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传人制烟花案改判有罪免罚 路军

2017-12-30 10:26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非遗传人制烟花案改判有罪免罚 路军

230

79岁的杨风申是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五道古火会的传承人,因为制造烟花被警方以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带走,后法院一审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半。

此案引起了广泛社会关注,进入二审阶段。今天上午10点,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一案进行宣判,判决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今天下午,杨风申老人的儿子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一家人对罪名成立仍然感到难以接受,但经过这件事父母身心疲惫,为让老人安度晚年,他们不会申诉。此案就此终了。 

事件回放:非遗传人制作烟花被判刑始末

79岁的杨风申,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人,是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五道古火会的传承人,2016年2月19日,杨风申老人组织村民为举办古火庙会制作名为“梨花瓶”的烟花时,被石家庄市赵县警方以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带走。今年4月,赵县法院一审判决杨风申老人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赵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2月19日,被告人杨风申因该村过庙会,组织部分村民非法制造烟花,当场查获用于制造“梨花瓶”的烟火药15千克、“梨花瓶”成品200个(每个瓶内药量约为1.46千克)以及其他原料和工具。经对查获的烟火药鉴定具有爆燃性。

杨风申及家人不服判决,认为自己制作的烟火药是为了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且没有造成社会危害,并不违法,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7年6月14日,杨风申非法制造爆炸物二审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年7月3日,杨风申案一审的审判长任群彦突然前往杨家进行询问笔录: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有无打“梨花瓶”一项。杨风申老人作出回答:确实有。

2017年12月29日上午十点,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一案进行宣判,判决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今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杨风申老人的儿子和一审、二审的辩护律师。

辩护律师:对结果比较满意

作为杨风申老人一审和二审的辩护律师,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的杨昱律师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因为最开始为杨老先生做的是最轻的有罪辩护,所以对目前二审判决结果——犯制造爆炸物罪但免予刑事处罚,还算比较满意。

杨昱律师表示,虽然“五道古火会”的确被认定是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用于制作烟花的火药超量确实属于违法行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在当地政府、法律、公安机关等部门的有效管控下,合法地宣扬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案件的关键。

亲属:还是难以接受,但不申诉了

杨风申老人的儿子杨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父亲是省级非遗传承人,担任五道古火会会头21年,一直负责大会的烟花制作,突然就说他犯制造爆炸物罪,虽然免于刑事处罚,对这样的判决结果家人还是难以接受。尽管仍有申诉的权利,但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且这件事之后,杨风申老人身心疲惫,为了让老年人安度晚年,杨先生一家表示不会申诉。

“五道古火会”在每年正月十五“元宵节”举办。杨先生表示,今年的“五道口古会”依然会如期举行,但烟火晚会没有了。目前活动主要有耍龙灯、耍狮子、锣鼓表演、歌舞晚会等,当紫牛新闻记者问及今年是否也会有许多外地游客前来参加时,杨先生说:“没有烟火晚会就没有焦点了,来的人会很少了。锣鼓表演、耍狮子、耍龙灯,电视剧每天都在演,人们不稀罕这种东西。”

杨风申老人一家都被这次的事“搞怕了”,但今年的“五道口古会”杨老先生依然会去参加,并且表示,以后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如果有需要自己帮忙制作烟花的情况还是会尽力帮助。

类似案例:国家级非遗传人被免于刑事处罚

据资料显示,泰顺现年73岁的周尔禄老人,先前也遭遇过这样的事。周尔禄老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泰顺药发木偶项目的唯一代表性传承人。2008年6月14日,他刚刚领取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药发木偶戏(泰顺药发木偶)”的奖牌和证书。但是,让周尔禄没想到的是,“药发木偶”中的一道工序——制造火药,却使他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而惹上了官司。2008年7月8日,泰顺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次日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周尔禄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判决免予刑事处罚。

没有创新、不合时宜的传承行不通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南京白局已有700多年的历史,它形成于元朝末期的云锦织机房,盛衰随着南京织锦业的发展变化而起落,是一种极具浓郁南京地方特色的说唱艺术。最初的白局,是在云锦织房里,织工们相互传唱的。和所有的民间曲艺一样,白局的曲目大多贴近生活,因而以今年的法律规范与社会良俗来衡量,也有部分曲目存在着迷信、黄色的内容。非遗传承如何与当下社会的法律规范与社会良俗相适应?

省级非遗传承人徐春华就认为,社会在发展,传统文化也需要创新。“这个年代去唱100年前的桥段就肯定保护不起来。不创新的东西,是不合时宜的,是一条死路。”徐春华说,白局也一样,不创新、不贴近当下生活、就会没人看,传统文化是要为现代服务的。“以前唱的有些曲目当下就不适宜了,我们白局传承人都在创新创作,比如为了吸引孩子,可以跟当下的卡通人物相结合,唱唱这些小孩子们喜欢的卡通人物,不仅能使白局内容得到创新,更能够为白局吸收到更多的年轻人,为传统文化注入新鲜血液。”

南京市工艺美术协会会长裘小洵也认为,河北非遗传承人被判刑事件虽然是个案,但也提醒了当下从事非遗保护、传承的从业人员,遵守法律和社会道德规范是必须准守的底线。

法律专家: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碰撞当以法律为准绳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唐迎鸾律师表示,关于该案杨风申老人是否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刑法规定本罪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明知是枪支、弹药、爆炸物而非法制造。其动机则可能多种多样,有的是为了营利,有的为了实施其他犯罪。不同的动机一般不影响定罪。

并且根据新闻报道中所描述的查获的烟花爆竹已经超过了法定的标准,所以对杨风申老人定罪应该没有问题。非遗传承人的特殊性在本案中,只是一个量刑的因素,而不是一个定性的因素,我国的《刑法》规定,75岁以上犯罪的话,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本案中,杨风申的年纪是79岁,已经远远高过75岁,并且主观恶性不重,客观上也没有造成危害后果,所以二审判决是有依据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明确规定,不保护不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非遗传承不能成为犯罪的理由,当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发生碰撞,还当以法为准绳,以期实现和谐共处。


上一篇:老板娘的这碗面,居然换来了亲人相认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老板娘的这碗面,居然换来了亲人相认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