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被控强奸入狱 40年后女学生翻案:没发生关系

2016-07-15 16: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校长被控强奸入狱 40年后女学生翻案:没发生关系

王佳芳决定要了结一桩40年前的旧事。一个月前,这位57岁的陕西省府谷县农妇行程近2000公里,从黄土高原回到自己的老家——金沙江边的四川雷波县。

王佳芳几年前患了癌症,她希望在死前还自己一个“被奸淫女学生”的清白,也还给他年已七旬的老师一个清白。

1974年,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沙湾小学校长陈家钱,被控强奸入狱。当时,与他一同被抓的女学生王佳芳在逼迫下指认了此事。

40年后,当年被指强奸的校长,和当事女生,一起奔走在“翻案”的路上。

(一个古稀老人,一个绝症患者,师生二人数十年后重逢,奔走在“翻案”的路上)

 重逢 “没有想到,我的证词两次害了老师”

 当30多年后,王佳芳接到当年的小学校长陈家钱的电话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我没有想到,我的证词两次害了老师。”王佳芳对北京时间说,得知年已七旬的老师数十年申诉不止的境况,她非常难过。

2010年,王佳芳被查出罹患直肠癌。“生命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要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王佳芳想说清楚的这件事情,发生在四十年前的家乡——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中田乡沙湾村。

那是1975年7月24日夜晚,当时16岁的她刚刚小学毕业。那晚,王佳芳干完农活,来到老师陈家钱在学校的办公室兼寝室,希望知道推荐上初中的名单。谁知,刚到了老师那里,就和老师一起被沙湾大队大队长杜子前等几人抓了起来。

之后的审讯中,她被逼迫交代与陈家钱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我被他们逼得没办法,才违心做了伪证。” 王佳芳说:“我没有想到,这个证词既害了老师,也害了我,我们两个人的一辈子都给毁了。”

陈家钱为此入狱9年,王佳芳被打上了“坏女孩”的烙印,无奈背井离乡。两人的人生被这莫名其妙的抓捕与罪名,完全改变了。

祸起  莫名被抓因骂了书记?

1974年5月的一天,王佳芳就读的沙湾小学,三间教室突然倒塌。所幸校长陈家钱早有预见,那一天强行停课,没有让孩子们进校舍,垮掉的房屋因此没有砸到一个学生。

对这起差点酿成特大惨剧的垮塌事件,当年19岁的学生朱中诚记得很清楚。2001年他曾书面证实,因新校舍质量很差,仅使用了几个月后就岌岌可危,陈家钱老师(校长)数次向沙湾大队书记滕兴富提出停课保学生安全,滕均不同意。事发当天早上,陈老师发现在裂缝处糊的报纸已经撕裂,遂决定强行停课,请了年纪较大的朱中诚等学生守住教室门口,不准任何人入内。当天,校舍轰然倒塌,120多名学生因陈家钱老师的果敢决定而得救。

当年的生产队会计陈光明还记得,陈家钱校长在教室垮塌后非常气愤,在广播中大骂由滕兴富主持修建的校舍质量低劣不负责任,对他数次示警充耳不闻。

滕兴富对此十分恼火。1975年7月24日晚9点,沙湾大队大队长杜子前带着3个民兵冲进学校陈家钱的办公室兼寝室,将屋内的陈家钱和学生王佳芳五花大绑,扭送黄琅区公所。

一位当年的见证人称,25日清晨6点,“有四个民兵把陈王二人捆送到黄琅区公所拷问”,陈家钱被交由民兵日夜看守审讯,后交黄琅中学继续劳动反省批斗。他回忆,女学生王佳芳7月28日才放回家。

按这个见证人的说法,王佳芳被扣留了四天。不过,据王佳芳自己回忆,她是被扣留了七天。

“我被交给了区妇联主任李志荣。她非要我交代与陈家钱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我说没有,再三要求带我去医院进行妇科检查,都被拒绝。她说必须关到我承认那天才放我回家。我没有地方讲理,迫于无奈,只好在她早已制好的笔录上签字。” 王佳芳说。

入狱  被改变的人生轨迹

1976年3月8日,妇女节。34岁的陈家钱被押上区里的公判大会,由时任区委书记袁华宣以“奸污女学生”罪,判其有期徒刑十年。

一份全文仅一页的雷波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记载了陈家钱的诸多“罪行”:1962年在本队任会计、记分员期间,以多记工分等手段,奸污有夫之妇某某某;1971年在沙湾小学教书以来,更是不择手段,先后奸污有夫之妇和女青年等3人。严重的是1975年以来,对本班学生某某某,以培养升学为幌子,采用吃喝玩乐、金钱物资、散布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等手段,进行多次奸污,被干部、群众发觉讨论时,进行谩骂威胁,妄图阻止群众检举揭发。同年7月,先后与李、王(原文如此,不知所指代——作者)等人共谋策划,企图诬告社、队干部,掩盖其罪责。恶劣的是对反映情况的社员赵某某施行报复,指使王某某用233农药倒在赵的蜂桶内,将两桶蜜蜂毒死。

(改变了陈家钱四十年命运的刑事判决书仅一页纸,没有审判员、书记员姓名)

出生于1942年的陈家钱,家里是贫农,属于标准的“红五类”。1967年,他被安排到城关镇城关小学当民办教师;1971年,他从雷波教师培训班培训结业,成为公办教师,分到黄琅区中田乡沙湾小学任校长。被抓时,他和妻子生育有两个女儿,一个8岁,一个6岁。

“那时的我意气风发,但没想到突然就成了罪犯。我的学生只是来问我升学读初中的事情,我竟被一心想报复我的村干部污蔑成了奸淫女学生。”陈家钱告诉北京时间。

陈家钱被判入狱后,先是被关进了雷波县看守所。他回忆,这是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每天都吃不饱饭,还要在监室里背对窗户端坐约18个小时。“看守稍不满意,就是一顿打。”

九个多月后,他被送往布拖监狱集训,然后去往普格县西洛劳改农场服刑。

在这个高山上的劳改农场,日子也非常难过。每个犯人的割草定量是1200斤,陈家钱完不成;挖地要挖40厘米深,每天一分五的定额,陈家钱完不成;种玉米每天的定额是一亩二分,陈家钱仍然完不成……

任务完不成,就不许回住处,天黑继续干。“人均种地12亩以上,全靠肩挑背磨,”陈家钱回忆,他饿了偷吃地里的嫩玉米充饥,拉出的屎被管教发现有玉米粒,就吊起来打。

喊冤  取证翻案却二度坐牢

服刑期间,陈家钱开始了申诉的道路。“1979年我第一次寄出了申诉信,但当年被雷波县法院驳回。法院叫农场对我严加管教。我年终被记大过。”陈家钱说。

他继续申诉。1981年,雷波县法院组成合议庭,对陈家钱“奸污女学生”案进行了不开庭的再审。

再审判决书称“原判认定的主要事实清楚,定性准确,但部分事实有出入,科刑畸重”,改判陈家钱有期徒刑六年。当年8月25日,陈家钱刑满出狱。

他回到家几个月后,才得知学生王佳芳和女村民朱某某、李某某做出了对自己不利的证言。他先后找到三人,要她们帮其作证,以平反案件,恢复工作和“政治名誉”。

王佳芳等帮陈家钱出具了证言。陈家钱拿着证人证言和申诉状,交到了雷波县法院。

法院并不想改判陈家钱无罪。一位接近改判陈家钱六年有期徒刑主审法官的人士证实,陈找该法官大吵大闹,该法官随后找到王佳芳等证人进行恐吓,称推翻原来的证词,原来就是作伪证,要“反坐”六年大牢。“农村妇女怎么经得住威胁,只有违心说不是自己的意愿。”这位人士说。

1983年8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决定》,要求按照“从重从快,一网打尽”的精神,对刑事犯罪分子予以坚决打击。次月,陈家钱便在“严打”的飓风中被以“伪造证据,进行翻案活动,已构成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罪”的罪行,再度获刑三年。

陈家钱第二次被送到西洛劳改农场服刑。刑满出狱已是1986年。为“奸淫女学生案”,他蹲了九年监狱。

出狱后,他生活无着,开始学法,在雷波当地给人打官司写诉状、做民间代理。与此同时,他仍不忘申诉自己的“奸淫”案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案,称自己正当的申诉行为,原判刑罚已执行完毕,拒不执行判决何在?

2000年,他的“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案迎来转机:雷波县法院立案再审该案,认为陈虽有“妨害作伪证”的行为,但客观上不存在“拒不执行”的事实,适用法律有误,撤销原判决,宣告陈家钱无罪。但是,他以错判有罪致羁押三年向雷波县法院申请国家赔偿25万元,却被不予理睬。他2001年向凉山州中院申请赔偿,也被驳回。

凉山州中院赔偿委员会的理由是:陈家钱虽改判无罪,但属于《国家赔偿法》颁布实施前发生的错判,应依法适用以前的有关规定。

(40年来,陈家钱不断申诉、提出抗诉申请等,这是他的部分申诉材料和收到的答复)

申诉  不想把冤情带进棺材

陈家钱认为,自己“奸淫”案的申诉,关键还在于学生王佳芳的证词,她只要如实还原当时情况,自己就有无罪的希望。但当时,王佳芳已嫁到了外地,找不到了。

2013年,陈家钱代理了一起交通事故官司,当事人是沙湾村人。他顺口问他认不认识王佳芳,没想到对方说,王佳芳正好是他亲戚。通过这位案件当事人,陈家钱打电话到陕西府谷,重新联系上了已30多年没有音信的王佳芳。

原来,因“与老师乱搞”,王佳芳成了远近闻名坏名声的女孩,在陈家钱1981年底找她做完证不久,她就嫁到了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她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与丈夫生育了四个孩子以后,她改嫁到了陕晋蒙交界处的府谷县。

2010年,王佳芳被查出罹患了直肠癌,丧失了劳动力,卧床近一年。此后一直吃药。

王佳芳告诉北京时间,陈家钱是自己非常敬爱的老师,就像父亲一样,她俩之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两性关系。

陈家钱回忆自己“招供”的经历说,自己被交给了“反右倾翻案风宣传工作组”的人员、县公安局杜元林进行审讯,杜对其采取捆绑吊打饿饭等方式进行折磨,还骗他说“你出身很好,学校工作又多,承认了就放你回去。”“不过是个男女关系嘛,不要带着花岗石脑袋去见上帝。我今天就可以枪毙你!”他坚持不认,被押到黄琅中学关押,白天修建校舍,晚上挨批斗。

“一段时间以后,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为了活命,我只好说容我休息几天就招。”陈家钱告诉北京时间,他最后不得不编造了与女学生王佳芳的“奸情”。

今年2月,病中的王佳芳千里迢迢回到故乡。她去到县检察院和县法院递交自己的证词,希望换取老师的无罪判决,也换回自己的清白。

今年6月,王佳芳再次回到故乡。她到西昌市一家干休所找到年迈的原妇女主任李志荣,李为其出具了证词。证词中说,当年杜元林把王佳芳交给她,要求说服王承认与陈家钱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王始终不承认,并提出要区妇联请医生对其身体检查以示清白,但他们并未进行身体检查,而是软禁王佳芳在区公所,等她“交待承认有奸情为止”,关禁七天后放回家。李志荣请求依法给王佳芳恢复名誉。

(多位见证人为陈家钱“翻案”出具的证言)

不久前,数十年后再度相见的师生二人,一起去到县法院、县检察院递交申诉、证词,询问是否有进展。

“他们都不愿意接我的材料。”王佳芳说,尽管不受待见,她也得交。

“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不想把冤情带进棺材。”74岁的陈家钱告诉接待他的法官。


上一篇:南方日报记者成希涉嫌强奸被批捕 案件仍在调查        下一篇:深圳渣土滑坡调查报告公布 区城管局长自杀免追责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