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村"讨债人":1天收费100元 有人主动染艾滋 美国和伊朗

2017-08-08 18:27 来源:未知 作者:网上百家乐游戏

艾滋病村"讨债人":1天收费100元 有人主动染艾滋 美国和伊朗

揭秘艾滋病村讨债人:有人怕被欺负主动感染艾滋姜飞提供当年的监控,称有不少艾滋病感染者阻挠营业

在帮别人讨债的时候,赵义只要摊开“艾滋病就诊证”就像亮出一张护身符,让对手心里一阵“膈应”,不敢靠近。常年侵蚀赵义健康的HIV病毒此时此地成了一种武器。

河南商丘周边,有人看到了赵义这类艾滋病感染者的“商机”,一条以出售艾滋病讨债服务为主的经济链渐成气候,已存在了多年。

赵义心里有一条线,他知道拿自己的病当作砝码去和别人谈判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讨债时他想尽量“以理服人”。但赵义的个人原则并不能守住整个“行业”的底线,因他们而起的冲突、骚扰事件时有发生。

日前,商丘市虞城县一名艾滋病感染者李建民被警方逮捕,起因正是因为他以“中介”身份组织联系感染者参与讨债、滋事。虞城县公安局打黑大队透露,李建民已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这次批捕背后涉及的案件多达四五十起。

一个涉黑案件背后的“一线生产力”群体若隐若现,组成者正是艾滋病感染者、残疾人以及老年人这些人们眼中的弱势群体。

揭秘艾滋病村讨债人:有人怕被欺负主动感染艾滋来堵门的艾滋病感染者称“有人出钱让我们骂你”

“头号”感染者

2015年11月,商丘虞城县城内,姜飞经营的照相馆里来了二十多个不速之客,包括一些手持拐杖的残疾人,艾滋病感染者和年纪不小的“大妈”。

一群人堵门、辱骂、阻挠客户进门,有人高喊“我是艾滋病感染者”,甚至有人当众脱裤在店门口撒尿。“有人出钱让我们骂你,让你必须关门,一天也不能干”,对方说明来意,并且一来就是两个星期,姜飞怀疑,他们是竞争对手雇来的。

交谈中,姜飞得知对方不是虞城县本地人,多数来自商丘其他地方,其中的艾滋病感染者直接受雇于商丘一个名叫“乔四”的“头号”艾滋病感染者,姜飞听朋友说过乔四,“据说他没什么亲人,因为怕被欺负,自己用针头注射艾滋病感染者的血,主动感染的”。这样的传闻,让姜飞对乔四产生了恐惧。

眼看生意快被搅和黄了,姜飞想起了虞城县的“头号”艾滋病感染者李建民,她给了李建民1000块钱,让他请乔四吃饭,希望李建民从中调和,劝说乔四这一帮闹事的人离开。

李建民之后承诺,只要照相馆肯拿出一万块钱平事儿,保证让对方闹事的人离开。姜飞本已经打算花钱息事宁人,次日李建民却改口要三万块钱,姜飞拒绝给钱后的十分钟,闹事的人又来了,姜飞恍然大悟,“我猜他们都是一伙儿的”,无奈之下,姜飞只能不断报警,但照相馆最终还是关门了。

据虞城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介绍,姜飞受到骚扰的那段时间,当地警方也接到了不少同类案件的报警,前前后后有几十起案件都与李建民有关。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信息,在2015年12月虞城警方对李建民等人涉嫌组织、领导、绑架黑社会性质案件立案侦查。到2016年9月开始陆续对李建民、乔四等人实施抓捕。

公开信息显示,抓捕过程中还有一名协警泄露了消息,帮助两名犯罪分子逃避处罚。这位协警在之后的证词中坦言,虞城的李建民与商丘艾滋病感染者的头目乔四关系密切,算是同伙。

这证实了姜飞之前的推测,不同地区的艾滋病感染者中,总有一些像李建民和乔四一样,乐意“出头”的人,彼此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有生意找上门的时候,他们就各自召集身边的患者,逐渐铺开一张大网。讨债工作算是他们的主营业务,赵义曾经是讨债生意的一个小小参与者。


上一篇:李克强谈新旧动能转换:让新动能挑起大梁,旧动能焕发生机 女子喝粥加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