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要让留守儿童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2016-05-31 17: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5月20日上午,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四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提出要在“保障随迁子女就学、加强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等方面推出务实管用办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国少年先锋队建设、心系少年儿童的成长与未来,对留守儿童更是时时挂怀,刻刻惦念。“要关心留守儿童、留守老年人,完善工作机制和措施,加强管理和服务,让他们都能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地方政府主动作为 拓宽留守儿童问题破解路径
 
  全国妇联2013年5月发布的《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55万,占农村儿童的37.7%,全国儿童的21.88%,分布在包括发达地区在内的全国各地。

图片默认标题
王诗佳的家地处伏牛山深处的河南省汝阳县十八盘乡登山村,其父外出务工,一年之中,小诗佳只有过年和生日的时候才能见到爸爸。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留守问题不是孤立的社会问题,与地区经济发展现状、未来息息相关。因此,各级政府部门要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承担主导责任,因地制宜考量配套措施,以善治推动学校、社会、家庭参与共治。其中,县级政府尤为关键。
 
  《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中要求:县级人民政府要切实加强统筹协调和督促检查,结合本地实际制定切实可行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政策措施,认真组织开展关爱保护行动,确保关爱保护工作覆盖本行政区域内所有农村留守儿童。要求各级财政部门优化和调整支出结构,多渠道筹措关爱保护资金。
 
  在全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共有留守儿童10635人,数量多、分布广。为了让这些孩子们安全、健康、快乐成长,近年来该区通过“政府支持、村组自筹、单位赞助、社会捐赠”等方式,设立专门账户,实行专款专用,为各村建立了不少于1万元的“留守儿童关爱基金”,全区共筹集关爱基金150余万元。此外,还整合教育、残联、团委、民政、工会、妇联等部门资金300余万元,统一纳入“关爱基金”管理使用,把全区困难留守儿童纳入基金救助范围。
 
  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先后投入2亿元建设了26所留守儿童成长中心、24所校外活动中心和4所托管中心,全面服务留守儿童校内外成长的需求,从2012年起,县财政每年增加投入1000余万元实现了从学前三年到高中阶段的十五年免费教育。
 
  《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中提出:健全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组织乡村干部和农村党员对留守儿童进行结对关爱服务。
 
  广东建设“农村儿童友好社区”,提供文化娱乐、家教培训及心理辅导等关爱服务;重庆垫江推广“爱心家长”,把每个留守儿童都当作自己的孩子;深圳进行“家校合作”,改变父母用物质补偿代替情感交流的习惯。
 
  学校肩负责任 让留守儿童感受家的温暖
 
  走进河南信阳新县光彩实验学校,书声琅琅,生机勃勃。在这所崭新的学校里,来自全县各乡镇的200余名留守儿童免费寄宿,温暖舒适的学习生活环境让他们倍感温馨。
 
  “现在我爱上了学校生活,我们学校食堂环境优雅、宿舍干净整洁、浴室设备齐全,有专门的美术、音乐等教室,还有专门照顾我们的生活老师,真好!”六年级学生张星原笑着说。

图片默认标题
5月26日,临武县南强镇上磨刀小学,孩子们高兴地举着收到的“六一”节日礼物。 唐盛欢 摄
 
  学校是关爱留守儿童的主要阵地,也是各机构、组织参与关爱行动的助手、载体和协调者。2013年l月10日,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义务教育阶段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和教育工作的意见》,意见提出要在学校寄宿、营养改善和交通服务等方面优先保障留守儿童的需求。
 
  2010年-2015年,安徽共投入资金26亿元,建设义务教育阶段寄宿制学校2200多所,其中小学790所,寄宿学生达到70.8万人,占学生总数的12%;在12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县实施营养改善计划,惠及100万农村少年儿童。
 
  乡村教师是最直接与留守儿童打交道的群体,为留守儿童留住好的教师,也是一项不容忽视的工作。为此,国务院2015年印发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中央财政拿出22.8亿元奖助扶持乡村教师,令94万人受益。
 
  关爱全覆盖 为留守儿童撑起爱的天空
 
  李克强总理强调:“必须依法强化家庭监护主体责任,落实基层政府、村委会和学校等的安全管理、监督、教育等责任,切实把保护和关爱农村留守儿童责任落到实处。”
 
  留守儿童,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社会转型的痛点。要解决好留守儿童的问题,在政府主导的同时,社会力量的参与也非常重要。《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中即强调,要推动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留守儿童保护。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专业社工、志愿者等被动员起来,对留守儿童开展心理辅导,对临时监护人进行培训,多措并举,针对性指导帮扶。

图片默认标题
 刘磊在教留守儿童服务中心的孩子们上网。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刘磊曾经是川藏线上的一名汽车兵。1997年退伍后,他主动放弃民政部门的安置待遇,回到位于大别山腹地的家乡安徽省岳西县毛尖山,看到“许多留守儿童本来有美好的未来,因为没有人引导教育,最后半途而废,甚至走上了歪路。”刘磊自筹资金建立了一个留守儿童服务中心,免费为全乡留守儿童提供学习辅导、思想教育、全日制寄宿等服务。成为500多名留守儿童的“代理家长”。
 
  杨桂平是漯河市源汇区环卫处的一名干部,她在2013年成为了留守儿童小静的“代理妈妈”。截至目前,漯河市已有2000多名爱心人士与留守儿童结对帮扶,“代理妈妈”们和孩子经常见面或电话、书信往来,及时了解孩子的生活、学习和心理情况。
 
  然而,真正让留守儿童不再留守,最根本的还是要把父母还给孩子,创造“让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社会条件。
 
  无论是开放城市教育资源,接纳更多随迁子女,还是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异地高考破冰,都是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途径之一,而通过创造更多就业岗位,让更多农民工在家门口就业,才是更好的解决之道。
 
  自2014年起,贵州碧江区大力实施“雁归工程”,鼓励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通过加强园区建设,吸引大批优强企业落户,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两年间,该区一共解决了1.5万人的就业问题,2100余户留守儿童家庭的父母回家就业。
 
  留守儿童问题不仅关乎家庭,更关乎发展,关乎未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考察时强调,农村绝不能成为荒芜的农村、 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故园。
 
  2016年2月14日,国务院公布《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是各级政府的重要职责,也是家庭和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从顶层设计层面为如何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指明了道路和方向。
 


上一篇:习近平:推动老龄事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下一篇:要弄明白供给侧改革,习近平这两次讲话必学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