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人很容易失落失望,但我依然爱这样的人 琳娜·梅迪纳

2016-08-28 18: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诺奖得主:人很容易失落失望,但我依然爱这样的人 琳娜·梅迪纳

S.A.阿列克谢耶维奇在对谈现场

8月25日,S.A.阿列克谢耶维奇,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出现在北京图书博览会作家交流区现场,点燃了读者热情。已经68岁的阿列克谢耶维奇,由于长途颠簸、气候不适,身体情况并不是很好。但她表现地得体而平静,以非常从容的态度回答了诸多问题,当她的新书出版方阻止读者索要签名的时候,她也坚持为热情等待的读者们一一签写。我们将现场最有价值的提问,与阿列克谢耶维奇充满智慧的回答一起呈现在下面,为大家还原一个去过痛苦、困厄、罪恶的现场,却永远心怀对人类之爱的思考者。

  我是一个“世界人”

提问:诺贝尔文学奖之外,你是谁,您如何定义自己?

阿列克谢耶维奇: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我们永恒的话题。我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群中的一份子,试图了解我们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它们为什么会发生?我热爱生活,是个幸福的人,因为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收集材料、整理素材、制作访谈,用自己的方式将对人们的访问呈现出来。

实际上,这个问题我也向其他人提问过。我曾问一个波兰作家,你是谁?这位波兰作家的答案给了我启发和提醒,我现在的答案,与其回答很相似——那就是,我是一个“世界人”,不为自己设立限定,只是时代的一份子。

我写过很多有关切尔诺贝利事件的书,也亲自到过那个区域,在那里,你确实会被某种感觉所包围,忘记了自己是哪个民族、哪个国家的人,你只是一个可能会因为这种灾难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人。所以,像切尔诺贝利这类灾难的发生也许也有那么一丁点好处,那就是唤醒我们的反思意识,从众生的角度考虑自己。我那本已在十个国家出版的《切尔诺贝利的回忆》,并不是想告诉大家“人是怎么没的”,谁把谁杀死了,而是想提醒大家,当太阳照常升起,世界看起来一片正常的时候,有些人已经消失了。

耐心为读者签名的阿列克谢耶维奇

我的作品呈现艺术加工后的真实

提问:您如何看待图书电子化?电子阅读是否会取代纸质书的阅读?

阿列克谢耶维奇:我到过很多地方,大家在讨论相似的问题:是否电子媒介风行之后,人们就不再看纸质书了?但据我观察并非这样,相反,很多人放弃电子版,回归纸书阅读,因为纸张印出来的书才有感觉。手里拿着一本印刷纸书、闻到书香,真是一种很棒的感觉。>>在上海书展,阿列克谢耶维奇说了些什么?

提问:小说呈现了令人震撼的人生、惊心动魄的细节,这种视角是如何选择的?

阿列克谢耶维奇:我写作时,思维没有具体限制在某件事上,而是更多聚焦于人,把经历了那些事件的人,其人性的一面表现出来。由此你可以发现在经历战争、灾难等等的时候,我们爱着谁,在等谁,为谁而遗憾。其实世界上所有的大事件实际上都是发生在每个微小的个体身上的,微小的人是大事件的经历者,真正的主体。

提问:采访时如何保持口述者所述内容的真实性,真实更重要还是感受更重要?

阿列克谢耶维奇:我不会谈及“检测真实”。我的方式是,跟被采访的对象聊很长时间,收集很多材料,但并不全部写出。庞大的口述资料甚至可能只化为了几行字。到手材料的本真面目,与我通过运用艺术手法加工呈现的面貌,两者之间会有一种对比。我的书有不少也成为了纪录片的剧本,被加工成了纪录作品,在其中你能看到事件亲历者、真实人物出镜,讲述他们的故事。

阿列克谢耶维奇在重重簇拥保护下离开对谈现场

我是为爱而生,为爱而写

提问:在您庄重大气的文笔中,我也感受到了一些爱的语气,在记录冷酷战争的过程中,这种“爱”是您有意为之,还是您作为女性的自然属性?

阿列克谢耶维奇:我们生活中有善有恶,人都是有好有坏,它们不可能被剥离开。我有可能觉得自己某段时间遇到的都是“恶”,是负面的东西,这时候,我需要依赖人性中美好的、善良的东西来战胜这个身边充满“恶”的人生阶段。人是很容易失落、失望的,但我依然爱这样的人。人生活起来总需要这样的一面。我在阿富汗战争中亲眼看到了杀人场面,它们令我难以忘记,我很难真正“度过”它们,让它们过去。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更多地传播爱,而不是让人们看到恨。我创作的目的并不是把黑暗阴森的东西聚集在一起,吓到读者,而是希望大家看到善与美,实现精神提升,成为真正“大写的人”。

提问:当多年后大家依据您的众多作品评价您,您自己希望听到什么样的声音?

阿列克谢耶维奇:前一个问题就是对我最好的评价与褒奖。当读者在我的书中感受到的不是恨、不是恶,而是感受到爱,就是对我最好的褒奖。我就是为爱而生、为爱而写


上一篇:汤显祖VS莎士比亚,结果会怎样 俺去 也        下一篇:为什么世界上有很多的国家信仰基督教呢? 诺曼底
相关文章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