某狐仙(有具体的名字,但是我忘记了)当时我哥并没有太相信,他觉得北方农村就爱说什么狐仙不狐仙的。 大年初四,正好遇到妞妞爷爷全家搬家,他们在离城比较近的一个地方新修了一幢三层小楼,我哥也帮着搬了家。一切弄好以后都是当天晚上了。大家吃完饭便睡了。第二天还在下雪,我哥起床就去开门想出去走走,因为他是南方人,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雪。结果刚开门,就见一只白狐狸趴在门口。一见我哥出来了,便又双手做作揖的样子。我哥一见就喊奶奶出来,结果等奶奶出来的时候,那只狐狸居然没有跑,又对着奶奶做了三个揖才转身跑掉了。奶奶说这是家里的狐仙知道他们搬家了,也跟着来了。当时我哥就觉得很神奇。可是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楼上房间不够,狐仙的牌位但被放在了一间小阁楼里,小阁楼没有窗户,而且空间也很小,每天晚上就听到屋子里有东西啪啪响,上去一看,原来是狐仙的牌位倒了,扶好以后,第二天去看,又倒了。这样折腾了几天,奶奶说:狐仙是不满意新房子,嫌太小了,于是大家又腾出一间大屋子把狐仙供了进去,说也奇怪,就这样,狐仙的牌位再也没倒过了。 我哥是过完十五离开的,走的那天早上,我哥又看到了那只狐狸。我哥说,以前从来没见过真狐狸,可是这次见的这只样子机灵极了,非常可爱。他说他情愿相信真的有一只狐仙在保佑着妞妞全家 --------------------------------- 第二十五章 剧组怪事 一个朋友讲起的故事!还是个美女……老规矩第一人称 剧组因为拍戏,总是会到全国各个地方,遇到奇怪的事情也比较多,我拍戏的时候也遇到过比较奇怪的事情,但最奇怪的几件事情还是听朋友们说起的. (一)这个故事也是听李哥讲的.去年春天,他接了一部警匪题材的电视剧,开拍前,李哥和几个摄像师一起到外地去选景.这次他们要选的一个景是在一个山里,准备找到合适的地方以后搭一座假坟以便拍戏时使用.他们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合适的,结果那天便走到河北与河南交界处的一座山里,李哥发现这里没有人烟,但是看起来也不像什么荒山,植物什么的都长得很茂密,很适合戏里的需要,于是便决定在这里搭景. 结果他们刚把布景用的道具什么的搬下车,就变天了.首先是刮起了大风,吹得整个树林呼呼作响,本来晴朗的天空也渐渐的暗了下来,仿佛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大片乌云遮住了整个太阳.李哥便指挥着几个工人赶紧工作,说估计是要下雨了.正在他们工作的时候,一个摄像师说要去方便一下,便独自去了后面的树林里.不到二分钟,就见那个摄像师慌忙的跑了回来,对李哥说:李哥,你去看看后面!李哥见他神情慌乱,说话都快讲不清了,就跟着他去后面的树林里了. 他们来到离搭景的地方不到二百米的地方,就见到无数的坟墓.李哥说,起码有一百座坟.而且这些坟都没有墓碑,只是一座一座用土堆成的小土包,一座挨着一座,密密麻麻的.就在不到二百米他们搭景的地方还吹着大风,可是这里却没有一丝的风吹过,安静得吓人.仿佛一切都是静止的.李哥看到这种情形,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们随便选个地方搭景,居然就在这么一大片的坟墓旁边.赶紧和那个摄像师退了出来.树林外依然刮着大风,天空也越来越黑了,下午三点半,却黑得像晚上7、8点似的.看到这种情形,李哥他们也不敢再呆下去了,生怕是自己冒犯了这片坟墓的主人们.于是便和工人们收拾东西赶紧往山下走—— ---------------------------------—— 他们一共开了二辆车,李哥和几个摄像师坐的一辆捷达,后面跟着的是一辆皮卡,用来装道具的.刚开到半路上,李哥就看到好多人在往山上走.这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三个一群,二个一伙,看样子就像是当地的农民,穿着都很普通.李哥停下车,拉住一个老头,问这附近还有没有像这座山这样的山,谁知那个老头就定定的看着李哥,一句话也不说,这时候他们就发现这一群人全部都停下来了,回过头看着他们.李哥忽然觉得浑身发冷,这群人实在太奇怪了.他们来的时候,在整座山都基本看过了,根本就没发现房屋及农田,这群人是要去哪?为什么不说话呢?他忽然就想到树林里的那一大片坟墓!这一下,他们再也不敢停留,吓得开着车,一溜烟的往山下开去.直到走出很远,李哥还看到那群人站在原地回头看着他们. (二)05年冬天,拍戏时我认识了一个做剪辑的小姑娘。小姑娘姓李,大家都叫她妍妍,唐山人,比我小二岁,但性格豪爽,很合我的胃口。小姑娘年纪不大,却在剧组混了有四年多的时间了。 那时候我们住一个房间,晚上没事的时候,她就和我聊剧组的一些趣事,有一天就聊起了这方面的话题。妍妍便给我讲了一件去年发生在她身边的事。 妍妍性格开朗,和剧组的同事们相处得都不错,04年冬天,她跟随一个剧组在天津拍一部电视剧。电视剧讲的是发生在民国时期的戏。当时有一段戏是在天津的广东会馆拍的。因为妍妍是做剪辑的,所以一般她都不到现场去,等到晚上摄像师把带子拿回来后,她们便在机房里做片子的剪辑工作。 在广告会馆的那段戏,实际上已经是接近整部片子的尾声了。有一段戏是在广东会馆的一个戏院子里拍的,讲的就是女主角唱戏的事。本来普普通通的一段戏,台上的演员也不多,台下倒是有一百多个群众演员。因为都是后期配音,所以现场比较嘈杂。当天拍完戏也不太晚,就晚上8点多就收工了,妍妍她们做剪辑的便拿着当天的片子开始工作。 我不太懂剪辑方面的知识,但听妍妍说,她们是每个镜头都会做一些剪辑,一个半小时的带子,当进行到44分钟的时候,妍妍突然发现了有一个地方不太对劲。片子在电脑的显示屏上非常清晰,女主角穿着戏服,在台上唱戏,舞出了一个水袖,这时候,在屏幕上,女主角舞出水袖的方向,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确实是影子,黑色的影子,但在灯光的照射下,明显看出是一个长发的女人,从影子上看,女人的姿势也很奇怪。那个影子做出的是半蹲状态,好像正在看地上的什么东西,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当时妍妍她们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哪个工作人员不小心露出的影子。于是便把这个镜头给剪掉了。 等到导演来看片子的时候,突然问:这个影子是谁的?妍妍跑过来一看,明明刚才剪掉的那个镜头,此时又出现了,并且那个影子的姿势也变了,变成站立状态,可是头依然是低垂着的。妍妍还是没放在心上,以为是刚才剪落了。 谁知道第二天,在广东会馆的另一个场地里,一个院子里,就是男女主角的对手戏,在剪辑的时候,妍妍又发现了这个影子。这次不是影子,是清清楚楚的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的戏服,站在墙角,面目看不太清楚,但从她站立的方向来看,好像她正在看男女主角演戏一般。这一次,妍妍留了个心眼,等到导演来的时候,她就问了当时的情况,结果导演说当时根本不可能有别的人出现在镜头里。的确,如果说是大场面的话,有可能会有群众演员不小心露了出来,但这段戏就是男女主角单独的对手戏,不可能会有别人出现,更何况还有导演及摄像都在摄影机前看着的。妍妍还发现,这一次这个人的出现,又是在带子的第44分钟。妍妍当时就觉得很害怕,便叫了好多人来看,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女人。可是谁也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在随后的几天,这个女人就一直出现在片子中。有时候是一个影子,有时候是整个人出现,但都穿着一身白色的戏服,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镜头里,离那个女人是很近的,可是她的脸却很模糊。妍妍她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将出现过女人的镜头全部删掉 --------------------------------- 第二十六章 大学宿舍的声音 还是我的一个朋友小仙的故事!老规矩!第一人称: 大一的时候,我们四个女生住在2楼的一间宿舍。每天晚上,我们都要聊天聊到很晚才睡觉,日子过得平淡中又有点小小的乐趣。我们住的那栋宿舍楼还蛮新的,长长的走廊两排就是一个个宿舍。而且到了晚上走廊的灯也很明亮。跟我在故事上看到的那种大学破旧的宿舍楼完全不一样,我这个人一看到破旧的楼房就想到闹鬼,但是对于我们的宿舍,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没想到好日子没有过几天,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一天晚上,很晚了,我们聊天聊累了,我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突然,我听到楼上有踢踢踏踏的声音,由于夜很深了,那声音特别清脆,我开始以为是在梦里,但是那声音却把我给吵醒了。我头那时候有点晕了,但是还是尖起耳朵听那个声音的来源。确实是从楼上的天花板发出来的,因为我们睡觉在上铺,下面是桌子,所以离天花板特别近。而且仔细听听,我敢肯定那是高跟鞋的声音,很清脆,而且在寝室里面来回的走来走去,走个不停。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要是不注意什么,哪怕是打雷闪电地震我都不会醒,但是一旦我注意起某个东西了,那怕是滴水的声音,我都会特意的去听,搞得自己睡不好。那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怎么睡也睡不着,失眠是很崩溃,但是那个人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走来走去的,我很想起来骂人,但是我猜宿舍的人肯定已经睡着了,就自己在那里郁闷得翻来覆去的。 “幺幺,你睡着了没有?”我对面床那女生小心的在那里喊我。我一听高兴惨了,马上说没有没有,上面的人走路把我吵醒了。“哎呀我也是我也是,烦死了!!!”没想到另外两个女生也没有睡着,原来我们四个都醒了,但是又以为其他的人睡着了,就自己默默忍受那声音,哈哈。现在知道都没有睡觉,我们就在那里讨论起来了。 “现在三更半夜的还不睡觉,肯定又是大三的跑出去玩了现在才回来,真是风流,哼,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哎呀就是,刚刚睡着就遭吵醒了,我都想拿根晾衣杆往上面戳了。”我说—— ---------------------------------—— “不要以为年纪老点就欺负我们新来的,惹毛了上去找她闹。” 我们还一直讨论要不要上去找楼上的理论,太过分了真是的,大家说得义愤填膺,但是还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还是不愿意离开被单,再说爬上爬下也麻烦,后来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才睡着,至于脚步声好久消失的,我也没有注意了。 我们第二天就把这个事情忘记了。晚上睡觉又再那里聊八卦,突然那个脚步声又出来了,还是那个高跟鞋的声音,还是那样走来走去,我们顿时就没语言了,觉得那女生脸皮肯定很厚,于是我们就爬下床来,用那个晾衣服的杆子往天花板上捅,还有个MM拿起扫帚的一端在那里捅,我们还在那里笑,捅了几下,那声音没有了,我们得意了,又心满意足的上去睡觉,不多会,那脚步声又出现了,顿时我们快要抓狂了,我们约好明天找宿舍的管理员反应,一定要让她以后注意点,于是那天晚上,在好不容易适应了那脚步声的情况下才昏昏然的睡着。 连着两天没有睡好了,第二天我们四个顶着黑眼圈去管理员,向她反映了这个事情。没想到她冷笑一下说:“不可能。”我们就有点生气了说为什么啊,弄的我们都睡不好影响学习什么的。管理员说“那上面几乎没有住人,何况你们住的那一面三楼那几间屋子都没有住人。”我们顿时傻了,都说不可能啊我们四个都听到脚步声了,很清楚,绝对不是听错了,我们就央求管理员带我们上去。 到了三楼我们相对的那个宿舍门口,我们惊讶的发现那个寝室门口是有封条的,不仅仅那个寝室,那寝室周围的好几个寝室都封起的,封条上灰都很厚了。管理员说这个屋子起码又大半年没有住人了,你们肯定是听错了,说完她就下去了。我们站在那里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看看那门也绝对是很久没有人住的样子,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我们下去吧,这里好冷啊,感觉很邪门。”于是我们仓皇跑下来去了。我们上课的时候又问了好几个大二的,都说三楼那几间屋子好久都没有人住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说得我们更害怕了。 晚上那脚步声又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快吓死了,但是却没人敢说话了,就静静的听着它移动的声音,我都是在极度恐惧和疲惫的状态下才昏昏入睡,但是也没有睡死那种,人都是蜷起来的,很害怕,估计我同宿舍的也是。后来又持续了两三天的样子,那声音才没有了,后来也一直没有出现过了。再后来我们老了,读大二了,就换宿舍了,我们宿舍就搬了大一的进去,不知道她们又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 巧的是,我现在的同事,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我们一届的,招聘会上一起签到这个公司的,有一次她偶然说起她们宿舍的事情,居然跟我们遇到的这个几乎一模一样,也是楼上没有人的脚步声,不过她跟我不是在一栋楼的,隔的有点远。我仿佛找到了知音。不过听男同事说这个是个科学依据的,说是什么声音在空气里面的传播,跟经常听到楼上又弹珠的声音一个原理,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因为觉得那声音那近好清楚啊,还是别的地方传来不会那么清楚,再说三楼就没几个人,我们对着上去的那及间都没有人,从那儿传嘛,真是的,反正现在我还是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不知道有人又类似遭遇的吗?可以跟我说说是什么原因吗? --------------------------------- 第二十七章 复仇婴儿 人的死亡,真的是个很沉重又很无奈的话题。害怕也好,憎恶也罢,每个人都会有那一天。最好的一种死法,窃以为是睡着之后毫无痛苦地离去;最恶的一种死法,大概明朝袁崇焕的死可算得上;至于暴毙,就有车祸、火烧、急病、坠楼、上吊、刀兵……等等等等。据说是人死得越惨,冤魂就越不易散去。又还有另一说,人死得越年轻,化为鬼就越猛,因此有“人小鬼大”这个俗语。那么,推论起来,年幼且死得凄惨的人,应当是会化为厉鬼。 我家乡那边,曾发生过一件令人憎恶的事情。当然,这事并非我亲见,都是听人传言的:有个在政府部门里面做公务员的男人,三十多岁,英俊且有钱。在外面混得多了,就跟一个小他几岁的未婚女人勾搭在了一起,整天搞得火热,全然不顾及他妻子和他四岁女儿的感受。后来硬是离了婚,女儿判给他抚养。本来事情发展成这样,也还说不上伤天害理,顶多也就是一个道德上的问题(法律没规定有子女的夫妻不可以离婚)。但恶就恶在,他这个情人心肠太狼毒,硬是嫌这个四岁的小女孩是个负担,影响他们的生活。其实,她真看不得这小女孩,大不了就送去孤儿院吧?她居然不,而是要她的公务员丈夫把小女孩杀了!—— ---------------------------------—— 这男的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没过多久就同意了这种丧尽天良的想法,于是在他亲生女儿的晚饭里下了一点安眠药,然后趁凌晨的时候,两夫妻将熟睡的小女孩抱到大桥上径直扔了下去…… 那小女孩坠落二十多米,直接摔在桥下岸边的一块巨石上(那个桥相当的高),是不是当场断气的我不知道。我看到她尸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我放学骑车经过那个大桥,见靠近桥头的位置,很有些人围着往桥下看;我也好奇,停下来往下面看,发现竟然是个小孩的尸体,右腿的小腿以一种很怪异的角度拗向背后,显然腿骨已经折断。我一阵寒颤,心想这小孩死得也太惨了。 后来派出所的人去调查这个无名尸体案,但很快就没了下文。据说是被那公务员以金钱买通了相关的人,直接结了案,摆平了这事。 然后就是公务员现任的老婆怀了孕。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怀上了,不仅没有开心,反而有些隐隐约约的担忧。他虽不信鬼神,然而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心里究竟是虚的;他老婆心地恶毒,谋害了人命却毫无半分愧疚和畏惧。去医院检查胎儿,也一切正常。怀胎十月,全无异状,不必细表。 终于等到她临盆的那一天。她在产房里生了一天一夜,那胎儿硬是不出来。问医生,答说不要急,再等等看;她听不进去,一定要医院给她进行剖腹产。医院检查了她的身体,认为可以剖腹,就给她动手术;哪知道婴儿取出来之际,竟然已经死亡。 医生大惊,就把婴儿的尸体给她看。她一见这新生婴儿,差点没给吓死:那死婴的长相,居然跟被她摔死的小女孩几乎一模一样!更恐怖的是,这死婴的嘴角上扬,分明是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其实,这新生婴儿的长相酷似她丈夫以前的女儿,本来也很正常,毕竟是同一个父亲;不寻常的地方就在于婴儿嘴角的那个诡异的笑容。当然,医院自有科学的解释:那只是婴儿嘴角的肌肉收缩,所以看起来像是冷笑的模样。但我倾向于认为,这个冷笑代表复仇。 她见婴儿已死,终于醒悟到事情有不对劲的地方了,于是在医院修整了些时日,便回了家。结果回家没几天,发现本来已快要愈合的腹部刀口竟然在睡了一觉之后不知怎的就裂开了,血水也慢慢地从伤口渗出。于是她赶紧去医院缝合,但这一下,伤口硬是说什么都不肯愈合了。医院也没办法,只好让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在腰间挂一个袋子,接住从腹部伤口流出的血液和体液。 流出来的东西是接住了,可是治标不治本啊。人体内能有多少血经得起那样天天流?两三个月之后她就死了。至于她丈夫,则不知所终。其实,如果当初她要不是那么歹毒地谋害小女孩,那会有这种事情?当然,也许这整个故事都是假的,因为我也只是听别人说(除了小女孩的尸体我确实见到的以外)。不过,无论真假,谋害人命,都是良心丧尽的行为 --------------------------------- 第二十八章 冥币 夏天的一天傍晚,天很热,我便在小区门口纳凉. “兄弟,借个火用.”一个沙哑的声音传过来,随着伸过来一只黑手。 丫丫的吓我一跳!等看清楚,却是个卖西瓜的。 这人长的黑黑的,个子很高,憨厚的摸样。旁边停着一辆机动三轮车,上面有一大堆西瓜。 我随手把打火机从口袋里拿给他,他点了火,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把火机给我,在旁边蹲下来 “今年真晦气,就卖掉三个瓜!邪门了!”他象对我说,也象是自言自语。 “哦,也许是你没跑对地方吧。”我随口答到。 “你说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怪?”他看了看我。 “谁知道呢。”不过我倒有了很大兴趣,“你碰到什么事了?” 他于是断断续续的唠叨开了 昨天晚上,大概快12点了吧,路上基本没什么人了,他和老婆在二环路卖瓜。看看时候不早了,正打算回去的时候,一个人喊住了他。 是个女的,脸色很苍白,她要了所有剩下的西瓜。但是要求送到她家,她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旧楼,说是最南面的楼梯,四楼,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 等他和老婆回过神,早没了人影。想到人家要的多,他还是和老婆到了那座楼下。 他把剩下的七个瓜装进了袋子,背着上了楼。这座旧楼没住几家人,亮灯的很少,楼梯更黑。 上到四楼见一家门半开着,他就走进去。刚才在街上碰到的那个女人,竟然坐在屋里的沙发上!屋里灯光很暗,东西也很乱的样子。在里屋门口站着一个男人,呆呆的看着他,脸上没一点表情。 虽然这家人很怪,但是也碍不着他的事,卖瓜就走人嘛。他把西瓜称了一下,告诉那个女的,三十七块。 那个女的没出声,从钱包里拿出个50元的给他说,“不用找了,你们卖西瓜也很辛苦,都这么晚了。”他把钱接过来仔细看了看。 不好意思多要,要找钱。站那的男人开口呵斥道,“不用找了,就是不用找了!多事!钱假啊?” 他慌忙点点头走出去,身后的门“嘣”的关上了。 下了楼,他把钱提给老婆,老婆看了看,放进了包里。 可是到第二天早晨,当他数钱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张50元的冥币!他想起来,一定是最后的那家给的,应为昨天只有那个女的给过一张50的。 他一肚子气,很奇怪怎么昨天看着好好的,今天就变了。不过不死心,打算找人家论理。 今天上午找到那一家,敲半天没人开。 在楼下,碰见一个老头,老头不信他说的话。老头说,这家早在一个月前就没人住了,两口子吵架都喝药死了! 他心里很诧异,但是不信邪,跑到了当地的派出所。派出所的一个民警看过了冥币,把他哄出来,骂他神经病。 中午,他老婆又生病了,一直发烧。但是一车西瓜不卖怎么行?他就让他老婆先回了家。 说到这,他的手有点抖动,看来心里是害怕了。他把那张冥币拿给我看。我一眼就看出来是冥币,因为上面印着带帽子的阎王嘛!怎么可能会看错? 我对他说“这种钱不吉利的,你最好到那座楼下把钱烧了吧。也许你老婆的病就好了。” “真的?”他很无奈的反问了一声,“哎,那也只要这样了。” 看着他骑着机动三轮走了,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 第二十九章 洋娃娃 王某生在农村,三十多了,有个可爱的儿子,已经六岁.每到农忙过后,为了多挣些钱,便在城里收破烂.住的房子是租别人的. 一天下午,听说有座旧楼要搬迁,于是他便去了.因为那些城里人搬新房子的时候总把旧东西处理掉,而有些根本就没有毁坏,卖到废品中转站就可以赚很多. 这一家卖了很多的旧东西,包括旧的金属厨具都卖给了他.这家的主人很大方,临走的时候,又送给他一个很大的洋娃娃,虽然很旧,但是没有一点破损. 晚上回家,他把娃娃带回来给六岁的儿子玩.并且给娃娃装上了电池,这个娃娃便能“嘿嘿嘿哈哈哈”的怪笑了。儿子玩的很开心,爱不释手。 几天以后的某天夜里,他正睡着,听见儿子在里屋喃喃自语。 走过去看儿子正用手拍着洋娃娃,就说,“快睡吧,这么晚,别玩了。”—— ---------------------------------—— “这个洋娃娃还会打哈欠呢!我在哄它睡觉。”儿子很兴奋,“它会这样‘呕哦~~’的打哈欠。” 小王把洋娃娃扔到了墙角的纸箱里,给儿子盖上了被子。 夜里很静,屋子偶而一点响声都异常的清晰。小王正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一声嫩雏的哈欠声“呕哦~~”。 小王没在意,翻了翻身字。可是过不多久,又是一声哈欠声! 他慢慢的走到儿子旁边,却发现儿子早就熟睡了,那打哈欠的又是谁? 正在纳闷的时候,忽然从箱子里传出“嘿嘿嘿哈哈哈的怪笑!把他吓的心里一颤。因为这洋娃娃只有触动了才会响的啊,在箱子里怎么会自己响呢?一定是坏了! 为了怕影响孩子休息,他把洋娃娃连同纸箱搬到外面的大桌子下面。 刚躺下没多久,听到外面箱子动的声音,紧跟着又是一声长长的哈欠声!“呕哦~~~” 小王实在受不了这怪声了,拉亮灯走出去,却看见那个洋娃娃在桌子的上面。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娃娃表情那么的怪异和阴森 他不知道为什么洋娃娃能从桌子下的箱子里跑到桌子的上面呢?他心烦的打开窗户,把洋娃娃扔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开门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洋娃娃在他家门口。 整个上午,他什么事也没干,骑着车子一口气跑出了十几里。把洋娃娃扔到了一条小河沟里,这才觉的心里舒服了些。 后来路过那座旧楼的时候,听人说,送他洋娃娃的那家的女儿,在当天搬新家的时候,从楼梯掉下来摔死了 ---------------------------------


上一篇:苍井空深夜晒自拍下身真空 抿嘴卖萌左脚灵异消失        下一篇:农村灵异事件之棺材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