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三期揭农村电商现状 真相远比报导复杂

2017-04-15 18: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央视《焦点访谈》对农村电商进行连续三天的报导,对农村电商的现状和问题进行了一定梳理,在三期节目中揭露农村电商的以下几个问题:1.现有电商平台的农村电商渠道主要将农村视为倾销渠道,农产品上行工作效果一般;2.现有农产品的种植加工流程未能标准化,在产能以及质量方面线上销售短板较为明显,如节目中报导的廖奶奶的咸鸭蛋产能远跟不上电商的发展;3.政府在农产品上行中的角色定位。
 
也即,农产品上行是个系统化工程,需要卖家、平台、政府以及农村村民多方面的配合,缺一不可。
 
其实,《焦点访谈》所揭示的问题是农村电商行业再也明显不过的问题,但时至今日,为何未能有好的解决方案呢?
 
农产品上行不给力是电商平台之责吗?
 
在第一期节目中,记者走访了部分电商平台的农村服务站,如阿里的农村淘宝服务站在节目中有较大露出,目前以村淘为代表的农村电商服务站仍然以代购为主要业务,农产品上行的比例不高。
 
在节目中,记者还披露另外个事实:店家要在淘宝开店要面临全国同类店主的竞争,若要获得优质流量就必须要向平台购买流量。言外之意,由于电商平台的高昂的流量成本,抬高了电商的准入门槛,稀释了村民们的电商从业动力。
 
果然如此吗?
 
其实在节目中,记者们忽略了另外个事实,即流量分销作为平台的商业模式是无可厚非的,而又由于我国地大物博,农产品种植加工重复性较为明显,换言之,新疆的哈密瓜可能正在山东某大棚里培育种植。因此,农户所认为的当地特产在淘宝上早已遍地开花,特产不特成为淘宝时代零售业的主要问题。
 
以往,平台对同品类商铺的流量分发基于:1.广告,即直通车、钻展活动为代表的流量广告;2.自然搜索排名,基于成交量、好评率、收藏量等数据综合排名,此前店家可通过刷单等手段获得靠前的综合排名,但随着平台治理加强,排序的规则进行多次调整,如今搜索的排名要客观许多。如今在内容电商的驱动下,又增加新的流量分配模式,以微淘为主要入口的粉丝沉淀平台,此外亦有购买清单、淘宝头条等产品,希望以内容为突破口,打破流量过分集中在能开得起直通车的寡头化企业手中。
 
虽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的购买成本居高不下,也确实一定程度上抬高了电商的准入门槛,但随着新的流量分配模式的兴起,对部分从业者却是一件好事。
 
而由于多数农村地区尚处于电商的培育阶段,其理念和操作基本停留在流量购买时期,很容易在观念上造成农村电商上行难的印象。
 
铁哥仍然要强调,此并为未电商平台开脱责任,铁哥也认为电商平台需要有效的鼓励措施来刺激农产品的上行,但事实上,这又并非电商平台一家之事。
 
农村商业环境成品控关键
 
在第二期节目中,高价收购无硫磺黄花菜的淘宝卖家对乡村的诚信大失所望:虽然以31元一斤的高价成本收购无硫磺黄花菜,但农户为卖相好看获得高收入仍然有用硫磺熏的现象,最后只能在仓库中进行销毁。
 
这其实是农村商业环境的真实写照,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小农经营的弊端已经越发明显:有产品无品牌,农产品的销售渠道主要依靠批发商收购,于是,在不考虑用户粘性、品牌意识时,农户很容易被眼前利益驱动,产生有损产品质量的行为。
 
这也是虽然各地政府号召农户加入“合作社”,以合作社的机构形式来破解小农意识的主要原因。
 
农村较差的商业环境,一方面使得农产品上行的货源存在一定质量风险,影响用户体验,而另一方面经营者很容易被短视的社会风气误导,采取极端手段来获得收益,铁哥在与某淘宝知名特产卖家聊天中发现,其基本已经背离了创业的初衷,开始在货源方面做文章,夸大宣传,通过产地与标注不符等手段来获取利润。
 
如此,必然会造成购买端对农产品电商的集体质疑,无信任又何来发展。
 
仍然强调,本文并不针对任何农村用户,本人也是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对农村的批评基于多年来多对农村的切身感受,并无恶意。
 
政府的达康书记式思维明显
 
在节目中也探讨了各级政府在农村电商中的定位问题:1.政府全力支持,要钱给钱要场地给场地,大包大揽提出“一镇一特”口号,全力支持农产品上行;2.一县一特,主打拳头产品。
 
效果是显然的,当从业者对电商运营程度不高,加之农村特殊的商业环境,很容易为绩效考核盲目的推出特色产品,造成“特色馆”的名存实亡。再者,“一镇一特”本就高估了农村的特产产出比例,何为特产,乃是本地特产全国最好或是只限本地产出,何来那么多的乡镇级特产?
 
当以特产数量来衡量政府在电商中的成绩时,很容易陷入达康书记式的“唯GDP论”,而不顾当地真实情况。
 
在铁哥看来,政府在农村电商中的形象更似保姆绝非家长,政府可以在行政审批、场地建设甚至税收等方面对农村电商进行一定扶持和帮助,但切不可以行政名义进行大跃进式的发展,这是得不偿失的。
 
此外,农村电商平台为获得政府支持,以开设“特色馆”来满足政府人员的绩效考核需求,却忽略了农村地区的真实状况,造成“特色馆”不特,雷同度较高的问题,严重影响了“特色馆”的用户声誉,这也是政府主导“特色馆”沦为僵尸馆的重要原因。
 
在《焦点访谈》报导期间,有媒体也列举了电商平台在农产品上行方面的诸多举措,但在铁哥看来,我们不必苛责农村电商一定要帮助所有的农产品进行线上销售,而是根据各地特点和现有农产品的经销网络,进行农产品销售的再梳理。
 
铁哥也相信,虽然农产品电商销售是趋势,但并不代表所有产品均适合线上销售。

上一篇:电信诈骗的黑手伸向手机网游,交易手游装备竟然落入诈骗连环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