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的两性社交:猎奇、慰藉、交易和表现欲

2016-05-12 21: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手机上的两性社交:猎奇、慰藉、交易和表现欲

研究结论:

1. “性需求”带动了两性社交的兴起,但随着应用的成熟,又会被其他常规需求所稀释;

2. 社交网络中,女性往往占有更多选择权。在涉性交友圈中,猎奇、自我表现、寻求慰藉和欲望交易是始终主要内在驱动力;

3. 解决“性需求”的社交产品往往以陌生人社交为主,需要警惕上当受骗。

序·不缺朋友,但仍寂寞

午夜时分,晓菲和一群朋友从酒吧出来,各自散去。向前独自走了一小段路后,她停下来打开手机里一款陌生人交友应用,在向她打招呼的人里挑了一个:“你现在能过来请我吃夜宵吗?”十几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

两个人互相晃了晃手机。晓菲上车,消失在夜色里。

身为北漂,晓菲并不缺同事和好友。但和朋友在酒吧狂欢后,她仍然感觉到寂寞。这也是很多中国年轻人的写照——他们拥有现实中的朋友,但仍然热衷于各种形式的网络社交。

在这些期待从小小屏幕里寻找温暖或者温度的年轻人心里,性,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一·爆发:观念开放与移动互联

“如果一个人说他很孤独,那么他是在描述一种状态。如果一个人说他很寂寞,那么他是在描述一种需求。”某位和晓菲一样热衷于午夜社交的女孩如此感慨。

从更专业性的角度看,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将人的需求分为六级,分别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和超自我实现需求。

对于大部分生活在城市里的青年人来说,最基本的两项需求较容易满足,更高层级的尊重和自我实现等仍然有些遥不可及——社交即成为最迫切也最现实的目标。

在大众社交和熟人社交领域,已有的产品足以提供完善的功能和相对牢固的关系链。但这并非是今天人们社交的全部。在传统社交和互联网社交时代,人们对于性的话题更多停留在酒后的荤段子或网络的调侃里。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才真正让个体与网络实现了同等自由。

当然,仅有这些远远不够。一种社会化现象的出现,一定是多种合力共同作用的结果。科技更多时刻扮演着催化剂的角色。

观念的改变从根本上为两性社交带来了引爆可能。伴随社会与文化的开放,“性需求”不再是难以启齿的话题。《求是》直属杂志《小康》发布的“中国人性健康感受”报告显示,与1994年的40%相比,2012年国人婚前性行为的比例达到了71.4%,而如果单独统计网络上反馈的问卷,这一比例将上升至86.5%——人们已经不再把性等同于婚姻。

手机上的两性社交:猎奇、慰藉、交易和表现欲

中国人婚前性行为比例变迁(数据来自第三方调研)

当“两性社交”不再受到观念的束缚,满足人们需求的工具就自然会出现。从本质上看,几乎所有的沟通工具都可能为两性社交提供帮助,哪怕只是一个电话甚至一封电报。移动互联网只是让两性社交变得更方便、快速——当然, 也伴随着某种程度上的泛滥。

但若只把两性社交的全部功能定义为“性需求”,也有失偏颇。两性之间的社交需求是多样化的,可以是被异性吸引,喜欢,渴望和异性聊天、成为匿名的好朋友……只是其他需求看起来太过正常,反而让两性间的私密社交,被广泛的与“性”关联。

二·心理:猎奇、慰藉、交易与表现欲

尽管不同的两性社交或陌生人社交平台的用户组成不尽一致,但若抛开量化标准,聚焦于定性分析,则活跃于这类平台的用户,大致心理动机可分为四类:

1.隐秘好奇。这部分用户以年轻人为主,包括18岁以下的学生。这部分用户未必有最直接的心理或生理亲近需求,他们进入这一平台,并尝试着与陌生人交流,更多是出于对成年人世界和涉性话题的强烈好奇。

这类用户的粘性相对较差,也不是两性社交圈的核心群体,部分人会在试用后渐渐退出。但由于年轻人群体庞大,智能手机向年轻人的普及速度也正在加快,因此不断会有更多年轻人加入进来。

手机上的两性社交:猎奇、慰藉、交易和表现欲

国内社交网络用户年龄分布(数据来自凯度)

2.自我展示。这部分用户同样以年轻人为主,不过年龄阶段会比第一类稍大一些。相比于大众类和熟人类社交圈,陌生人社交和两性社交更方便展示大尺度的图片和真实甚至夸张的语言评价。对于部分女性用户而言,让自己真实或美化后的照片获得更多人的称赞,本身就是一种强烈的心理满足。

这部分用户通常会上传各类风格的个人照片,以及舒适甚至奢侈的生活场景。在炫耀和满足虚荣心的同时,他们也通常会成为其他陌生异性(甚至少数同性)的追逐目标。

3.填补空虚。抱有这种心理的用户对陌生人社交工具的依赖更为强烈。其中单身年轻人表现得更明显——在缺乏足够社会活动的背景下,年轻人对网络社交的需求度不断提升,直至满足情感慰藉和性需求等深度交往。但在一些第三方针对此类用户的调查中我们可以发现,这种因为寂寞而产生的社交需求,并不仅仅是生活中的单身男女,还包括部分已婚或有固定男女朋友的用户。

这些用户中,或因为爱情生活陷入枯燥或危机而寻求更多的外部刺激,或因为情侣间某一方工作太忙,导致另一方收到冷落。由于存在真实生活关系的羁绊,他们通常会选择使用其他虚拟身份或“小号”介入陌生人两性社交关系链。

4.欲望交易。上述三种用户群体,是基于心理或生理而产生对陌生人两性社交的需求。但在这以外,还有一种以交易为核心的关系链条,潜藏在两性社交平台之中。部分年轻漂亮的用户(男性女性均有),会以美貌、身材等资本示人,以求得高富帅或白富美的青睐,甚至直接把目标定义为“求包养”;而与之相对的,正是另一类年龄稍长的用户,他们出于猎艳等心态,寻找年轻漂亮的异性,以金钱、包养等做为交换。

这类用户通常会对社交对象较为挑剔。但由于陌生人社交本身存在的不确定性,这部分用户群也掺杂了不少的骗子。

三·女性:掌握两性移动社交的更多选择权

很多互联网产品的成功都离不开女性用户或女性话题,社交应用里更是如此。如今拥有十几亿用户的Facebook,最初的雏形即是给学校里的女生照片打分。

曾有人做实验:在同一移动社交平台上分别注册了一男一女两个不同帐号,用男性帐号给30个女性打招呼,一天仅收到2个回复;而女性帐号则在一天时间里收到了近50位男性的招呼。


上一篇:这个世界太可怕!纯情少女推出猎奇血腥指南书        下一篇:青岛新闻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