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讨薪四年陷“连环套”“法律白条”何时兑现?

2017-01-22 11:12 来源:未知 作者:澳门在线百家乐投注平

  每到年关,讨薪就和春运一样,也进入了节前的高峰期。不能不急,忙活了一年,大伙儿都等着拿钱回家过年。这些年全国各地、各级政府都在加大整治欠薪问题的力度,但讨薪依然没有彻底告别“难”这个字。比如有这样一群农民工,他们已经讨了四年薪,依法维权,即便是拿到了胜诉判决,钱还是没有到手。眼看又要过年了,又该去讨薪了,一起来看记者调查,为什么这钱年年要、年年都要不到?

  判决胜诉 被执行人“失踪”

  

 

  腊月十六,在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的一处建筑工地,记者见到了已经被拖欠了四年工资的农民工代表,他们主要是来自河北、江苏以及湖北等省份。

  江苏籍农民工代表:现在不干活了,就是要账。人到齐了不止这么多人,现在还有人到别处去要钱了,这会儿正是要钱的时候。

  江苏籍农民工代表:家里面的工人都等着这钱,都拖了几年了。

  按照天津市的相关规定,所有的房地产在建项目早在2016年11月中旬就进入了冬季停工期,大多数农民工都已经陆续回家了,剩下的这小一部分代表几乎都是包工头,现在他们留下来的主要任务就是讨薪。

  河北籍农民工代表王春福:这是我自己的集装箱,在这住人他就不封了。

  记者:这里还挺暖和的。

  河北籍农民工代表王春福:对,有电暖气。

  记者:平常在工地上打工,你就在这儿盯着大家呗?

  河北籍农民工代表王春福:对,就在这住。

  记者:现在欠你这边是多少啊?

  河北籍农民工代表王春福:欠我百十来万,八九十万吧。

  记者:下面有多少人呢?

  河北籍农民工代表王春福:我们下面有40多人。你钱带不回去,工人就没法过这个年,他一年就挣个5万几万的,你说这一年的开销得有多大啊,所以没这个钱工人肯定就过不了这个年,就等着吧。晚点儿等着拿这个钱,要拿不到今年就回不去呗。

  记者:回不去你就在这儿过春节了?

  河北籍农民工代表王春福:那可不,就在这儿 等着呗。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像王春福这样的小包工头最难熬的日子,为了给在家乡焦急等钱的农民工兄弟有个交代,他们每天都要奔波在各个开发商和政府相关部门之间。

  江苏籍农民工代表史家春:基本上没有效果,一点效果都没有,没有一家给答复的。

  

 

  江苏籍农民工代表唐文华:你比如说像我们这个大张庄工程的钱,原来是说这个里面的账都没算下来,现在账都算下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这个钱呢?判决书拿来了也不给钱。我们想不通,说实话想不通。

  唐文华所说的大张庄工程位于天津市北辰区,现在大家集体讨要的就是这个项目的欠薪。2011年5月,华宸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标大张庄镇还迁项目后,就和天津市沭阳建筑劳务服务公司签订了《天津市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2013年下半年,400多名农民工在沭阳公司的带领下按照合同约定如期交工。

  天津市沭阳建筑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方雨:尾款就赖账了,工程一交工就翻脸赖账了。市政府、劳动局、清欠办、建委,从天津市找完,就往区里找,区里找完乡里找,乡里找还不行又回到市里面。

  眼看着村民们都搬进了自己辛苦盖起的还迁房,可华宸公司拖欠的工程尾款却始终不能兑现,沭阳公司一边安抚工人情绪,一边积极依法维权。2015年6月2日,天津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裁决被申请人华宸公司一次性支付沭阳公司工程款374万余元。华宸公司不服裁决当即上诉,2015年7月23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裁定,驳回华宸公司请求,维持天津仲裁委员会裁决。原本以为这场讨薪的风波已接近终点,但很快胡方雨和他的农民工兄弟又陷入了另一个困局。

  

 

  天津市沭阳建筑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方雨:找华宸公司找不着了,那个时候我们在网上查他的营业执照,到那个地点根本就没有华宸公司,营业执照上的地点根本就没有。找法院,法院给华宸挂了黑名单,但是找不着华宸,挂黑名单,我们这个判决书就等于是法律白条了,拿了判决书也没有用啊,仍然拿不到钱啊。


上一篇:妻子3万元首饰被偷 民警调查发现盗贼是丈夫        下一篇:春运火车站安检工作量暴增 手检员一天弯腰数千次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