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那些村名曾经这样念

2019-12-03 09:01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石家庄那些村名曾经这样念

石家庄这座火车拉来的城市,据说是省会城市里普通话使用频率最高的城市,整个市区456平方公里分布着大大小小一百多个村庄,这些历史或长或短的村庄承载着石家庄连绵不绝的历史文化传统,它们从远古走到现在继承延续着很多,发展进步的更多,保留下来的一些村庄地名与普通话迥异的念法读音成了我们剖析认识历史文化的活化石。

 
  •  

  •  

  •  

  •  

  •  

  •  

话已至此,咱就找出几个有代表性的村庄试着分析一下。石家庄这三个字用普通话读来很是清晰明了,如果用石家庄方言说出来就会令庄外人士大惑不解,“石介庄”还算勉强能听出些眉目来,那简化成“舍庄”的念法那些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就不大明白了吧!石家庄原是获鹿县属下的一个小村庄,清光绪四年的<获鹿县志>记载,石家庄,县东三十五里,街道六,庙宇六,井泉四。看来,当年的石家庄是如此的不起眼儿(不起眼儿也是石家庄方言,太平凡不引人注目的意思),一百多年前操着方言土语的石家庄村民料想不到仅有六百多人的蛋丸小村会发展成两百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吧!

 

一九四七年石家庄解放以前叫石门市,取当时市区范围内两个最具实力的村庄石家庄、休门首尾两个字组成城市名字,这其中休门的村名在当地方言里叫做丘门,休门曾是远近闻名的大集镇,留下许多诸如煤市街、花市街、盐店胡同、龙王庙街、北四巷、南三条等透着古老市井风情的古老地名。

 
  •  

  •  

  •  

  •  

  •  

  •  

城区北部还有两个村庄的名字也比较独特,一个是义堂,另一个是庄窠。义堂光听村名就透出些古老的味道,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墓及祠堂曾建在村里,村名也由原来的“行军庄”改称义堂,以示对戚继光的怀念。可义堂在当地方言里被称为“蜜糖”,也许是后世先民在缺衣少食的年代对美好生活的另外一种向往吧!庄窠被当地村民念做“装货儿”,相传村庄北部为古运粮河的装货码头,故称为装货。但可以想象与货同音的字有很多,为什么村名里却使用了与货字相去甚远的“窠”字?而窠字也就是鸟兽昆虫的窝,货、窠、窝几个字都发鹅音,而窠字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窠臼,窠臼两个字说出来那就更加文雅高古了,看来,庄窠这个村名还是很有来历的。

 

白佛和岳村这一东一西两个村庄的念法也很有意思,在石家庄生活了三五年的外地人想必都知道白佛村,白佛在市区范围内颇具知名度,“金谈固,银白佛,玉石高家营”,这句石家庄约定成俗的民间谚语就能说明白佛在石家庄的影响,但白佛在方言里念做“白伏”,白佛村名缘自建于北齐天保元年(公元550年)的兴宁寺内的汉白玉石佛像,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了,还有附近的白佛口仰韶时期文化遗址,这些都显示着白佛村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市区西北部的岳村被附近的村民称为“耀村”。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些老年人称民族英雄岳飞为“耀飞”了,可能在古汉语里岳字在一些地方一直就称为耀吧!岳村因岳姓得名,但使岳村远近闻名的却是史姓,元朝开国元勋史天泽因久在真定为官死后葬于岳村附近的太保庄,其子孙在岳村已繁衍四五十代了。

随着旧城改造速度的进一步加快,这些古老的村庄以及极富特色的村名也将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静下来想一想,真琢磨不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从这些村庄流传至今不同寻常的叫法中是否也能体味出一些农村和城市发展嬗变过程中遗留下来的些许踪影和轨迹?


上一篇:5色吧:这是中国女排姑娘丁霞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5色吧:这是中国女排姑娘丁霞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