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特别报道:我的父亲,也曾这么帅!

2016-06-19 18:0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父亲节特别报道:我的父亲,也曾这么帅!

在以前那个毫无PS的年代

  爸爸的照片都是纯天然的

  泛着岁月黑白的痕迹

  印刻着曾经青春的岁月

  还有我们与爸爸的温暖故事

  那个年代的爸爸才是真的美男子

  父亲告诉我们要知足

  照片上的帅哥是我爸爸二十岁的时候拍的。那时候我爸爸在上海学生意刚刚出师,套句现在的时髦话,那时候的爸爸还是个标准的“小鲜肉”。要是放到现在,肯定能迷倒一大批小姑娘的。

  爸爸有4个姐姐,爸爸是家里唯一的男丁深得长辈宠爱。可是爸爸不到14岁,我爷爷就去世了。从此爸爸像换了个人似的,扛起了一家子的重担。等到我们姐妹出世后,他已经变得像爷爷一样爱给我们姐妹做规矩了。

  在我印象中,爸爸一直是个非常严肃的人。他平时在我们面前总喜欢摆出一副威严的面孔。遇到过年过节的时候,老爸才放下他作爹的架子,陪着我们一起玩。记得有一年过年,他给我们姐妹买来了很多的吹气泡(气球)。他常和我们说,做人不能太贪,这世上根本没有最大最好的东西,要懂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知足很重要。我那时候还小,根本听不明白这么深奥的道理。如今想想,老爸告诉我们做人要知足,就是一种好心态,知足常乐!(春妮)

  我的父亲心灵手巧

  父亲是他们四姐弟中长得最高最帅的一个,排行老三。因生活所迫,13岁那年父亲辍学离家去南浔镇上的酱酒店当学徒。受尽苦难的父亲,靠自己的聪明机灵,从学徒转正成为职工,并被当地工会组织推荐,成为了一名财税干部。那时,父亲只有23岁。

  这张照片大该摄于1951年,是父亲为庆贺走上新工作岗位时去照相馆拍的,头上的八角帽也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照片上的父亲俊秀潇洒,嘴角上扬带着些许的甜蜜,在如今看来,真的称得上是帅哥。

  父亲和母亲是在财政干校时认识的,父亲吹嘘当初是妈妈主动追求他的。妈妈也承认,年轻时的爸爸1米76的个头,英俊潇洒,稳重内敛,还能文能武,自然成了妈妈心中的爱。

  心灵手巧的父亲,能做一手好菜,还会理发,缝补衣裳。小时候,我和两个哥哥的头发都是父亲亲自剪的。

  如今,父亲已在天堂,却永远活在我的心里。(苹果)

  父亲是个暖男

  我的父亲年轻时很帅,这张照片是父亲25岁时在上海照相馆拍摄的。如今已经81岁的父亲,一直保存着这张照片,听人夸他美男子,他很得意。那时没有PS,也不化妆,纯天然。老式照相馆的摄影师对拍摄很严谨,对被摄者有许多要求,比如坐姿要端正,头发要梳理整齐,衣服要整洁等。有意思的是50年代流行的西装发,在20世纪的今天再次流行。

  父亲身上有那么一种书卷气。父亲出生书香门第,只是爷爷去世早,奶奶靠变卖嫁妆养家糊口。于是,父亲15岁就只身去上海金笔厂当学徒,通过勤学苦练,只小学毕业的他,不仅能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还完成了大学学历,成了工程师。

  1米80个头的父亲,健壮帅气,还是个男篮中锋。可他也是个暖男呢。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在妈妈面前总是说一不二的,除了工作,还承担了诸如拖地、做饭的家务。只是如今年老的父亲因几年前患上了小中风,留下右腿走路不便的病根,却依然尽量地帮我母亲干点家务,看着父母日渐苍老却依然相濡以沫,我想我应该多为他们分担一些。(陆茵)

  父亲说家和才太平

  这是父亲20岁时的模样,辛劳的他一辈子在机器轰鸣的工厂度过,练成了一副大嗓门。

  父亲性格倔强,却很顾家,啥事都喜欢自己做,洗衣做饭,拖地,还会踩着缝纫机,给女儿女婿做睡衣裤。家里想扔掉的收音机、闹钟之类,经他修修补补,给了我们不少惊喜!还常常带着母亲,骑着新式电动车,去郊区买最新鲜的蔬菜、鸡蛋,然后一一派送给儿女们。

  父亲今年76虚岁,比母亲大2岁。又偏偏很听我母亲的话。曾经,我问过父亲:难道从未有过怨言吗?何况,年轻时的父亲英俊潇洒,也是厂里的技术能手。但这么多年来,从未看到父亲与母亲有过大声争执,红过脸的。父亲说,家和才能太平,何必争一高低呢!

  闲暇时,父亲最喜欢坐在窗台前,带着老花镜,拿副放大镜看报纸,偶尔也会上上网。最近,父亲的手机也添加了朋友圈。

  去年,是父亲和母亲的金婚纪念日。我们姊妹请了当地最有名的摄影家来家里,给父母拍了金婚纪念照。祝父亲母亲金婚快乐,平安健康!(徐鸿)

  父亲的爱藏在心里

  父亲在我心中是严父,他英俊,如欧版的眉眼,深邃的眼神,穿着白衬衣,干干净净的样子,一直在我的心里。

  但父亲自小就离开我,生活在杭城,和父亲的疏离多于亲昵。长大了,离开家多年,每每回家,总是围在妈妈身边,与父亲更多了一份疏远。

  那一年端午节,妈妈和妹妹一家去旅行了,家里留着父亲照顾年老的爷爷。我怕两位老人冷清,冒着大雨,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回了家。当我敲开家门,只有爷爷坐在躺椅上,不见父亲。十来分钟,只见父亲提着一小篮玉米回来,跨着大步,很着急的样子。“没吃饭吧?爸爸给你烧饺子吃。刚才我掰了几个我自己种的玉米,马上给你尝个鲜。”他围上围巾,在灶头忙碌起来。我一刹那恍惚了,父亲为我烧好了饺子,烧熟了新鲜的玉米,像小时候一样用筷子穿住玉米递到我手里。一边又去掰鲜玉米,装进我的袋子里,说让我带回家去。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我吃着饺子,却已经泪眼婆娑了。


上一篇:染上毒瘾,短短一年吸光百万家产        下一篇:“纪念建党95周年”:救国运动从梦草公园开始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